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也許我就無法擁有正常的青春 > 第三十章 最熟悉的陌生人
    趙白安看到了這張熟悉的臉,她慢慢的一步一步走近,逐漸向著森山的方向走去。

    隨著距離的縮短,龍卷風越來越弱,而森山的臉越來越清晰。趙白安一直走到森山的跟前,近到幾乎都要鼻子貼上了鼻子,森山的臉完全變得清晰起來,就好像是之前的那個面具慢慢、慢慢地失效了。

    凝視著森山一如沒有任何星光那般深邃的眼睛,趙白安感覺心頭一震,有一種難以自制的痛蔓延開來,她有些不太明白森山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她微微扯了扯嘴角,詢問森山:“森…森山,你為什么會在這兒?什么時候來的?怎么突然過來了?你又是怎么知道這個地方的?”

    森山面對她的提問并沒有回答,而是就那樣直直的、平靜地看著她。

    趙白安有一種倍受冷落的感覺,她不喜歡森山這個狀態,這會讓她感覺很疏離。

    她對森山說出了自己的感覺:“你為什么……為什么不回答我的問題?”

    趙白安此刻有一種很失望的感覺。她有些小心翼翼,亦有些陌生,有種最熟悉的陌生人的感覺。

    森山依然沒有任何變化,他還是那樣平靜的看著她,趙白安輕嘆一聲,對此她也很無奈,只好慢慢的坐在了森山的旁邊。

    相比較之下,趙白安心底的那份感情,還是戰勝了剛才那一點點的不悅,兩人之間的曾經一點一點地浮現,她心底的那份感情一點一點在蘇醒。所有塵封的記憶正在被喚醒,被打開。

    趙白安突然迎來了一陣強烈的頭痛,這種疼痛感就好像顱內壓突然飆高,然后有東西想要撕裂頭顱一沖而出,她雙手抱住了自己的腦袋從長椅上泄了下去,蹲在了地上,腦中開始回放著過去所有的影像。

    “啊!”這種突如其來的不能承受之痛,讓她忍不住將頭仰起,大聲吶喊。

    一陣聲嘶力竭的喊叫過后,她又不得不重新面對現實,森山就那樣真實的在自己的眼前。

    趙白安深吸了一口氣,勇敢的再次與森山四目相對。他抬頭,卻還是那樣一副沒有任何變化的表情。

    這讓趙白安不禁懷疑這一切會不會是自己幻覺。她忍不住抬手想要觸摸一下森山。

    一只猶豫而顫抖的手,輕輕拍打在了森山的臉龐上。一種真實的觸感,光滑中帶有些許粗糙的皮膚質感,徹底推翻了趙白安剛才的懷疑和想象,森山真的就這樣在自己身邊。

    可趙白安是真的不明白,他為什么就不跟自己說話呢?為什么就像一個蠟像一樣奇怪的坐在那。只保持這一個狀態、一個表情,那樣看著自己。

    趙白安瞬間感覺自己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樣難受,久別重逢的這種熟悉,欣喜伴隨著曾經點點滴滴的痛苦和不快。一切的一切都像是在她已經好的傷疤上硬生生的重新撕下了一層皮肉,讓她又看清楚了過去的過往和她不愿記起來的傷心痛苦。

    她有些陰郁,又嘆了一口氣之后,重新坐回了椅子上。她與森山離得不遠,卻也不近。

    “這些年你去哪兒了?過得怎么樣?”

    趙白安心里對森山非常惦念,只不過現在他們之間好像因為久別重逢的疏離,所以籠罩著一層莫名的尷尬。

    趙白安在心里思考了半天,最后選擇了不算高明的開場白,也算是詮釋了她這么多年來對兩人之間感情的牽掛與重視。

    她此時此刻還有一點小小的迷茫,趙白安也不知道該如何去好好的面對森山。兩人之間有太多的過去,也有太多的故事,很多都是趙白安不能承受之痛,其實她內心深處一直都很想問問森山,人為什么后來會變了。

    她曾經交織在愛恨糾纏當中,也曾經自我放逐,曾經自我封閉。可這一刻她在無預期的時候,被硬生生的拉回了現實,她突然覺得有些不知所措。

    森山并沒有回應趙白安所說的話,他還是那樣靜靜的坐著不動,唯有眼睛的眨動和微微起伏的胸脯表明他不是一個假人。

    趙白安還是不死心,她選擇了繼續唱自己的獨角戲。她并不是急于表示,而只是心中真的很關心他:“森山,你這幾年過得好嗎?認識了新的朋友,有什么好玩的經歷?你在這里就沒有什么話想對我說嗎?”

    森山依舊沒有回答,他的目光此時已經沒有看著趙白安,而似乎是盯著前方某一個地方。

    趙白安發現了這點,她尋著森山看著的方向,也望了過去。發現在教堂的正中央,也就是那圈欄桿中放著一個花瓶,花瓶里面插著一朵純白色的花朵。

    趙白安從來沒有在白色教堂中見過這樣的活物,而剛剛路過的時候欄桿里面也是什么都沒有,所以她現在有一種驚訝又欣喜的感覺,她站了起來盯著花朵走了過去,生怕一不小心它就會消失一樣。

    那朵白色的花開得很艷,可不知道為什么就連葉子和枝干都是白的,讓這鮮活的生命顯得不那么真實。

    趙白安小心翼翼地跨過了無比冰冷的欄桿,忍不住伸手想要撫摸一下那白色的花朵,可她的手還沒有碰到那花瓣的時候,它居然就這么凋謝了。

    趙白安猛得心里一緊,連忙回頭。好在森山還在那里,他的身影是那么真實,平靜而沉默地坐在剛才的位置上。

    換了一個視角的趙白安突然之間心中也瞬間平靜了下來,倘若說剛才她的心情就像高山上的瀑布,這會兒倒像是流水進入了山谷一般,靜靜地流淌著,沒有一絲波瀾。

    趙白安覺得這花有些可惜,打算還是將它拿了起來。只是當她的手一觸碰到那枝干,整朵花連同花瓶就這么完全粉碎了,消散在空氣之中,沒有留下一絲痕跡。

    趙白安站起身,再次走到森山的眼前,坐回了他的身邊。

    雖然她知道自己不一定能得到回應,但是她還是自言自語的說:“森山,我們是真的有好幾年沒見了吧,你現在在哪里呢?”

    “哦對了,我去的是海川大,的確交到了好多新朋友,不知道你考到了什么大學呢?”

    “森山你過得好不好,這些年你也交到了新朋友吧?生活開心嗎?”

    森山還是沒有回答,就那樣安靜地坐著。趙白安也不想再逼問他,兩個人就那樣靜靜地向前看著。也不知道具體是看什么,只是在這白色的教堂里面,默默地將心情沉淀。

    周圍異常的安靜,趙白安的心中也異常平靜。

    一切似乎都返本歸元,萬物方得周正。

    趙白安這腦袋里靜靜的流淌著過去的影像,雖然那些影像對她來說多少還是有些殘忍。

    但奇怪的是這一刻她好像竟然能安然接受了。

    她就像得到了解脫一般,身心都徹底歸于了平靜,在森山旁邊達到了從未有過的一種安心。

奔驰宝马修理厂 北京快中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湖南快乐十分钟前三遗漏走势图带 湖南快乐十分下载安装 11选五计划软件手机版 时时彩平台排名 浙江6+1 网上打字赚钱的方法 股票大盘行情 七星彩玩法中奖规则 山西11选5走势一定牛 股票下跌换手率低 股票20倍配资 一分快三计划网址 江西快3近50期 股票入门网站 云南快乐10分前三组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