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也許我就無法擁有正常的青春 > 第二十九章 白色教堂里的來客
    時間一點一滴的就這樣過去了,趙白安陷入臆想當中,整個人在腦中構建了無數個畫面,慢慢的自己也陷了進去。

    她就那樣傻愣愣的一直坐在自己的書桌前,直到寢室傳來了楊柳依依甜美而均勻的呼吸聲時,她才意識到時間已經很晚了。

    趙白安伸了一下懶腰,她頭一次覺得原來坐著也可以這么累,此刻的她真的好疲憊。一白天的嬉笑打鬧加上之前身上因為運動過度的那種酸疼感,又再次向她翻江倒海的襲來。

    她揉了揉臉,打算走去洗漱間刷個牙。一開門,一股熟悉的清冷之風撲面而來。趙白安在一瞬間就反應過來了,她又來到了這里——白色教堂。

    里面的景象映入她的眼簾,一片白色。但是這白色卻上看去沒那么純凈,底下好像是有什么臟東西一般,顯得略微呈現一種暗色調,就好像是亮度調低了的一種感覺。

    趙白安一如之前幾次那樣,走進高大的乳白色大門,大門在她背后合上,關住了所有屬于現實的氣息。

    回頭望去,那大門里面的浮雕似乎更清晰了一些,但是伸手摸上去,依舊是一扇普通門板那樣的平整。

    抬頭向上看,門的頂部依然是那朵冰冷的白色玫瑰花。只是……如今它給人的感覺好像變得更加嬌艷欲滴了起來。趙白安瞇了瞇眼睛仔細觀察。啊!原來是這樣!她在一瞬間恍然大悟。顏色,是顏色!

    白色花瓣與白色葉片的亮度并不相同,對比度也不同,所以說雖然依舊呈現白色,但它們已經不是相同的顏色了。

    不知怎的,在意識到了這點之后,趙白安的腦海之中有無數個記憶片段突然灌入、顯現、相互串聯。一時之間,她的耳邊紛亂異常,眼前也閃過無數畫面。她站在教堂門口,只覺得天旋地轉。她無從判斷是自己在旋轉,還是教堂在不停地旋轉。在沒有第三參照物的情況下,趙白安就這么旋轉、旋轉,不知轉了多少圈。

    她只覺得自己的腦袋里慢慢的發生著改變,白色透明的意識漸漸的有了彩色的渲染。有一些曾經她覺得空白的地方,正如俄羅斯方塊一樣慢慢的堆積,只是她現在還不能完全看清堆積成的到底是什么東西。

    而白色教堂也在改變著,隱藏在那白色后面的色彩全都顯現了。綠色的枝葉,紅色的花瓣,灰色的欄桿,流光溢彩的琉璃彩窗……原來白色教堂,其實是這么的色彩斑斕。

    “轟隆隆……轟隆隆……”趙白安的耳邊忽然傳來了轟轟巨響。她感覺到了一陣強烈的頭疼感,然后就是天旋地轉的,直接頭頂往下,整個人栽倒在地上。

    等她再次醒來的時候,教堂又恢復了原來的樣子,白色與安寧包圍著她。而她心中好像多了一些什么,又有一些什么串聯了起來。

    趙白安從大門前的地上站了起來,再次看向教堂的里面,在心中堆積如山的記憶當中,她找尋到了屬于教堂的那份獨有回憶。這座教堂已經從原來的支離破碎當中,恢復成了最初的模樣。

    趙白安突然心里閃過一抹異樣,有一種被觸動的感覺。她情不自禁的邁動了腳步,慢慢向著教堂里面探索起來。

    她一直向前走著,剛剛一閃而過的彩窗,現在已經變成了和墻壁一樣的白色,這也是為什么趙白安在之前從來都沒有發現過這些巨窗,實在是隱藏得太好了。同時那彩窗上似乎是展現著一幕幕的故事,可惜只是一閃而過,趙白安的腦海中沒有留下什么印象。

    趙白安亦步亦趨地向前走著,她看到在前方不遠處的大理石長凳上,有一個人坐著。

    那個人并沒有回頭,她只是從背影當中覺得此人非常熟悉,似乎在她記憶當中不停串聯的地方,一直像閃電一般在閃現。

    她實在抑制不住心底的那份好奇,加快了腳步,急急地向著那個背影靠近。

    很快她就來到了背對她的人身邊,她本來想伸手搭在那人肩膀上。可不知為何自己的手剛剛抬起,沒觸碰到那個人的身體時,背對著她的人突然間猛的轉頭與她四目相對。

    乍一看上去,趙白安以為是火三木,趙白安本來想跟她打聲招呼,可是她明明話都已經到嘴邊了,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無奈之下,趙白安再次抬起了手,火三木坐著的大理石凳子突然間向后移動起來。

    與此同時,火三木身上升起了一層白霧,莫名其妙的,她就像籠罩在了一層白色的煙霧罩里面一般。

    趙白安對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并沒有什么很好的應對措施。無可奈何,她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兩人的距離又拉開了十丈之遠,趙白安向前快走了幾步,情不自禁地追尋而去。

    火三木突然間身子向后快速轉動,一秒鐘之內就又與趙白安形成了背對的狀態。

    趙白安快速的追尋讓火三木坐著的長椅停住不動了,趙白安趕緊上前,可是她走動的步伐就像是踩在了軟綿綿的地毯上一樣。她每走一步,似乎那地毯就會不自覺的向回拉動一下。

    這些其實都是趙白安的錯覺,她這個時候就猶如新生的孩子一般,雖然記憶回來了,可是身體并不太接受這些記憶的支配。甚至大腦皮層出現了反駁狀態,讓趙白安對已產生的記憶會有部分的忽略或是不確定。

    趙白安已經不再去想背對著她的人是誰了,她現在只想快速的靠近那個只看得到后腦勺的人影。

    一股執著之力支配著她勇往直前,趙白安直直的盯著自己的目標不撒手,執著的一直向前。

    她走著走著,突然之間發現火三木身上籠罩的那層白色罩紗,就像紙片一樣在一瞬間變得支離破碎。分散在空中旋轉著,那些紙片竟然化成了一個龍卷風,向著她席卷而來。

    她根本來不及躲閃,就立馬被擊中了。趙白安只覺得自己身體輕飄飄的,也不知道是哪來的一股力,她被送到了空中。在極度害怕的情況下,她閉上了眼睛,奇怪的事情再次發生,她感覺自己的身體似乎在一直沉沉的下降。

    等到她再睜開眼睛的時候,自己雖然還在龍卷風之間,但雙腳已經立在了地面之上。

    趙白安突然有一種不太對的感覺,她在看著的火三木已不再是火三木。

    這個背影、這個氣息……她太熟悉了,這個背影是森山的背影啊。

    趙白安突然間大腦異常清晰,若說她剛才找回了自我,尋回了一些模糊的記憶。那么現在她才是真真正正的,與過去的所有記憶合二為一。

    她感覺身上似乎充滿著無窮無盡的力量,她大步向前,身邊的龍卷風就如同一層保護罩一樣,隨著她的腳步延伸、收縮,隨著她的腳步不停的抖動。

    可奇怪的是,她身邊的這層白色的罩衣,似乎一直都在帶著她原地踏步。

    趙白安越看那背影越覺得熟悉,雖然這種感覺有些久違了,但是她還是很確定那個人就是森山。

    她忍不住對著那背影大喊:“森山?森山!”

    她這一刻,便顯得有些急躁,她焦慮的等待著森山回頭。

    過了一會兒,那人才像是聽到了什么一般有了些許反應。時間的流速很慢,那人慢慢的回頭,她終于看清了,那是一張她無比熟悉的臉。

    果然如她心中篤定的那般,這個人就是森山。

奔驰宝马修理厂 广东快乐10分开奖记录 华东15选5开奖公告 幸运飞艇能提现吗 中国联通股票行情分析 大发快三最聪明的玩法 今日a股大盘走势图 湖北30选5一等奖 中国置业投资股票 股票开户流程步骤 深圳风采每周几开奖 好运快三官网 申捷配资 海南4+1app 神火股份股票股吧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 股票融资余额融资买入额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