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也許我就無法擁有正常的青春 > 第十二章 這次是來真的了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面具同學也就是森山,每天都堅持陪著趙白安跑步。

    兩個人漸漸的感情越來越好,雖然隔著一張面具,可是這種相處方式持續了很久很久。趙白安也不知道到底有多久,她只知道在他們的腳下有著一圈圈的跑道。

    從森山到操場上與趙白安對話的那一刻起,她的心里便對他有一種莫名的安心與依賴感,她習慣有他陪在身邊。而森山對她也是事無巨細,事事關心,經常在她身邊鼓勵她。

    雖然每一天每一天,跑步對于趙白安來說都是一件令身體本身萬分痛苦的事,但是就這樣在輕松愉悅的心情下,她的苦惱減輕了不少,每一步的向前跨都似乎更有動力了。

    不知道經過了多久,趙白安已經漸漸有了自信,她的跑步能力也慢慢提高了上來。雖然這水平依舊不能超越其她同學,但是也能勉強及格,這是她自己的認知,而她對此也已經滿足。

    而與她在一起練習的森山,則認為如果趙白安狀態好的話,還會取得更好的成績,甚至說可以突破自我,在未來有所超越。

    當然,趙白安心里明白這都是森山給自己的鼓勵而已,她并沒有太當真。

    他們就這么一起練習著。時間似乎是停滯的,看似不斷前進的步伐實際上只是在原地繞圈;而時間又似乎是加速的,一切好像才剛剛開始,而又好似在兩人的心里走過了長長的路。

    趙白安就這么想著、跑著、前進著。耳邊的風聲愈發呼呼作響,而景色也不知為何開始快速后退,越來越快、越來越快,隨著她跑動的腳步,就這么向后飛速離去。學校操場的模樣已經從趙白安的周圍消失,而森山也不知道去往了哪里,留下的只有一條快速流動的光帶而已。

    趙白安她依然在跑著、跑著,眼前的景色忽然再一次清晰起來,她來到了一個陌生中又帶了點熟悉的校園外,在不遠處有不少同學排著長隊。

    趙白安就這么鬼使神差地走上前,看到前面的牌子上赫然寫著“中考體育登記處”,她這才一個激靈反應過來,原來自己已經到了這準備已久的時候了。

    每個同學都必須在登記之后,才能正式進入學校的操場和跑道上去。

    趙白安站在門口看著里面的環境,這種陌生感,不僅是對環境的陌生,還是對未來無法把握的陌生感,讓她突然間感覺到非常緊張。

    她一個人呆愣在學校門口排隊的人群之中,森山就像平時上學一樣,騎著車來到了這里。看到了趙白安之后,立馬把車停好,然后緩緩的向她這邊走近。

    趙白安此時還沒有發現,她的目光有些渙散。直到森山站在她面前,并且跟她打招呼時,她才回過神來。

    “感覺怎么樣?今天是到了驗收成果的時候了,加油哦!”森山在趙白安耳邊鼓勵她。

    趙白安回頭對著森山報以一個禮貌性的,但又好像有些扭曲的微笑。因為這時候她的心里真的很緊張,所以想要微笑也笑不出來,只能給個假笑了。

    森山見狀,繼續在一旁鼓勵道:“你忘了我說的話了嗎?你要是緊張反而會發揮不好的。”

    趙白安聽了森山的話忍不住吐槽:“唉,我們倆人都跑了一學期了,我這不是還沒贏過你嗎?”

    “哈哈。”森山聽了撲哧一聲樂了,然后彈了她的小腦門一下,“那自然是男女有別啊!你在你們女生中已經很不錯的了,你就算不相信自己,你也總要相信我吧?好不好?”

    “恩姆……”

    “再說了,我們不是之前有過約定的嗎?你如果中考體育考得不錯,我就摘下面具,這要作廢了嗎?”

    “不不不,當然還是有效的。”趙白安聽聞連忙說,“不過怎么才算考得不錯?”

    森山模糊的臉龐的嘴角處向上勾起:“那自然是我說了算。”

    “哼!”趙白安可沒心情跟他開玩笑,現在的她心里面除了緊張還是緊張,甚至可以用忐忑不安來形容。

    隨著隊伍的長龍一點點的向著學校里面走進,他們很快就來到了跑步的操場。

    似乎所有的學校場地都差不多,這兒也有成排的觀看坐席,她和森山找了一個地方坐了下來。然后靜靜的等待著老師呼喊他們的名字,去領號碼牌和項目登記表,畢竟中考要考的可不只是跑步。

    趙白安坐在原地神色緊張的開始東張西望,森山在一旁看著。他感同身受,他的心里其實也有些焦灼。不過他更知道的是,這個時候他要做的事是給趙白安送鼓勵,幫她渡過難關。

    思索了一會,他突然間想到了自己包里還有一瓶紅牛飲料。這是來的路上特地去便利店給趙白安買的,剛剛被這么一打岔給忘了。

    森山將手伸進了黑色書包里,把那瓶紅牛飲料拿出來遞給了趙白安。趙白安回頭接過了飲料,她其實根本看都沒看對方遞過來的是什么東西。現在她的心全部撲在了跑道之上,注意力也難以回神。

    趙白安就這么隨手一拿,之后她就忘記了那瓶飲料一直在她手里攥著。

    “咳、咳。”森山在一旁看著顯得有些無可奈何,所以他故意假咳了一聲。

    這時候趙白安才想起來,回頭看了一眼旁邊的森山。

    森山忍不住輕笑出聲,說實話他現在覺得趙白安不是來測驗的,那狀態好像是要上斷頭臺的節奏了。他只好繼續在一旁勸慰:“你真的沒有必要那么擔心,你這樣的狀態,到時候會直接影響成績的,這樣吧,你跟著我做深呼吸。呼——”

    趙白安這個時候很聽森山的話,她跟著照做了。

    “呼——呼——”說來也真的很奇怪,這樣做幾次之后她的心跳似乎有所緩和,好像真的感覺沒那么緊張了。

    森山于是指了指趙白安的手,然后雙手捧著趙白安的手,又把她手里握著的紅牛飲料重新遞到了她的面前。

    這個時候趙白安才看清楚自己手里到底是什么東西。

    她因為從來沒有喝過這個飲料,所以對這些東西沒有太多的認知。森山也是知道趙白安的一些習慣,所以特地解釋了一番:“這個是功能性飲料,它可以像興奮劑一樣,短時間內讓你渾身充滿了無窮無盡的力量。”

    “興奮劑……”聽森山這樣說,趙白安心中充滿了好奇。

    “只是一個比喻啦,你別多想。”森山從她手里接過了飲料,咔啦一聲打開之后又重新塞到了她的手中。

    趙白安的注意力終于被成功吸引了過去,她拿著飲料,猛然喝了一大口,可是味道卻非常讓她想吐槽,她真心覺得,這東西難喝到爆炸。

    她差點沒一口水吐出來,可考慮到是森山特意給自己準備的,所以她還是勉強咽了下去。

    “你感覺怎么樣?好喝嗎!”森山在一旁興致勃勃的問她

    “這……你讓我說實話嗎?還真的…不太好喝,這味道怎么讓我想起了咳嗽藥水啊!”

    趙白安在一邊吐槽,她有一點點幽默的回答讓森山忍不住再次大笑出聲:“哈哈哈,你這是什么形容啊!”

    趙白安看到森山一副了然于胸的樣子,心里有一種被耍了的感覺:“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不喜歡喝這個!說!是不是故意的?!”

    “哎~你可不要血口噴人啊!”森山開玩笑似的推脫著,“你自己都不知道,我怎么會知道呢?對不對?”

    “恩姆……”

    “好啦,現在的緊張心情是不是好些了?”森山好像又是給了一個微笑,不過趙白安看不真切,她只是這么感覺著。

    只要他在身邊,一切似乎都會好起來。趙白安沒有依據,但是她亦是如此感覺著。

    她突然有了一種必須喝的感覺。于是趙白安將手中的飲料再次舉起,然后一股腦的,咕嘟咕嘟的全喝了下去,期間甚至都沒有喘氣。

    等喝完了之后,她的內心似乎更加安定了一些。

奔驰宝马修理厂 七星彩开奖时间 福建31选7官网 七星彩奖金规则表图 免费炒股软件哪个最好 五分彩上可以撤回所有钱么 股票融资合同 七乐彩中4个号多少钱 甘肃11选五走势图100 市场在资源配置中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报告 福彩排列七走势图500期 欢乐彩票下载送彩金吗 配股资格 快乐扑克3走势图表 快3正规平台 开奖网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