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也許我就無法擁有正常的青春 > 第13章必輸的比賽
    趙白安撅了撅嘴,當即又有一絲后悔。但是想來她輸了也沒有任何危害,比一比也未嘗不可。

      

      她看向陳昱荻,他對趙白安展露了一個毫無危害的笑容,那抹笑容上還增添了一份天真。

      

      不得不說,這一點都不適合他,只覺得有些造作,不知道他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對此,趙白安并沒理會他,將頭撇到一邊,順勢也再次打量了一下她周圍的場地。

      

      趙白安思量了一下她剛才驚人的表現,指著她劃過的那條線說:“你也知道,我是新手,好歹你也有過功底,不許欺負我,我們就從這兒,再滑回去,怎么樣?”

      

      陳昱荻的回答到是不出她的意料,爽快地點了下頭,答應了。

      

      由趙白安開始數數:“3、2、1!”

      

      隨著她的倒數聲音結束,陳昱荻開始向前滑動,而趙白安也自然想要緊追其后,只是讓她有些沒想到的是,剛才莫名其妙的才藝展現突然間消失了。她就好像是一個接觸不良的開關一樣,大多數時候全是在接觸不良的斷線狀態,而剛才只是偶然間的通電而已。

      

      初學者就是初學者,趙白安又邁不開步了,本想著她們兩個同時出發,可她卻因為掌握不好平衡,再次蹉跎在原地不停地摔跤。

      

      趙白安這樣子應該是極其狼狽,她有些胸悶地坐在地上,幾番掙扎之后選擇了放棄。

      

      陳昱荻突然之間旋轉了回來,圍著她繞了幾圈,那熟練的技巧,讓趙白安更加挫敗。

      

      她忍不住小聲的低語了一句:“好了好了,就算你贏了,不要顯擺啦!”

      

      陳昱荻卻突然間微微彎下腰,向趙白安伸出了手,她愣愣的看著他。他還是那般無害的笑容,這次或許是因為角度的問題,趙白安覺得他的臉正好映射在了陽光下,獲得了加持而展現出的俊朗面容,讓她有一些發愣。

      

      “白安同學,我不過是開玩笑的,你何必這么認真呢!”

      

      “那還不是因為我知道你多看重輸贏嗎!”我賭氣似的吐槽他。

      

      “啊,那這次不一樣的呀。”

      

      趙白安還沒來得及細想他這句話里的意思,陳昱荻就繼續說道:“來吧,我帶你劃!”

      

      這一刻,趙白安的心里突然閃過一絲小小的異樣情緒,莫名的心底某一處跳動了一下,不過她并沒有太在意。

      

      在她們一來一回的對話之間,陳昱荻始終都向她伸著手。趙白安不好意思再繼續晾著他,便也伸出了右手搭在了他向前伸出的那只手上,借著他的力量,慢慢地從地上站了起來。

      

      “白安同學,放輕松,我帶著你向前。”

      

      陳昱荻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趙白安覺得有些措手不及,因為她心里還沒有做好再次滑動的準備,她趕緊出言阻攔:“別,讓我緩一會兒……。”

      

      與此同時,她情不自禁抬起頭向周圍張望,發現其他人早已經分散玩耍了。

      

      每個人似乎都在盡情的釋放著自我,沉浸在那份歡樂之中,大家好像都已經完全的掌握了技巧。

      

      雖然水平不一致,但是每個人都比趙白安強,雖然這些年來面對這樣的事情,她本應該早就習慣了。不過有時候的灑脫只能說是裝裝樣子的而已,這次她心里閃過了一抹失落。

      

      總覺得自己這次被隊伍冷落了,趙白安不禁低下了頭,輕輕感嘆了一句:“唉,我還真是糗了,大家都各玩各的,只有我還像個小丑一樣,在原地踏步……”

      

      “啊畢竟是滑冰嘛,也沒有必要大家都聚在一起,你說是不是?”突如其來的一句對答,嚇了趙白安一跳,她轉頭看向了陳昱荻,她以為自己聲音夠小,沒想到他耳朵也夠尖。

      

      正在趙白安意識游離的時候,楊紫宸拉著王以川突然出現在她面前,楊紫宸放開王以川的手,先是一頓炫酷的滑冰表演,然后關心地詢問了一句:“小安,你怎么樣了?”

      

      趙白安剛想回答她,突然間覺得楊紫宸的表情好像有些不太對,眼光之中帶著一絲有些莫名的壞笑。

      

      趙白安下意識的循著楊紫宸的眼光瞄向她和陳昱荻中間的位置,這時她才發現紫宸看的不是她們中間的位置,而是趙白安和陳昱荻緊握的雙手。

      

      臉上涌起一股燥熱,趙白安說不清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只是下意識的趕緊松開了緊抓住他的手。

      

      可原本她自己平衡就差,在趙白安比較用力的甩動之下,本是站立的身體自然又開始劇烈地前后搖晃起來。

      

      陳昱荻這次及時的扶住了她,在趙白安即將摔倒的時候,他繞到了她的前面。

      

      像初次教她時那般狀態,他的后背對著滑冰場,臉卻和趙白安四目相對,一手扶住她的腰,另一只緊緊握著她的手。

      

      “喔噻這是什么情況啊,是人家錯過了什么嗎!”好巧不巧,楊柳依依也是莫名其妙地突然出現,明明大家剛才還分散著在比較遠的地方玩,這一下子都聚過來了。

      

      趙白安聽著楊柳依依的驚呼,都可以感受到她產生了什么樣的誤會,然后腦子里出現了怎么樣的網文狗血情節。

      

      “陳昱荻你們兩個什么時候!”

      

      趙白安還沒來得及對楊柳依依的想法嘆氣,又是一句奇怪的驚嘆聲,站在楊紫宸身邊的王以川眨著眼睛像是發現了什么新大陸一樣,盯著兩人不停地看。

      

      “小安,你怎么樣了?會滑了嗎?”趙白安心里感激地看著黃涵,暗自想著總算聽到了一句正常的聲音。

      

      “啊,還是在初級狀態。”還沒等趙白安回答,陳昱荻卻搶先成了她的發言人,她撇了撇嘴,略顯埋怨地看著他。

      

      “小安,沒關系,你看我也是初級狀態,要不然我留下來陪你!”

      

      徐豪說了一句趙白安喜歡聽的話,她剛想夸他兄弟夠意思,這家伙卻突然間馬上改口:“唉,不過,我覺得現在我好像有點多余。”

      

      說完就轉頭滑動腳下的冰鞋,立馬轉身離開,其他人則意味深長地看了看兩人,然后也緊隨其后的跟著他轉頭走開。

      

      “喂喂……”沒必要這樣吧!趙白安下意識的想要阻止他們離去的步伐,可話只說了一半,所有人就以風的速度“瞬移”到了離她很遠的地方。

      

      “唉!”趙白安忍不住又是一聲嘆息,回想著自己來這滑冰場所經歷的一切。

      

      除了摔倒、摔倒還是摔倒,她突然間有了一種后悔的感覺。她感覺與其接連摔倒著滑冰,還不如留在寢室里咸魚躺看小說呢。

      

      被這種感覺促使著,趙白安的心情變得有些急躁不安,有種想要離開這里的心情。

      

      “算了,我感覺玩夠了,在這里站著也是站著,要不你把我送出去吧,我在門口等大家就好。”

      

      趙白安的一句真心話卻換來了陳昱荻有些無情的教導:“怎么這么快就放棄了啊?白安同學,向困難低頭是弱者的行為。”

      

      “誰向……”

      

      她的話還沒說完,天空就漸漸的飄起了雪花,那雪花裝點著這本是純白色的天地,突然間,整個環境讓人產生了一種錯覺,周圍那些建筑與其相互輝映,整個布局就仿若讓人身在童話世界一樣。

      

      不過,當雪花落地的那一刻,趙白安便認清了一個現實。這都是假的,是商家為了取悅游客罷了。因為她發現了在滑冰場不遠處的地方,停著幾臺人工造雪機。

      

      可不管怎么樣,她還是拋下了理性,迷失在這白雪的天地中了。

      

      “美麗的小姐,我可以請你跳個舞嗎?”

      

      陳昱荻故作紳士般的,學著童話世界當中的王子那樣,微微向趙白安欠了欠身。

奔驰宝马修理厂 北京快3手机版三怎么玩 江西多乐彩500网 贵州快3彩票网站 江苏十一选五软件 一分赛车彩票游戏app 股票融资风险有哪些 福建36选7开奖时间 泳坛夺金走势图200 股票融资融券利息多少 极速11选5开奖结果 黑龙江十一选五软件 敦煌种业为什么不被ST 加拿大快乐8在哪看 股票分析交易软件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遗漏今天 极速快三稳赚投注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