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也許我就無法擁有正常的青春 > 第35章無法修補的心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也許我就無法擁有正常的青春 九桃小說()”查找最新章節!

    周圍的環境是趙白安從未見過的模樣,天空中陰云密布,下著小雨。

    她環視四周過后,發現她好像來到了不知道什么人的葬禮上……

    在想到葬禮的時候,趙白安的第一反應便是她不會來到了黃涵媽媽的葬禮上吧?其實這是一個她特別不愿意來到的地方,小黃涵蜷曲在角落的身影還在她眼前不斷閃爍。

    不過實際上所有的一切都沒有給她多少選擇的機會,這的確是黃涵媽媽的葬禮。

    不遠處幼年黃涵小小的身影就那樣出現在趙白安的視野中,但趙白安好像并沒有從她的臉上看到過多的悲傷。

    此時的小黃涵臉上寫滿了平靜,或許在別人看來不過就只是這樣罷了。但趙白安明白,她的內心里是多么的風起云涌。她緊咬的嘴唇,捏成拳還在微微抖動的手,無不向趙白安表明著這一切。

    自己親眼目睹媽媽的離世,在只有自己與爸爸知情的情況下也沒有被他責備,或許這是一種更大的折磨。如果有人能夠掌握分寸,使勁責罵她一頓的話,興許小黃涵自己心中也可以感覺到更加好受一些。而有的只是安慰與惋惜,只能讓她的心中更不舒服。

    整個葬禮的過程進行的都充滿肅靜,這是對于在場所有人而言都十分嚴肅的一件事情。沒有誰在這里嬉笑、打鬧,更沒有人玩手機、打電話,所有的人嘴角全都向下。

    來參加葬禮的人有很多,一個個的走上前來,鞠躬鮮花。小黃涵也在她爸爸的帶領下朝他們一一鞠躬,以示感謝。雖然這位中年男人和小黃涵一樣沒有落淚,但這次再見到他的模樣卻總感覺同上次相比已經老了許多。

    原本該是充滿中年男子風氣的臉上,如今卻好像是十幾年之后的他穿梭回來一樣,臉上的皮膚干裂皺起,而頭上也多了好多清晰可見的白發。

    可能作為一家之主,現在還輪不到他表露悲傷吧。既要平衡好自己與家中的關系,又要想好如何安慰自己的女兒與其他親人。

    葬禮結束后,其實已經過去了將近三個小時的時間了。雖然葬禮同婚禮差別十分大,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但對于有許多繁瑣的規矩需要一一遵循這一點而言,兩者極為相似,有時候葬禮甚至比婚禮更麻煩。再加上如今還下著小雨,對于葬禮的進行更是有著不少影響。

    趙白安就這么一直站在人群中遠遠地望著,直到葬禮真正結束后這才來到小黃涵身邊。

    在葬禮結束后,有許多人就立馬離開了這里,各自撐著傘,三三兩兩結伴而行。

    在這群人中,趙白安發現了一位早已哭成淚人的婦女,她正被人攙扶著,另一位少女為他們二人撐著傘。這樣看來三人該是一家人,攙扶著婦女的男子應該就是她的丈夫,或許這位婦女是黃涵媽媽的姐妹亦或是密友吧,她臉上的那種傷心與難過是無法隨意表現出來的。

    那是一種發自內心深處的痛苦,就好比小黃涵的內心一般。不過兩人的表現方式自然是不同的,在小黃涵身上是以一種無聲的沉默表現著自己的自責,但這位婦女便更多的是外露出來,就好像只有這樣她的心底才不會那么難過一般。

    “黃涵。”趙白安這時候才走到小黃涵的身邊,輕輕地叫了她一聲。

    小黃涵并沒有打傘,就好像是為了能夠讓趙白安找到她一樣。其實剛開始她也是撐著傘的,或許是不想讓自己的爸爸再花精力去擔心吧,畢竟現在,在她的手邊仍舊有一把已經被雨水淋濕的、早已合上的小黑傘存在著。

    現在的小黃涵并沒有同第一次見到趙白安那樣,因為不認識而選擇對她不理睬。不過小黃涵也是只看著趙白安,并不說話,透過她的眼睛,趙白安看到了一汪盛滿悲傷的黑色深泉。

    盡管小黃涵并沒有理會趙白安,她也并沒有因此而感到不悅。此時的她看著墓碑上那個面帶微笑的女人的相片,一個處在青春期的少女形象從她眼前閃過。

    不得不說小黃涵與她的媽媽長得非常相似,雖然老人家都說女兒像爸爸,兒子像媽媽,但小黃涵身上的那股氣,更多的還是和她媽媽靠攏。尤其是那雙眼睛,都是那樣的傳神、美麗。

    “好美啊……”趙白安不禁發出一聲贊嘆。

    也不知是不是因為她的這一句贊嘆,小黃涵終于肯同趙白安開口說話了:“媽媽她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人……都怪我,如果不是因為我,媽媽她就不會出事了。”

    “只要我當初沒有癡心,想要去排隊等簽名,媽媽現在一定還在我身邊……”

    趙白安就這樣接收著小黃涵在身旁傾吐著一切有關她對自己的不滿,聽著她的聲音從哽咽再到泣不成聲,看著她的眼睛被淚水蓄滿,然后傾灑在那早已扭曲不能自制的臉龐上。

    小黃涵的話語早就變得支離破碎,就和她的人一樣,趙白安的心也隨之更加揪起來。趙白安極其不愿看到小黃涵這樣的難過,但她又真的沒有什么辦法能夠去改變些什么。畢竟時間與過去這兩件東西是人類無法用手觸及的。

    趙白安聽著小黃涵的傾吐,什么都沒有說。不過就這樣陪在她身邊,為她撐著黑傘,等待著這場細雨的離去。

    如果說黃涵媽媽離開這個世界的那一刻對小黃涵整個人而言是宛如一場暴風雨的話,那如今的葬禮便是一場陰雨連綿不斷。

    不知何時細雨已經停了下來,這時候趙白安才能夠有機會做她最想做的事情。趙白安想要好好的抱一抱小黃涵,用力地抱一抱她,趕走她身邊所有的虛冷與黑暗。

    趙白安感受著小黃涵顫抖的身軀逐漸平復之后,才松開她,扶著她的雙肩,一臉認真地看著她:“黃涵,你聽我說。”

    “我明白失去媽媽這件事情對你來說的打擊是很大的,我也明白你認為這是你的錯。或許你不貪玩的確媽媽就不會離開這個世界,但你要記住,你的媽媽是這個世界上最希望你每天開心快樂的人。”

    “沒有一對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過得不快樂,曾經他們是為了能夠讓你有更好的生活而去奮斗,如今你的爸爸也在為了能夠讓你不要這樣的自責,而選擇獨自一人將一切悲傷都吞咽下肚。”

    “你的媽媽絕對不希望你因為這件事而一直難過下去,她帶你出去玩,不就是希望你開心嗎?其實我們都希望你能夠好好的、開心快樂地生活著。”

    “這的確是一件無法去改變的事實,媽媽定格在了這一刻,但未來的你有無限可能。活出精彩,才是你媽媽想要看到的,不是嗎?”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趙白安的話終于說動了小黃涵一些,她看著趙白安的眼神閃了閃,眸色也變得沒有那么似墨一般的黑了。

    雖然黃涵媽媽臨走前那句“媽媽等你”并沒有通過有聲的方式最終傳入小黃涵的耳內,但其實一切都在無形之中被貫徹到黃涵的整個人生中去了。

奔驰宝马修理厂 双面盘计划 内蒙古11选5走势 股票程序化交易软件 山东11选5投注技巧 安徽快3遗漏表 广西快3助赢软件 股票融资风险ˉ杨方配资 贵州十一选五投注技巧 江西11选五5开奖规则 今日大盘股票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视 上海期货配资 今天的3d开奖号码是多少 山东群英会开奖数据500期 手机版炒股软件哪个好 北京赛车公式走势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