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也許我就無法擁有正常的青春 > 第27章其中一個
      從夢中幽幽轉醒,趙白安還沉靜在共感的悲傷中,心里還在思索著該如何聯系那名女性家人的方法。雖然這場夢總感覺和自己沒有太大的關系,但在看到這一幕場景的時候想必是誰都沒有辦法置身于不顧了吧?

      “懶豬起床,懶豬起床!懶……”而在大約幾秒鐘之后,她設定的鬧鐘便適時地響了起來,讓趙白安清醒了一些的同時被她一把摁掉。

      只不過……

      恩姆……那種感覺就好比之前在楊紫宸過往的那個夢境中似的,是一種非常熟悉的感覺。

      難道說…這可能又是她的某位朋友過往的記憶嗎?趙白安仔細品味著這種不屬于她自己,但又沒有多大排斥感的感覺,讓她心中的這個猜測更加堅定了。

      她不由得開始好奇這究竟會是她哪個朋友曾經所經歷的事情呢?無論是誰目睹了這樣一場意外,心中除了震驚之余,亦會是十分難過的吧。

      但好像她除了知道楊紫宸和她一樣都是本地人以外,趙白安并不怎么了解其他人究竟是來自哪里的。

      要不就什么時候旁敲側擊地問一下大家吧!

      趙白安想到今天本就約好大家一同前往戲劇社排練場地進行劇本角色的確定,以及對于接下來工作的商討,因此她便起床簡單收拾著自己的一切。

      窗外的陽光早已又一次灑滿寢室的各個角落,因為是周末的緣故,戲劇社的各位成員都并沒有什么課程安排,因此之前大家商議決定的時間也還是相對較早的。

      楊紫宸與黃涵是在一個寢室的室友,因此對于她們兩人而言其實趙白安是一點也不擔心,畢竟有黃涵在,再加上楊紫宸的神奇體質,遲到這種話題是永遠都不會與她們兩人掛上鉤的。

      只是……

      想到這里的時候她便看了一眼如今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楊柳依依同學,心中真的升起了幾絲擔憂。不過沒有關系,趙白安還是相信自己能夠將她喊起來的!

      她于是就這樣抱著滿滿的信心來到楊柳依依床邊,高嫣然今天竟然不在床上睡覺,這讓趙白安感到比較驚訝,不過也可能是因為她的社團的事情而離開宿舍前去忙碌了吧。畢竟現在都已經十一月中旬了,再過一個月后便不止是元旦晚會這一件活動的存在,陸續的各個社團也都需要拿出來自己的活動成果來做報告,畢竟新生入學這么久了,在各個社團之中究竟能夠獲取什么知識、掌握什么本領也還是需要拿出來秀一下的嘛。

      不過對戲劇社來說倒是不用,畢竟還沒正式成立呢。她們現在所要做的就是順利演出。高嫣然不在,正好讓趙白安可以扯開了嗓門,沒有一絲顧慮。

      如此想著,她便深呼了一口氣,然后在一瞬間把它吐了出來:“柳依依,起床啦!”

      “柳依依!”

      “戲劇社集合呀!”

      “嗯?”在她的連番“獅吼功”轟炸下,床上的人兒終于有了些許反應。

      只不過在床上那人從床沿處探出頭來,眼神迷離的和她說了句“帥哥別走…”之后就又沒了任何反應。

      趙白安在又喊叫了楊柳依依好多次無果后,沒了辦法。想來她應該是在做什么一般人不想去想象的美夢吧。要是這時候趙白安上床去把她拉起來,肯定免不了被一腳踢下來的命運。

      雖然趙白安很想在寢室里等待著楊柳依依起床,再同她一起去排練場地集合,但不管怎么說自己身為社長自然是沒有這么多的空閑時間了。

      哪怕別人可以有機會或者是理由遲到,可社長只要不是因為什么必要原因,還是得要以身作則一下的。

      恩姆,這么一想,趙白安覺得自己當初真的是被大家給套路了呢!算了,現在這也不是什么關鍵的問題了,如今還是戲劇社的一切為重!

      趙白安想到了什么,又敲了敲楊柳依依的床鋪:“快起來,等下是要決定女主角的。”

      然后不等她有任反應,便離開了寢室。

      在趙白安從寢室樓走到排練場地的這一路上,都少有行人。或許是因為這個時間的確太早了吧,現在才剛剛早上八點半的時間,雖然另一位室友小然已經出門了,但她或許又是通宵,一天沒睡覺。對于絕大多數人來說,在周末或許九點十點多出門才是個正常的時間段吧,也正是因為這個,大家將戲劇社的集合時間確定在了今天的上午九點半。

      秋風颯爽,吹動著趙白安的頭發與衣襟,雖然有幾絲涼意但仍舊帶有些余夏的溫熱。在她來到排練場地的時候,果不其然的見到了黃涵的身影。

      黃涵永遠都是那第一個到的人,好像不管什么時候都是這樣的。如果趙白安哪天想要同她爭個到達先后的話,只怕是要提前一晚住在這里才可以了吧!

      雖是玩笑話,但既然見到了黃涵,趙白安自然沒有忘記今天早上臨時決定的事宜。雖然大家已經相識這么久了,但好像真的沒有探討過這個的時機,對于他們都是來自哪里的,她好像還真的什么印象都沒有。

      “黃涵,早啊!問下哦,你家是哪里的呀?”趙白安沒有過多的鋪墊,直接開門見山。

      “小安,早啊。”黃涵回頭對她微微一笑,然后也沒多想便直接回答了她的問題,“我是北京人。”

      在聽到黃涵嘴里吐出的那兩個字時,趙白安的心中不由得咯噔一下,開始有些沉重了。

      那場夢境便是來自于北京的,其實趙白安首先就把黃涵排除在外了,畢竟按照她平時的舉手投足,讓人更偏向她是一個南方姑娘。而如今黃涵確定了她便是來自那里,趙白安心中還真是多了幾分擔憂與驚訝。

      “怎么了?”不知道黃涵是在問為什么問她來自哪里,還是看出了趙白安的臉色變化而對她的關心。

      趙白安就直接當做是前者,開始打起了馬虎眼:“啊是這樣的。寒假不是快到了嗎?我正想著要不要找地方出去玩呢。想先從大家的家鄉開始考慮啦,這樣也能知道地道美食在哪里吃。”

      她說出了早就在路上時,就在心中打好的草稿。

      這是一個沒有任何疑點的回答,黃涵果然點點頭,然后開始和她介紹起來哪個胡同巷子里的脆皮烤鴨最好吃。那繪聲繪色的描述聽得趙白安口水都要流出來了,把夢境里的事情都拋在了腦后,然后拿出手機開始記錄起具體地址來。

      這時候楊紫宸與王以川也一同來到了排練場地,隨后陳昱荻也來了,楊柳依依是最后一個卡點到的。她比趙白安預計的時間來的還要早些,看來是出門前的那句話起了作用。

      雖然趙白安很想說她幾句,但看到她那可愛的模樣,再加上她并沒有遲到,于是也只得無可奈何的笑了笑。

      在大家聽到趙白安和黃涵在討論的東西之后,不知為什么都來了性質,紛紛加入。

      于是趙白安就這么不費吹灰之力地知道了大家來自哪里,然后還知道了不少隱藏的小吃地點。

      這時她這才確定下來,來自北京的只有黃涵和楊柳依依,看來昨天的那場夢境是來自于她們兩人之間其中一人的過往經歷了。

      趙白安不知道該怎么同她們兩人開口講這件事情,于是在關于美食的熱烈討論之后便將這個問題徹底的放到了一邊去了。既然不知道該如何去問,那還是什么都不要說才是最好的選擇吧。

      因此她便決定帶領著大家先一同好好確定下劇本的大致方向,以及人物設定,然后再做后續決定。

      看著大家聲情并茂地開始演繹劇本中存在的每一個角色,不知為什么趙白安又一次想到了那場車禍的場景。

      楊柳依依為了得到好角色而十分賣力,而作為導演在臺下的黃涵亦是十分認真的在觀看。本是讓人十分欣慰的場面,趙白安也不知道為什么心底竟然像揪了起來似的,有點難受。

      兩個人都是她的好朋友,黃涵是她來到這個學校認識的第一個同學,楊柳依依又是她如今同住一個屋檐下的寢室舍友,無論是誰她都不希望她們曾有過如此不愉快的回憶。

      但這不過是她的一份私心,趙白安也明白她是無法改變過去的,她只能希望一切都止步于此。

      在她無意間走神的時候,已經表演完的王以川與楊紫宸竟在那里開始有了小動作,這把趙白安的思緒又拉了回來,讓她不知道是該開心還是該無奈了。

奔驰宝马修理厂 体彩大乐透 河北快3和值尾振幅走势图 000001上证指数腾讯上海 内蒙古快3形态走势图一定牛 福利彩票3d预测方法 小卢期货配资 腾讯五分彩走势图 海南体彩走势图 广西11选5购彩票网站 新时时彩软件下载 投资股票推荐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奖多少钱 中国期货配资网 重庆快乐十分手机购买 股票配资推荐公正卓信宝配资 山东11选5什么时候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