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也許我就無法擁有正常的青春 > 第5章旋轉木馬上的談話
      就在我剛剛明白自己執意于找三木的目的時,一道粉色的身影映入我的眼內——

      還是熟悉的紅皇后的造型,但好像紅色的地方全都便成了粉嫩的顏色,真是應景吶。

      桃粉色的紅皇后版本三木看起來好像比往日還要可愛許多,得益于顏色的加持,往日皇后的高冷氣息在今天煙消云散,三木沖過來撲向我,一如當時在這個大廳那樣給了我一個熊抱。

      “小白,你來啦!”三木緊緊抱著我,這次我沒有推開她,反而也把手環上了她的背。她桃粉色的頭發蹭著我的脖子,癢癢的香香的,讓我甚是歡喜。

      “小白,你今天來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嗎?”紅皇后模樣的她睜著圓溜溜的眼睛看著我。

      不過還未等我回答她的問題,三木便拉著我讓我隨她一同出去:“小白,你和我一起出去走走吧。好看的粉色啊,不出去可惜了,我們邊走邊聊吧。”

      聽著三木高興的語氣,我也沒有多說什么,任由她拉著我前行。

      從只在大廳里觀察到的而言,紅城堡的內部結構并沒有發生什么太大的變化,準確地來說好像今天的紅心島都只不過存在顏色變化而已,只不過所有人都覺得理所當然,我便也沒有多說什么。

      我記得之前三木曾經告訴過我,這個地方是因為我而存在的,或許今天的這一切變化也是因為我自己的主觀想法吧。

      從城堡出去的路程并不算太長,這一路上被粉色包裹的三木心情雀躍無比,和我分享著最近島上發生的趣事,嘰嘰喳喳地講了個不停。傾聽著、回應著三木,我們不知不覺已重新走到了游樂場的入口處。

      旋轉木馬自然是專門為我們營業的,當我和三木走到這里的時候,五彩斑斕的木馬們開始緩緩轉動起來,伴隨著十分輕柔的音樂,聽起來讓人很是舒服。

      三木首當其沖挑選了一匹她滿意的大白馬蹭得就跳了上去,礙于穿著厚重繁復的貴族長裙,她只能側著坐在馬背上。粉色的氛圍再加上游樂場的襯托,三木皇后的形象早已煙消云散,反倒像是個貴族小公主。

      “小白,快上來呀。”三木催促著我。

      我便也坐上了她旁邊的馬背上,和她一樣選擇了側坐,這樣我們就是面對面了。

      “來了這么多次,還是第一次真的在游樂場玩起來呢。而且今天全都是粉色的氣氛,感覺很特別。”我不禁感嘆。

      旋轉木馬一上一下,我和三木的視線時而并行,時而高低錯落。

      “其實這不是第一次啦,不過也算是難得的機會,我可要好好把握這稀有的粉色島嶼,多走出來感受感受。”

      三木向我解釋著她的好心情,在我耳里卻聽出不同的重點:“誒?以前還有過很多次嗎?”

      “也就只出現過一次,不過算是很早很早以前了啦,你都遺忘了很正常,當時這游樂場都還沒有呢,這里就是一塊大草坪。”

      “這樣啊……”

      “你完全不知道這一切是因為什么嗎?”

      “或許吧。”我只能給出一個模棱兩可地回答,只知道這一切改變應該是源自我自己的感受,但究竟是因為什么便無從而知了。

      “那你這次是為什么到紅心島來呢?我感覺你這次和之前幾次都不太一樣,是有目的性的。”

      “的確,”我點頭肯定三木的感覺,“我的朋友遇到了一些情感問題,我是想來聽聽你的意見。”

      “哦?只是這樣?”三木瞇起眼睛,此時她的木馬正好升高,在她的俯視的目光之下我感覺自己早已被洞穿。

      “啊…或許還夾雜著一些個人情感吧。”在她的注視下我只好又如此開口承認。

      我又補充道:“但是,怎么說呢,一切都太朦朧了,明明是我自己的事,卻比其他所有人的經歷都要模糊。”

      聽起來真是有些可笑又無奈呢。

      三木明白我說的都是大實話,可她聳了聳肩道:“小白吶,模糊的經歷可能自然有它模糊的道理,我覺得你也沒有必要非要再次讓一些什么變得清晰。”

      “之前和兔子喝茶的時候他和我講了一個奇談,不知道又是誰和他講述的。他說他的一個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啊,有著不太美好的記憶,然后那個人歷經了千辛萬苦終于獲得了把全部記憶都清除的藥劑,他毫不猶豫一飲而盡,終于如同白紙一般重新開始了生活。”

      三木頓了頓,看了我一眼,繼續說道:“可是才沒過多久,他就通過一些蛛絲馬跡意識到自己好像是失憶了,他什么都不記得了。他對于之前的經歷太過太過好奇,甚至臆想出自己其實是遭受了敵人的報復性打擊才會變成這樣的。為了找回他的記憶,他又通過了千辛萬苦終于找到了恢復記憶的藥水,再一次一飲而盡……”

      “恩姆……”我皺了皺眉頭,這可真是一個讓人五味雜陳的故事呢。

      “奇談還沒說完呢,”三木把頭向我微微湊過來,“這個人在恢復了記憶之后,懊悔萬分。寫了各種紙條給自己,上面都是‘不要找回記憶’之類的警告。你知道之后又怎么樣了嗎?”

      “反而會適得其反吧?”

      “沒錯,寫的紙條反而讓那人更加相信了陰謀論。之后無論那個男子想出何種辦法,都沒有能夠成功阻止想要尋找答案的他自己。所以就這么一次一次一次又一次地循環往復,據說現在他都已經有一千多歲了呢,還在循環中出不來。”

      三木講完之后便又重新在馬背上坐直。

      這可真是一個……令人不知道該說什么好的奇談啊。

      我與三木之間就這么沉默著,在旋轉木馬上轉了一圈又一圈。

      “那…我朋友的事,你怎么看?”最終我還是打破了這樣的氛圍。

      “這個嘛,其實你全都心里知道的不是嗎?”粉色的三木這次給我的感覺又回到了那個冷靜的紅皇后,她歪了歪頭,朝我微微一笑。

      “恩姆……”我不知道該作何回應。

      “小白,其實你和以往一樣,做一個傾聽者。保持你本真就好的。”三木終究還是繼續說了下去,“你完全知道的不是嗎?難的并不只是做決定,你也沒什么為別人做決定的權利。每個人的每條路究竟該如何選擇其實是取決于她自己的,而感情的事,更是只有當事人才能有一個細膩的體會。這點你再清楚不過了。”

      是啊,我再清楚不過了。

      旋轉木馬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停了下來。看來似乎是到了該離開的時刻了。

      “果然還是你最了解我啊…”我跳下馬背,伸出手打算將三木攙扶下來。

      “小白,我今天玩得很開心喲。”她把手遞給了我。

奔驰宝马修理厂 3d试机号后分析预测汇总 股票推荐加推荐卓信-宝6 安徽十一选五胆拖计算器 内部精准五码中特资料 生肖6+1开奖结果查询 河北快3万能码走势图 好运快三走势五分钟 佳永正规配资网站-深圳佳勇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2020年香港现场开奖结果 在线配资选择明道配资9专业 陕西快乐10分下载 游戏的玩法说明 内蒙古11选五中三个号 浙江省快乐12走势图手机版 股票指数基金排行 黑龙江快乐十分任选三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