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也許我就無法擁有正常的青春 > 第17章推理社的游戲Q群和角色都建好了可加求點贊
      “好!那首先我們先來個小游戲熱身吧!”

      游戲規則如下:

      所有同學都會被發到一個像扇子一樣的牌子,牌子兩面分別寫著“是”或者“否”。

      游戲一共有至多五輪,每一輪社長都會給出一個判斷型語句,然后你有十分鐘的時間來和同學討論或者是自己冷靜思考。在十分鐘結束之后,所有人需要舉起牌子,給出你對這個判斷題的答案。

      每一輪都會由兩個社員同時統計“是”與“否”的人數,數量較少的判斷者會晉級到下一輪中。

      游戲至多五輪,每一輪存活即可獲得一分,如果在前幾輪就出現了場上只留下兩個人的情況,即無法抉擇出少數的那一方時,游戲結束,兩人都獲勝。如果五輪過后還是有很多同學幸存,則所有幸存者全都獲勝。

      為保證結果統計出來后的準確性,中途不得更改判斷。

      喂喂,這不就是一個少數決嗎?我非常熟悉這樣的規則。

      “以上就是第一個小游戲的規則啦,有任何疑問嗎?”

      “如果“是”與“否”的人數相同呢?”魔術師同學舉手提問,看來他真的很認真的在研究規則。

      “這個問題問得很好!如果“是”與“否”的人數相同的話,也是所有幸存者同時晉級。不過我們今天來參加活動的一共是25位同學,所以在第一輪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哦。”

      “那如果所有人都給出相同的答案,是否也是同時晉級?”魔術師同學追問道。

      “對,沒錯。”

      “OK,那我沒什么問題了。”

      “好!那如果大家都沒有任何疑慮的話,那我就給出第一個問題啦!”

      問題:你是男性嗎?

      恩姆。

      這還真是個……單刀直入簡單明了的判斷題啊。

      屏幕上出現了十分鐘倒計時,魔術師同學開始在本子上寫寫畫畫,我暫時還是不要打擾他為妙。

      所有人都和周圍同學討論起來,不管是認識的還是不認識的,這種社團活動總是能夠很好地促進交流。活動場所里的位置并沒有坐滿,我走到第一排最邊上的位置坐下,這里能夠看到所有人的動態,而且也不會讓別人覺得我很奇怪。

      這是一個看上去非常簡單明了的問題,基本上大家都開始在熱火朝天地討論。不過僅僅維持在這一個是不是男性的問題上也就只有非常短的一段時間,大概最長最長兩三分鐘后,基本上所有的話題就開始出現了各種偏移。

      “魔術師同學,你怎么看?”又繼續觀察了幾分鐘后,我回到了原先的座位,我看魔術師同學在本子上寫寫涂涂得也差不多了。

      “啊我覺得,推理社可能計劃來參加的人數會更多一點。”

      “哈?”驢唇不對馬嘴的回答。

      “你知道這是一個少數決的游戲對吧?”

      “對啊。”

      “然后這個游戲的獲勝關鍵是組隊,當然不是人越多越好,而是要呆在人數少的隊伍里。”

      “那是當然。”我點點頭。

      “所以我就計算了一下,如果不考大家都選一樣的情況的話,按照最恰巧的情況而言,25人第一輪后剩下12人,第二輪因為是偶數,所以要么卡死一直同時晉級到第五輪,要么第二輪之后變成5人,第三輪變成2人。”魔術師同學把他的筆記展示給我看,“所以至多三輪就能解決問題了。而他們準備了五輪,可能一開始設想了會有四十多個人來吧。”

      我看了看空出來的椅子數目,的確如此,“但這都不是關鍵啦,我總感覺你找錯了重點。雖然我覺得你推斷地完全沒錯,可是這是在大家都能完全理解規則的情況下。”

      “恩?”

      我瞟了一眼電視機大屏幕,“組隊的確是一個正確地獲勝方法,但是現在我們只有三分鐘不到了哦。”

      屏幕上的數字正在每分每秒地減少,”況且我們一開始只有十分鐘,如果要組隊,你就需要和足夠多的人接觸,十分鐘是遠遠不夠的。”

      “同時,對于這些你全都不熟悉的人,你也根本無法信任真正他們。就連是認識的朋友,也有著非常大的幾率倒戈。所以啊,絕對不是組隊!”

      “啊…你說得有道理啊,白安同學。”魔術師同學把筆記本合了起來,眉頭有些微微皺緊。

      “喂,你是真的很想贏啊!放輕松啦,這只是社團活動而已。”

      “啊是,我是很放松地在參加活動啦,不過獲勝的感覺是真的很好啊,而且為之努力的過程我也很喜歡。”

      “原來如此那我和你說說我的看法吧。”畢竟剛才去觀察了幾分鐘也不是白看的,“首先來這里參加活動的同學都是來玩的。”

      這是肯定的啦,感覺說了一句廢話,所有人參加社團活動都是抱著娛樂的心態。不過我感覺還是有必要再提醒一下魔術師同學這一點。

      “而且大家其實對這個分數什么的在意的人并不多啦。”畢竟很多人甚至稍微聊了三十秒關于這個的話題就開始扯到別的地方去了。“同時我也有理由相信,雖然大家是來參加推理社的活動,但是真正了解并喜歡各種推理的人并不多。”

      就像我不會滑滑板但是也會去滑板社的活動一樣,很多人都是抱著來看看了解一下的心態前來。

      “所以,這里面有很多人都是新手,如果直接問他們而不加解釋的話,他們一定連少數決是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我朝魔術師同學笑了笑,示意他看看參加者的狀態以及表情,“大多數人其實只是接受了規則而并不是理解了規則。”

      “我們要做的并不是組隊,而是判斷其他人會怎么做。”在我說完這句話之后屏幕上的時間變成了跳動的紅色。

      “好那我們就只剩下20秒的時間了,希望大家都已經有了自己的答案,在時間歸零的瞬間舉牌。”在社長說話的時候時間又減少了好幾秒。

      “魔術師同學,在25人里,男生有18人而女生只有7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吧?想太多在第一輪是無效的。”我快速地把信息都告訴了魔術師同學。

      “5、4、3、2、1——”

      “舉牌”兩個大字出現在屏幕上,我們也在一瞬間給出自己的答案。

      “好回答“是”的一共是18名,而“否”是7名。”社長給出了統計結果。

      ?

      這結果……

      我趕緊側頭看了看旁邊的答板,不出我所料,魔術師的回答和我一樣都是“否”。我差點在剛才一瞬間以為所有的人都那么誠實。要真是如此我可能還真的會被嚇到。

      看來他在最后完全理解了我的意思:來參加活動的大部分都是小白,所以大部分人都不會仔細去想這個規則,反而會如實地回答這個問題。除去我和魔術師同學在內的一些“老玩家”,這次活動過大的男女差距也是很難被平衡的。所以說,這樣下來誰是少數派就顯而易見了。

      “誒原來可以撒謊的嗎?原來男生可以否認自己是男性啊!”小白們看到身邊人與自己不同的選項而發出了驚呼么?

      果然不出我所料,第一輪是最適合割韭菜的。

      “那么請被淘汰的同學把牌子交上來,剩下4名女生3名男生,就要開始第二輪咯”

      4名女生3名男生嗎?人數比我想的更少,竟然恰巧只是到了全體女生的數量。也就是說除了我和魔術師同學,至少還有五個人是完全理解規則的,只是那三名被淘汰的女生可能是想多了,選錯了陣營。

      接下來才是開始真正的少數決游戲,所有的參賽者都完全明白了每一輪的判斷句其實只是一個判斷句而已,與任何既有事實無關。

奔驰宝马修理厂 浙江6十1开奖18055期 黑龙江省22选5开奖结果 海量数据下载 为什么免费推荐股票 在线配资平台找象泰配资可靠GO 甘肃11选走势图一定牛 四肖期期准免费资料 天津11选5号码定位走 股票分析师怎么分析股票的 大公鸡七星彩下载安装 江西多乐彩论坛 甘肃11选5遗漏一定牛 88娱乐城百家乐赌博 5万炒股一年赚多少 加拿大28计划软件下载 网络棋牌十大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