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是艾頓女高。

      身處在不知道哪個教室里,看樣子好像是某個畫室。空氣中彌漫著一股淡淡的但是略有刺鼻的松節油的氣味,地板上有個各色油彩的斑點,墻壁上掛滿了各式各樣風格的畫作。

      看樣子這里可能是艾頓繪畫方向學生的其中某間教室了。

      掛在視野正當中的,是一幅比其他畫作都大上好幾圈的畫作。畫面分為上下兩半,描繪的應該是天堂與地獄。紅色充斥著整幅畫面,幾乎能夠占滿我的視野,分不清是熊熊的火焰還是滿畫布的鮮血。

      上半部分,翅膀被折斷的天使拖著疲乏的雙腿走在荊棘之路上,羽毛早已不再潔白,灰突突地掉了一路。天使的頭和翅膀尖一樣垂向地面,頭頂的光暈依然在,但是也早已變得暗淡無比,細看的話上面甚至還有著細小的裂痕。

      天使的雙腳乃至小腿處都被荊棘扎得鮮血淋漓,褐色的斑斑血跡殘留在白皙的小腿根部,鮮紅的血液滲透進土壤。一直滲透到……地獄中去。

      滴滴答答,地獄中的惡魔揮舞著壯碩的黑色翅膀,用高腳杯承接著天使滴落的血液,似葡萄酒一般品嘗。

      而畫的最下方,一口大鍋,烹煮著人類。無數男男女女在滾燙的沸水中張著大嘴,手臂全都向上舉著。想要盡可能地向上,脫離這片苦海。

      充滿了整幅畫的紅色不斷刺激我的神經,幾乎要被它吞噬。在某些瞬間,我似乎真的看到畫中天使艱難地開始向前走動,親耳聽到人們凄厲的嚎叫,感受到惡魔翅膀揮動出的風。

      這是一幅有魔力的畫,我盯著它,盯著它,無法移開視線。

      “哎,你聽說沒有……”突然低低的說話聲讓我犯了個機靈,從畫中脫出。

      回頭發現是兩個女孩子抱著畫板走進教室,正在交頭接耳。我意欲躲避,卻發現她們好像根本沒有看見我一樣,看來我仍然是一個旁觀者的角色。

      “什么啊?”另一個女孩把頭湊了上去。

      “就是說啊…”女孩的聲音變得更低,“就是那個思莉…”

      女孩欲言又止,做出一副難以啟齒的表情。

      “聽說她和方老師……”

      “哎呀?什么啦!”聽的女孩催促道。

      “聽說……她和方老師有一腿。”女孩露出曖昧的眼神。

      “什么?方老師?方志華老師嗎!”女孩驚得叫出聲。

      “噓噓!噓…聲音太大了啦!”

      “假的吧?那個思莉超奇怪的耶。平時對人也愛理不理的,看上去就不讓人靠近啊,老是陰惻惻的。”

      “對啊,不過我也是聽人說的啦。但你不覺得超奇怪的嗎?她畫的和老師的風格超像的誒?”

      “是啦是啦,真的奇怪誒,看樣子感覺完全她不能畫得這么好,而且方老師又有才又這么帥,怎么可能看上她啦!”

      我聽到這里忽然想到了什么,彎下腰去看那幅天堂與地獄的右下角,果然有著小小的名牌——思莉。

      又有三兩個女生陸陸續續走進教室。原本那兩個女生還想繼續說什么,但有人來了就停止了話題。

      “噓!你可不要和別人說啊,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才告訴你的。”

      “懂的。”另一個女孩眨眨眼,用唇語朝一開始說話的女孩表示,“秘、密。”

      鈴聲響起——之前在操場見過的長發女生和老師前后腳進入教室。

      女生低著頭、懷里抱著畫板,快速走到自己的座位。

      “誒誒!”路過那兩個女孩的時候,其中一個用手指戳了戳對方,嬉笑地看著思莉,“真的想不到啊?她和方老師,真的是假的吧?”

      “好!同學們,我們快打起精神來!”老師在講臺前拍了拍手引起大家的注意。

      這應該就是那兩個女孩說的方老師了吧,是我目前在這所學校中看到的第一位男性。看來全是女子的高中也并沒有老師必須也是女性的規定。

      反正作為一個旁觀者,視角的轉換,拉近與后退都變得頗為容易。

      方老師看上去也不過二十多歲出頭、三十歲不到的樣子。棱角分明的清瘦型臉龐上架著黑框細腿眼鏡,讓他的年齡看上去又小了幾分。烏黑茂密的頭發上打著摩絲,在一定角度下有點亮亮的。筆挺的西裝褲、襯衫、領帶,走進身側似乎還有淡淡的清爽型古龍水香。

      怪不得那兩個女孩是這樣的反應了。在這個充滿女生的學校里,方老師興許成為了不少女生心中的男神吧。

      教室里所有的同學都認真聽著方老師講著什么。只有思莉一個人坐在角落,依舊低著頭,懷里抱著剛進門時就拿著的畫板。手臂有些微微顫抖著,手指因為過于用力而指節發白。

      不知道她在緊張些什么。亦或是,害怕著什么?

      我彎下腰,與坐著的她差不多高。我并不敢與她有所接觸,我只知道作為一個旁觀者的我現在在她們眼里幾乎就等于是空氣。但我并不保證我如果向她搭話或者碰到她會產生什么樣的反應。

      興許什么也不會發生。

      恩姆……被思莉抱在懷里的似乎一個幅還沒有完全畫完的畫作,因為被遮住了,所以看不到全貌。但是令人疑惑的是,不知道為什么好像上面被人亂涂了一番,看上去就好像是廢棄稿。

      恩姆,我湊地更近些。也許本來畫稿就是這樣的也說不定,但是感覺上的確是最新的那一層。真是奇怪啊,就算畫的不好也沒必要這樣對待畫作,更何況還是天才般的少女畫家。

      “好,那么這節課就上到這里。今天主要講了很多理論知識,請大家在課后好好吸收,爭取能在下次的作品創作中有所應用。”

      一晃神的功夫就已經下課了。

      “思莉,你跟我來一下。”方老師收拾完教學用具后點名思莉。

      思莉默默地從椅子上站起來,懷里依舊抱著畫,低著頭走向教室門口。

      我也立即跟上,路過前方幾排座位的時候,又聽到幾聲嬉笑聲,不只是那兩個女孩,還有更多的女孩。

      我心里不禁涌起一股無名怒火,狠狠地回瞪了一眼,只可惜并沒有人理睬,自然是毫無效果。

奔驰宝马修理厂 贵州11选5玩法技巧远号 天津快乐十分基本 理财平台排行榜p2p 河北快3技巧 七乐彩官网 内蒙体彩11选五开奖果 南昌股票配资 广东11选5推荐任一 海源机械股票 2019时时彩20分钟开奖 太仓东莞市股服务 体彩6十1几个才中奖 秒速赛车冠军的技巧 深圳风采中奖查询 体彩排列五开奖公告 基金配资合法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