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我在東京當怪獸 > 第一百五十九幕 群星歸位之時
    “謝謝婆婆了。”侯龍濤拿了一大板電池,換上之后,神奇開關的電量果然滿了。

    那邊白潔剛給完錢,高橋問道,“你知道哪有開闊的高地么?像是樓頂平臺之類的?”

    白潔略微想了一下,“宿舍樓都挨著山,被樹擋著一點都不開闊。教學樓開闊是開闊,但是現在都鎖上了。要不,咱們從宿舍樓去教學樓?”

    “行!就這么定了!婆婆你知道群星大概幾點鐘到正確的位置?”侯龍濤問著動作慢悠悠,但是看起來就很靠譜的婆婆道。

    婆婆抬起手腕,裂開嘴有些陰森的“嘿嘿”笑道,“十點。還有二十分鐘。錯過了這次,下次可就要幾個月之后咯。”

    “謝謝。”侯龍濤抽出掛在背后的毒蛇銀劍,左手持幸運開關,右手持毒蛇銀劍,“白潔,我們走!”

    手電筒慘白色的光芒破開無盡的黑暗,數只黑暗魅影暴露在光芒之中。它們把長長的手臂擋在眼前,擋住這不可名狀的光明。它們身上的黑暗,仿佛受到了驚嚇的黃鱔,游曳的速度更加快了。

    “哪邊?”侯龍濤問道白潔宿舍樓的方向。

    黑暗讓人失去方向感,只有手電光芒掃過的地方方能顯示物體。白潔辨識了一會喊道,“那邊。”

    “我們走!”

    侯龍濤剛剛花了一點點時間,將所有買到的電池串聯在了一起。但他按下紅色加強按鈕的一霎那,背在背部的電池包瞬間燙了起來。白熾的光芒仿若一道重若千鈞的長棍,將沿途照過的長毛怪身上的黑暗魅影,悉數送進天國。

    向前沖,狠狠地揮舞手中的毒蛇長劍。失去黑暗魅影保護的長毛怪們,像是上班高峰時擠地鐵的人一樣,稠密的插不進針。

    一劍刺下去,濺起一蓬墨綠色的鮮血。

    再一劍拔出,帶出一串未曾見過的內臟。

    殺豬都不輕松,更何況殺長毛怪。

    一路走過一路劈砍,斷肢肉塊鮮血橫流。

    “這就是宿舍樓?”侯龍濤低頭看了一眼手電剩余不多的電量問道。

    白潔點了點頭。

    “上樓。”

    侯龍濤拽著白潔一口氣跑到頂樓,“哐!”一腳踹開鎖著的門,兩個人來到了宿舍樓的天臺。

    黑暗的夜里連風都沒有,手電掃過,高大樹木的葉子像是鬼影一樣駭人。

    “教學樓在哪邊?”從來沒有來過師大的侯龍濤問道白潔。

    白潔指了一個方向,侯龍濤把手電照了過去,看到了一個平坦無比巨大寬闊的樓頂。

    “怎么過去呢?”侯龍濤望著距離至少有二三十米遠的教學樓,心里的嘀咕不小心漏到了嘴上。

    “或許……我們可以滑那根電線過去。”白潔舉起手比劃了一個動作,小心謹慎地建議道。

    “電線?”侯龍濤照過去,看到樓梯的邊緣果然有一根粗壯的電線直通師大的樓頂。雖然不知道這是什么電線,但看上去挺結實。或許,像白潔說的那樣,像是《古墓麗影》里的勞拉一樣擋過去還真有可能。

    只是……

    拿什么當蕩過去的工具。

    難道用皮帶?

    可是自己穿的是運動褲啊。他拿手電上下掃了一下白潔,她身上好像也沒有強度很大,能撐住人體重的東西。

    “STEAM打折系統!”

    侯龍濤沒有中二的喊出來,而是在心里把系統呼出。

    看著上面的“木馨的原味過膝襪”,但愿你質量過關。

    “兌換!”

    侯龍濤的手里出現了兩根過膝襪。

    “21:53”

    剛剛屠殺長毛怪用的時間太多了,只剩下七分鐘,不能浪費更多的時間了。

    侯龍濤把手電交給白潔,將過膝襪搭在黑又粗的電線上,“我先試試,你再跟著來。”

    “行!”白潔此刻也堅定了起來。

    加速,跑!

    借著加速的力量,侯龍濤搭上了電線。

    白潔手中的手電有些不穩,她一不小心掃過地面,地面上密密麻麻密密麻麻密密麻麻密密麻麻密密麻麻密密麻麻密密麻麻密密麻麻密密麻麻密密麻麻密密麻麻密密麻麻密密麻麻密密麻麻密密麻麻密密麻麻全是眼睛,無數的長毛怪異常同步的抬起胳膊擋住手電的光芒。

    太刺激了!

    本來高空無防護玩這個就夠刺激的了,看來自己如果掉下去,說不定不會摔成肉醬,而會變成低下長毛怪的夜宵。

    只是,這些長毛怪為什么不追上來。剛剛去超市去雜貨店如此,剛才進宿舍樓也是如此。

    難道……他們不能進人類建筑?

    不知不覺侯龍濤已經滑到了對面,正在思考中的他“哐!”的一聲撞在了桿子上。

    “嗚……”淚水一下涌上雙眼,侯龍濤把住欄桿翻了進去,捂著鼻子蹲了下去,“沒問題!過來吧……”他稍微換了五秒鐘,忍著酸痛,朝著對面喊道。

    “我來了!”白潔將神奇開關綁在腰上,有樣學樣的學著侯龍濤剛才所做過的一起。

    不再聚在白光下讓侯龍濤有些心慌,白潔腰上的神奇開關,隨著她的移動而大幅度的搖擺著。

    侯龍濤低頭看了一眼手機,“21:57”。還有三分鐘的時間,加油啊!

    可就在白潔越過電線三分之二的時候,她的身體居然沒有了沖勁兒,她掛在了那里。

    哪怕侯龍濤是個戰斗力不過一鵝宅男,但女人的體力還是比他弱,臂力逐漸地耗盡,她的手一點點從木馨的原味過膝襪上滑脫。

    “草!”

    侯龍濤用一句簡短卻又含義萬千的發音表達了自己此刻的心情,他從地上站起來,重新搭好過膝襪,向白潔那邊逆向沖了回去。

    “嘭!”侯龍濤和白潔撞在了一起,白潔被往回逆推了一段距離,侯龍濤最后被兩個肉彈剎住了車。

    現在怎么辦!

    時間不多了!

    難道在這里舉行儀式!?

    侯龍濤此刻的心情有些絕望,他稍稍有些后悔,剛才自己怎么不更冷靜一些。

    但是!現在不是后悔的時候!活人不能讓尿憋死,雖然高空失禁是件很羞恥的事情,但總比憋死強!

    有沒有什么辦法!有沒有什么辦法!

    有了!

    “STEAM打折系統”是否可以提供租賃服務,如果自己租賃一下自由先鋒號,把自己和白潔托起來的話。

    意隨心動,侯龍濤在心中呼出,“STEAM打折系統”。

    大聲喊道,“租賃自由先鋒號!”

    “轟隆隆!”地動山搖,一樁比大樓還高的機甲憑空出現,將兩人托起。

    “22:00。”

    群星歸位,儀式開始。

    自由先鋒號拔地而起,侯龍濤和白潔站在它的大腦袋上,高度迅速的攀高。

    賬戶的錢在飛速的減少,侯龍濤大喊一聲“螺旋劍!”《黑暗之魂3》中的螺旋劍出現在了他的手上。

    “螺旋劍《黑暗之魂3》:點燃篝火。(火。)”

    侯龍濤讓白潔手持神奇開關趴在地上,手電筒的光柱向上,破開無盡的黑暗。

    “高亮!”侯龍濤喊道。

    趴在侯龍濤胯下的白潔,按下紅色的按鈕,慘白色的光柱宛若實質,黑暗散盡,露出一片圓圓的天空。

    侯龍濤雙手重重的將螺旋劍插入自由先鋒號的腦殼,點點余燼向外擴散。

    他右手手心向上虛握,一道溫暖而不安地火種,出現在他的手心。

    侯龍濤手不斷用力,試圖捏爆火種,同時大聲念出憑空出現在腦海里的禱文,“那永恒長眠的并非亡者,在奇妙的萬古之中即便死亡本身亦會消逝。文明宛若群星,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我,侯龍濤,在此以人類之名起誓,點燃火種,秩序降臨……”

    “PONG!”

    侯龍濤手心里的火種被他捏爆了,稠密的火花宛若流體,像是瀑布一樣澆在螺旋劍上。

    篝火被點燃,溫暖且讓人舒心。

    火苗越來越高,半米,一米,三米!

    此時此刻的自由先鋒號,頭上照著火焰,活像從地獄里逃出的地獄火。

    火焰繼續蔓延。

    黑暗像是最高效的燃料,被火焰吞噬,轉化為火焰。

    空氣著起來了,樓梯著起來了,樹木著起來了。

    漫漫無邊的黑暗,化成了無邊無際的火海。

    繁星再次籠罩大地,黑暗變得乖巧而柔弱。

    燃過的路燈再次亮起,一棟棟樓宇再次冒出燈光。街道上黑色的小貓抬頭看了眼自由先鋒號,被嚇的“嗖”的一下鉆入草叢,旁邊的大黃狗被小貓嚇的拔腿就跑。

    “安……安全了吧……”

    侯龍濤像泄了氣的氣球,癱在自由先鋒號的腦殼上。非常不妙的是,他忘了胯下舉著手電的白潔,一屁股坐在了白潔的臉上。

    “抱,抱歉!”剛坐下的侯龍濤,感到股間有呼出的熱氣,忽然彈了起來道歉道。

    “沒……沒關系……”白潔的面色潮紅,衣衫也有些不整。

    侯龍濤告訴自己是個好人,鎮定了再鎮定,終于收住了神。

    “我……”白潔撩了一下而前的發絲,“我們還沒安全吧……咱們,怎么在這大家伙上,怎么下去?”

    是哦!

    侯龍濤這才注意到兩個人都在自由先鋒號上,高高的自由先鋒號,不知道比教學樓和宿舍樓高到哪里去了,大概有二十層樓高。

    夜晚溫煦的風吹拂在兩個人的身上,卻驚起了侯龍濤一身冷汗。

    “不好!貸款!”侯龍濤趕緊呼出“STEAM打折系統”,娘了個西皮,果然賬戶里的錢都耗光了,欠款數額還在飛速的增長。

    我的雞兒!

    雞兒是不是不在了!

    侯龍濤摸向了自己的下半身,幸好,還在……

    侯龍濤覺得自己簡直坐上了一班心理的過山車。

    白潔看著侯龍濤突然下流的動作,羞澀地低下了頭,小聲呢喃道,“在這,不可以……”

    “抓緊了!”侯龍濤吼道,他才沒有注意到白潔的羞澀,他關注點完全都在自己的欠債條上。

    他握著被拉抻的不像樣子的電線喊道,“取消租賃!”

    自由先鋒號“呼”的一下不見了,再也見不到慢點痕跡。被自由先鋒號撐起來的電線,自然也回彈了回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呀!”

    握著電線的侯龍濤兩人,隨著電線的上下抻動。

    向上彈的時候,侯龍濤都覺得速度快的聽到了自己剛剛喊出的“啊!”

    太刺激了……

    來回彈蕩了不知多少次的電線,終于只剩下了一點余威。

    “咱們怎么回去。”白潔向侯龍濤身后努了努嘴,在他身后十米左右,就是宿舍樓的天臺了。

    嗯……

    侯龍濤思考了一下,轉過身說道,“你用腿夾住我。”

    “這樣?”

    “在網上些,夾緊了。”

    “現在呢?”

    “好。夾住了。”侯龍濤拖著幾乎掛在身上的白潔,松開了左手,像是猿猴一樣向前蕩了一下。

    左手抓緊之后,右手再跟過來。

    “能過來么?”

    “能!”

    “繼續!”

    侯龍濤一次二三十公分的向前蕩著,他盡量不說話保存體力,兩個在空中掛在繩子上的人緩慢的向宿舍樓的方向移動。

    “啊!”

    “怎么了?”滿頭大汗的侯龍濤低沉著嗓子,略微沙啞的問道。

    “疼!”

    “哪里疼?”

    “那!”

    “那是哪里!”

    “手!”

    “再忍忍,馬上就要到了。”侯龍濤的手也一樣的疼,應該是磨破皮了。

    “啊!”

    “閉嘴!”侯龍濤聽著白潔的魅聲尖叫吼道。

    白潔咬住嘴唇,發出陣陣哼聲,夾著高橋的腿愈發的用力了。

    侯龍濤盡量忽視這兩條白嫩的干擾,竭盡全力的向宿舍樓的方向前進。

    “你還能抓住么?我先下來,然后接你。”侯龍濤問道。

    “能!”白潔回答道。

    “那你倒是放開我啊。”侯龍濤扭動了一下腰,示意白潔松開大腿。

    “嗯,不好意思!”白潔道歉道。

    侯龍濤試探性的一只腳站在宿舍樓的邊沿上,站穩之后,再把另一只腳落在樓體上。

    他一手抓著欄桿,上半身向前探著,一手伸向白潔。

    “握住我的手!”他喊道。

    “嗯,我要去了!”白潔嘗試的伸出手,握在侯龍濤伸出的手上。

    侯龍濤用力一拐。把白潔拽回了宿舍樓上。

    “呼……”翻進欄桿,侯龍濤癱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過氣,盡管剛才過去的時間,可能只有半個小時。

    但是如此緊張要命的半個小時,還是他人生里的第一次。

    “你還好吧。”高橋問道旁邊衣衫不整,和自己一樣全身大汗的白潔。

    紗料的衣服被汗水浸濕的有些透明,皎潔的月光下,側過頭的侯龍濤看到了他十余年處男生涯中從未見過的風景。

    “你……要不要……”白潔欲言又止道。

    侯龍濤剛開口回答,“我……”就聽到樓口響起了一道熟悉的聲音,“爸爸!理那騷貨遠一點!”

    侯龍濤回頭,明明騎著他被子已經睡著的小G胖,莫名的出現在這里。

    他的聲音有些失落,“你怎么來了……”

奔驰宝马修理厂 天津快乐十分技巧讲解 上海11选5开奖结果 走势图 稳定版pk10冠军人工全天计划北京pk10免费人工计划 辽宁快乐12软件下载 浙江20选5开奖结果24号 天津体彩11选五预测 浙江舟山体彩飞鱼开奖 上海11选五5开奖结果3D 江苏福彩快3遗漏 融凯配资 广东36选7开奖公告 股票大涨前要跌 中国股票指数基金 股票涨跌情况 黑龙江体彩十一选五新玩法 哪个股票分析软件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