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超級高手混都市 > 第九十七章 致歉
    主位上的老人們熱情的交際著,回憶往昔,暢談未來,每個人忙的都不可開交。

    韓之禮坐在朱如至的身邊,幾十年的老朋友了,不來不好,可是參加了這種商業味道嚴重的交際,韓之禮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想著難怪自己的家的丫頭不愿意跟自己出席這樣的場合,只因為來這里的人都是如此的無趣!

    想到自己的女兒,韓之禮忍不住笑了笑,年紀越大,就越覺得自家那小丫頭行事透露著睿智,就比如她從來都不跟自己參與這種交際場合。

    自飲自酌,韓之禮獨自一人也別是一番滋味。

    看著酒桌上的老頭子們在相互虛偽的客套,韓之禮作為一個看客,也是看的津津有味。

    前半生一直在爾虞我詐,現在退下來了卻又換成了一副相見恨晚的樣子,無非就是為了給自家留下一個善緣,在未來的某一天,不至于落到山窮水盡的地步。

    “韓老,您這一人自飲自酌有什么意思,我來陪你!”

    韓之禮在拼命給自己的碗里裝花生米的時候,有人端著酒杯走到韓之禮的跟前,韓之禮下意識的舉杯,但看清了來人,韓之禮又將舉起來的酒杯給放了回去。

    “你可比我還大上一歲,你稱我為老,我可受不起!”

    韓之禮看著來人沒有好氣的說道。

    “還有,管管你那個孫子,現在在我們學校門口愈發的囂張了,連我們的保安都敢打?真的以為我這個望海大學的校長是擺設?”

    “韓復來,你們韓家也算是名門望族了吧?有你孫子那樣的人,你家里的那些政客不覺得害羞嗎?”

    看到來給自己敬酒的人,從開始就沒有怎么說話的韓之禮突然打開了話匣子,滔滔不絕的數落著自己面前這個比自己還要年長一歲的韓復來。

    “同是姓韓,看到你那孫子的荒謬行徑,我都感到不恥!”

    “我那個孫子,行事的確是荒誕不經,這不才跟你家女兒發生點誤會,就吃癟了!我這次就是借著老朱這個機會,跟你道歉的!”

    韓之禮對著自己吐槽了一大推,一直都在站著舉著酒杯的韓復來卻并不氣惱,拿著酒杯主動跟韓之禮碰了一下,然后韓復來也不著急喝,微笑著等待韓之禮的回應。

    “你們家的人,都是這樣的不要臉!”

    韓之禮嘆息了一聲,還是將杯中的酒水給一飲而盡。

    “放心好了!知道你老來得女,對你家的語湘丫頭寵愛的不行,我已經跟韓家的上上下下都交代過了,以后一路對你家的丫頭開綠燈!”

    韓復來和煦的笑著,跟韓之禮碰過杯之后,之前的小誤會也算是告一段落。

    “我家丫頭可是不需要什么后門,我們這種家庭,人丁單薄,可也還算是光明磊落!”

    韓之禮看著韓復來,眼神中都是認真。

    “好好好!你們家光明磊落,那我們家改邪歸正好不好?”

    韓復來笑著說道,就像是在哄自己的弟弟一樣。

    跟韓之禮緩和關系告一段落,韓復來揮手招來自己的孫子,然后向著朱詩瑤她們所在的方向走了過去。

    “這……”

    有人看著韓復來帶著韓根基走向朱詩瑤她們那一桌,只是看著朱如至,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

    之前大家都已經互相試探過了,但朱如至已經給到了明確的暗示,小輩的交流就讓小輩們去交際,坐在這里的老家伙們就不要插手了!

    大家都遵守這樣的規則,放任家族的未來們自己去交際,不管是結緣還是摩擦,都是后果自負,可是這個韓復來是什么意思?尤其是當蕭金焱看到韓復來領著韓根基走向自己孫女的時候,連帶著蕭金焱的三個兒子,都把手中的酒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

    不過好在韓復來爺孫二人并沒有奔著朱詩瑤一桌的某個女孩,而是在兩個男人的身邊站定。

    這里沒有人知道向辰和姚妖是誰,只知道他們是朱詩瑤的朋友,但是這兩個人是什么身份,卻鮮為人知。

    “小友,之前你跟我孫子有些誤會,這次我們是來道歉的!”

    向辰和姚妖正在跟桌上的朱詩瑤和向陽爭搶食物,韓復來的突然出現,嚇了兩個人一跳。

    向辰和姚妖并不知道突然走到自己身邊的老人家誰是,但是老人身邊的年輕人,卻是才見過的。

    韓根基,之前還有過不痛不癢的摩擦。

    第一反應是以為韓根基這小子是來復仇的,畢竟打了小的來了老的是世界各地的光榮傳統。但韓復來開場就直抒胸臆,沒有試探,也沒有威壓,如此之坦誠,直接讓向辰和姚妖不知道該怎么招架才好。

    “呵呵!之前你們年輕人有摩擦,卻也不是什么死局,誤會消除了就好。我這個孫子面子薄,我就帶他來跟二位道個歉!”

    韓復來呵呵笑著,絲毫沒有覺得以自己的年歲給兩個年輕人道歉有什么不妥。

    “給!這是陪你的車!”

    自己的爺爺都拉下臉給自己作開場了,饒是韓根基心不甘情不愿,卻不能浪費老爺子給自己鋪路。

    將一輛奧迪的車鑰匙放在了向辰的面前,韓根基這回到是中規中矩,比第一次見面,少了許多驕橫。

    “你之前的車,雖然附和年輕人,但不上臺面,還是低調一點的好!”

    韓復來笑著,若是外人不知道此刻酒桌上的身份,一定都會覺得向辰才是韓復來的親孫子。

    “之前對不起了,是我有眼無珠。”

    見爺爺看向自己,韓根基連忙也對向辰說了一句。

    “老爺子,您怎么只對著他說話,人家萬一才是主角呢!”

    姚妖聲音嬌媚,看向韓復來的時候,眼神幽怨。

    聽到姚妖的聲音,韓復來哦了一聲,但看向姚妖的目光的時候,眼神中卻沒有任何不適。呵呵笑道。

    “我到是聽阿勇說過,有一個身手很厲害的少年讓他都覺得棘手,想來你就是那位少年吧?聽說當時你是奉老板的命令行事。”

    韓復來笑吟吟的說道,先是把姚妖捧到了一定的高度,然后又搬出了向辰,讓姚妖無話可說,又無法生氣。

    自然而然的落座,韓根基還有些不適應,韓復來卻是云淡風輕神色淡然。

奔驰宝马修理厂 威趣516棋牌游戏下载 澳洲幸运8开奖网站 什么叫胆码 股票交易平台 天地棋牌? 精准九肖十期中九期 资产配置基金 神来也麻将安卓版 旺旺平特一肖高手论坛 股票投资分析论文 武汉麻将七皮四赖实战心得 网上赚钱软件排行榜 股票做短线 手机有什么好玩的棋 海王2电玩城24小时下分 买涨停的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