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燃燼之余 > 三十四 神恩之劍
    本撒城中的斗技場,約有五萬人聚在此處,熱鬧的似將引發地震,貴族們穿著體面的衣裳,平民們盡量打扮得出彩,奴隸們在看臺的走道中穿過,販賣零食和啤酒。

    劍盾會的啤酒儲備富裕的不似在末世,仿佛永遠喝不完。平民和奴隸都買得起,可都上了癮,以至于錢包不知不覺間被撈空。

    我主動申請當裁判,卻被國王婉言拒絕,我很不解,像我這樣公平正直的、高貴純潔的圣徒,世上到哪兒去找第二個?說起武功與神力,這里更沒有人能與我相比。為什么不允許我充當仲裁者?為什么要破壞我動用黑哨讓彌爾塞取勝的計劃....

    不,我忽然明白了。

    國王要操縱比賽,那選出的裁判一定是他意志的延伸。

    黑,真的黑,太黑了。

    劍盾會的道貌岸然,內部腐朽,由此可見一斑。

    [嘀嗒小說 www.didaxs.info]比武場約籃球場大小,上方有個巨大的顯示屏,看不清比武的人可以通過這顯示屏觀看。據我所知,劍盾會的軍事訓練基地里是有內部網的,這顯示器也在網絡中,他們仍保留有上世紀的部分信息網絡,這讓我的宅男之魂大感嫉妒。

    一位美麗的女主持人,穿著美麗而莊重,卻讓人想將其脫掉的禮服,舉著話筒,高聲說道:“諸位,今天,十六位劍盾會頂尖的劍士,聚在我們的擂臺上。他們哀悼著偉大的鄧恩爵士之死,渴望著繼承他的榮耀,收獲九隱士之一的威名和權力,成為守衛我們的堅強護盾,成為令敵人喪膽的鋒銳長劍。看哪,他們就在那兒!”

    顯示屏上顯示了他們的頭像,彌爾塞、賈蘭、阿德曼、庫爾賽、博思泰特斯,以及等等雜魚。

    是的,請允許我略顯不敬,其他的名字都是雜魚。這并非是我的偏見,而是我經過觀察數據所分析得到的準確結果。這些雜魚注定是陪太子讀書的料,將來也只會成為權力游戲中的炮灰,我無需為他們的名字浪費口舌與記憶。

    我希望彌爾塞取勝。

    拉米亞指著一人說:“這個叫奧倫木的好年輕,好像比彌爾塞更年輕!”

    我起初并未留意這個奧倫木,看他的年紀差不多有六十多歲,我以為又是個垂暮老人,想不到他看起來最多十六歲。

    這人是個血族。

    主持人說道:“我叫韋斯特,我為大家主持并解說此次盛會,我敢保證,雖然劍盾會每年舉辦的比武會并不少,可沒一次能與此次相提并論。在國王的注視下,在八位隱士的注視下,在所有人民的注視下,勇敢的戰士們恪守騎士美德,為了至高的榮耀而放手一戰!”

    我想起哄,讓她別說廢話,但看在她是個可愛的小姐姐的份上,我忍住了。

    韋斯特說:“比賽規則很簡單,可以傷人,但不許殺人。當一方傷勢過重時,裁判會立刻終止比賽,以免出現人命。而當一方決定認輸時,也旋即分出了勝負。第一場比賽馬上開始!在我的左手方向,即將走出的,是劍盾會的出籠猛虎,劍盾會的暴力大劍,他名叫賈蘭·馬杜克,有人說,他在饑餓時,甚至會吃惡魔的肉而存活。他是戰士中的異類,他是愿意為劍盾會背上惡名的好漢,他沖刺百米需9秒,他一劍的威力高達1800,他的防御力甚至能抵擋坦克的碾壓,有請——屠夫!賈蘭!”

    她尖聲高呼賈蘭的名字,我看見那個兩米多高的巨人大步走出兩旁的門洞,他體型雄偉,五官猙獰,可卻表現得像是個哲人那樣平靜,似對這一切都看得十分透徹,他穿上劍盾會鎧甲,手持巨劍,在比武場中央等待。

    韋斯特又說:“我右手方向,即將登場的,是劍盾會的玉面郎君,一位非常年輕的伯爵。”

    是彌爾塞!

    韋斯特:“他和黑棺來的朗基努斯公爵師承一脈,毫不夸張地說,他也是天才中的天才。他正直而高尚的品德,為九隱士所尊敬。他的天賦與臉蛋足以迷住任何女士的心。嘿嘿,他是個高強的、機智的劍客,他是個光明磊落的君子,正因為這許多優點,他捕獲了鄧恩爵士女兒的心,帶著不容有失的使命而來。他沖刺百米僅需五秒,他一劍的威力高達一千五百,有請——玉劍彌爾塞!”

    玉劍,這外號真好聽。以我的顏值,為何不曾獲得如此美名?那一定是因為我太過強大,掩蓋了我的玉容麗色。

    彌爾塞手持三生神恩,走向他的敵手,看臺上女人的聲音尖得刺耳,男人們則發出沉悶的起哄聲。

    很正常,如果彌爾塞不是我兄長,而且我又不是位高權重的公爵,我噓他噓得比誰都起勁。

    韋斯特說:“雙方戰士齊聚,讓戰爭開始吧!”

    一陣讓人頭疼的吵鬧后,兩人擺開了架勢。賈蘭的劍足有一米五、六那么長,灰色的劍刃,似浸染著永不退色的鮮血。彌爾塞雙手握住三生神恩,豎著放置于身體一側。

    賈蘭冷笑,朝彌爾塞劈出一道念刃,彌爾塞立即以石杉還擊,碰撞過后,彌爾塞朝后退了數步,手在發顫,虎口流血。

    顯示器上顯示數值,韋斯特喊道:“儀器顯示,賈蘭這一劍的念刃強度為一千九百!喔!了不起!彌爾塞的念刃即使達到了一千五百,仍完全被他吞噬了。”

    拉米亞說:“他們如何憑空測量念刃強度的?”

    我說:“也許是那種特殊的單邊眼鏡,只要一看,就能判斷一個人戰斗力強弱,比如持槍的農夫戰斗力只有五。”

    賈蘭沖上前,一劍斜落,彌爾塞使出游櫻,避開了賈蘭這既廣且強的一劍。賈蘭身軀前傾,宛如山崩般壓向彌爾塞,彌爾塞朝后彈出,再度躲開賈蘭的重劈。

    賈蘭持續追擊,他的念刃好似重炮,好似落石,彌爾塞憑借精準的判斷,總能閃躲避讓。賈蘭威力巨大的念刃在靈巧的彌爾塞面前好似擺設。

    賈蘭知道這一點,他試圖靠近彌爾塞,憑借他攻擊力的威懾,以期擁有更多的選擇,更好的機會。

    彌爾塞并不主動發力,他在消耗賈蘭的力氣,這策略是正確的,賈蘭的狂攻猛打注定無法長久。

    賈蘭停步笑道:“在我遇到的敵人中,你不是第一個采取消耗對策的人。你的勇氣呢?你的力量呢?你的意志呢?你的尊嚴呢?你為了勝利,真的愿意放棄這一切?”

    彌爾塞答道:“不,但放棄部分又何妨?”

    “很好,我們是一類人,我曾經為殺惡魔,藏身于淤泥中。我曾經為逃避地獄獵犬,用尿液涂滿自己全身。長著小白臉的小子,我們都是明白人。我用我的屠殺建立了恐怖的名聲,讓敵人在我面前瑟瑟發抖,不戰自敗。但你顯然有恃無恐,對不對?”

    彌爾塞反問:“有恃無恐?”

    賈蘭說:“比武的規矩讓我無法殺你,我甚至不能割裂你這張臉,不能挖去你所有的指甲,不能閹掉你,不能將你零碎地切開....”

    彌爾塞凝視屠夫,說:“你讓我想起了瑟斯卡伯爵。”

    “是的,瑟斯卡,這老家伙,也是我的老朋友。啊,小子,你不知我有多懷念我和他在一起,動手將那些惡魔與罪犯干得嗷嗷直叫,他是個很懂得享受的兄弟。”

    彌爾塞厲聲呵斥道:“懂得享受?那是喪心病狂、卑鄙無恥的勾當!”

    賈蘭:“我這位老兄弟不明不白地死了,而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聽說你和他在一起行動,這里頭可疑的很,小子。”

    彌爾塞答道:“這與勝負無關。”

    賈蘭笑道:“是啊,這與勝負狗屁關系都沒有,我只是看你不順眼,小子!”

    突然間,屠夫沖向彌爾塞,他腳踏地得如此用力,地面陷了下去,他用驚人的速度靠近,遠遠超過測試之時,當他身在半空,陡然大叫著朝彌爾塞斬出了他那威力強悍的念刃。

    彌爾塞及時用三生神恩擋住,但聽得咔嚓聲響,彌爾塞向后摔出,我大驚失色,心想:“他斷了骨頭!雙臂都斷了!”

    賈蘭一腳踏住彌爾塞,用力往下踩,他將他的怪力用在腿上,這一踩足以令鎧甲變形,壓扁內臟,他笑道:“我只是單純想讓你下半輩子躺在輪椅上,小子!”

    彌爾塞嘴里噴出一口血,我急道:“誰誰誰!快制止這屠夫!”

    拉米亞說:“他不敢殺了彌爾塞!”

    我心想:“可萬一彌爾塞輸了,我上哪兒找下一個兄弟當公爵?”

    賈蘭將巨劍對準彌爾塞胸口,笑道:“均衡?快速?靈巧?我告訴你,小子,唯有絕對的力量才是絕對的贏家。”

    就在此時,彌爾塞驀然揮劍,那劍氣發出尖銳的鳴響,劃破空氣,激起白霧茫茫。賈蘭“啊”地慘叫,鎧甲被穿了個洞,前胸后背也同時被擊穿,他口中鮮血如潮,搖晃幾下,朝后躺倒。

    這一劍凌厲得無法阻擋,也遠勝過測量時的念刃。

    賈蘭掩住駭人的傷勢,慘聲道:“你....你為什么能....你的手...”

    彌爾塞說:“三生神恩能治愈傷勢,屠夫,你這類瘋子容易得意忘形,也容易把所有人當做待宰的羔羊,但實情并非如此。”

    賈蘭傷勢過重,裁判很輕易地判定他輸了。

奔驰宝马修理厂 宝博棋牌官网下载安装 单机麻将四人不联网版 深圳富贵乐园棋牌 2020年零九期开奖日期 英超联赛历届冠军 吉祥白城三打一手机版下载 印尼五分彩彩票 二肖二码今年大公开 白城乐喜麻将下载 广东25选5开奖结果 股票短线交易规则 四川熊猫麻将安卓版 黄大仙精准资料大全 中石油股票代码是多 永久免费游戏麻将 贵阳捉鸡麻将技巧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