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諸天之從新做人 > 第五百一十六章 忽悠小鳩鳩
    “慕容老先生,原來你……原來你……”鳩摩智滿臉震驚之色,饒是他修禪數十年,然而親眼看到一個原本應該死去三十年的故人就這么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他還是驚駭到語無倫次。

    何邪似笑非笑道:“明王風采依舊,老夫欣慰之甚。只是想不到你我再次重逢,會是在這樣的情形,當真令人唏噓。”

    鳩摩智此時已從震驚中恢復過來,聽何邪話中暗含譏諷,也不臉紅,而是仰頭哈哈一笑,道:“這里的藏書全部都是來自武林各大門派,小僧只是借閱一番,又何傷大雅呢?”

    頓了頓,鳩摩智也似笑非笑道:“倒是小僧若沒記錯的話,這里似乎并非貴府的還施水閣,怎么慕容老先生你也……”

    “怎么明王不知道,曼陀山莊已故莊主,乃是老夫的妻弟嗎?”何邪笑瞇瞇道,“這瑯嬛玉洞中的武學典籍,皆來自逍遙派的秘藏。而逍遙派的鎮派絕學有三,一是北冥神功,二是八荒六合唯我獨尊功,第三,便是明王所修的小無相功了。”

    鳩摩智聞言頓時面色一變,忍不住道:“莫非當年先生贈于小僧的小無相功,便是來自這里?”

    何邪笑呵呵看著鳩摩智,既不承認,也不否認。

    他故意把小無相功這件事說得含含糊糊,就是因為他也不清楚鳩摩智到底怎么得到這門武功的,而如今鳩摩智親口承認,看來此事是沒什么差錯了。

    “瑯嬛玉洞中最好的寶物已被明王得到,”何邪笑著道,“所剩者,都是些粗鄙不堪的雜書,不看也罷,明王以為如何?”

    鳩摩智面色一滯,旋即哈哈大笑,雙手合十道:“慕容老先生說的是,小僧在這里停留多日,發現這里的武功,的確大多不堪入目,多謝慕容老先生提點,既如此,小僧也就不在這里耗費光陰了。”

    說罷,鳩摩智面色一正,誠懇道:“慕容先生,當年一別,不久聞得先生病逝,小僧心痛萬分,不想先生竟是假死隱居,今日得以重逢,真是恍如隔世!”

    鳩摩智合十為禮拜了拜,這才繼續道:“小僧當年得先生贈送神功,悉心指點,苦練二十多年,方有今日成果。先生恩澤,等同再造,小僧一直銘記于心,時刻不敢忘懷!”

    這番話說得倒是誠懇至極,似是發自肺腑,看來鳩摩智的確對慕容博心存感激,一直想知恩圖報。

    這怎么行?得糾正過來!

    何邪欣慰點頭:“明王有心了。”

    “小僧當年聽先生品評天下劍法,認為大理六脈神劍應數天下第一,可惜無緣一見,引為憾事。”鳩摩智接著道,“小僧為達先生之愿,日前曾親至大理天龍寺借閱劍譜,只可惜……”

    鳩摩智說到這里,眼中不禁露出后怕的神色,哪怕過了一個月,鳩摩智一想到何邪那一劍,依舊遍體生寒。

    何邪故意問道:“可惜什么?”

    “可惜小僧學藝不精,略輸一招,無功而返,令小僧抱憾不已。”鳩摩智一副唏噓的樣子搖頭道。

    頓了頓,他看向何邪,疑惑問道:“慕容先生,你可曾聽說過有一門叫做辟邪神劍的劍法?”

    何邪“聳然變色”,失聲道:“天下第一劍?明王莫非已見過辟邪神劍的傳人?”

    鳩摩智眼中精光一閃,急促道:“慕容先生也以為,辟邪神劍才是天下第一劍?”

    何邪滿臉凝重點頭,沉聲道:“不錯!此劍曾在百年前的江湖上倏忽而現,又飄然而逝,猶如飛鴻踏雪泥,驚天動地后,卻再無音訊。即使是老夫,也只是聽過它的傳說而已,根本未曾親眼得見,甚至老夫曾經懷疑,這世上到底有沒有辟邪神劍。”

    他頓了頓,看向鳩摩智:“這是來自地獄的劍法,根本不該存在于人世間。此劍到底是否存在過,一直是個謎。是故,老夫當年和明王論武,也就從未提起過此劍。”

    鳩摩智聽何邪語氣中滿是慎重和忌憚,與有同感地深深點頭,道:“辟邪神劍……的確不該是人間的劍法。”

    “實不相瞞,小僧之所以在天龍寺無功而返,正是遇到了辟邪神劍的傳人。”鳩摩智肅然道,“小僧盡管勝了天龍寺上下所有人,但最終,卻惜敗于此人一招,總算是親身見識了天下第一劍的風采。”

    何邪故作驚奇,道:“傳說中見過辟邪神劍的人都死了,不想明王居然只是在此劍下略輸一招,只怕明王如今的武功,老夫已是望塵莫及了。畢竟若是老夫面對傳說中的辟邪劍,根本毫無把握活下來。”

    鳩摩智面不改色,雙手合十道:“慚愧,慚愧!”

    何邪心中好笑,故意微微沉吟一番,這才道:“老夫之所以在明王面前現身,其實也是聽聞辟邪神劍再現江湖,特有一事相托,既然明王認得辟邪神劍的傳人,而且和其交過手,倒是最好不過了。”

    “哦?”鳩摩智神色一動,“先生有何吩咐,但說無妨。”

    “吩咐不敢當,只是請求明王幫助罷了。”何邪道,“明王當知,老夫有一子,單名一個復字。”

    “南慕容,北喬峰,武林中何人不知,何人不曉?”鳩摩智笑道,“令郎不過而立之年便已名滿江湖,當真可喜可賀,慕容先生后繼有人啊。”

    “小犬無狀,不過小有薄名,便已沉迷于虛名之中,這些年來,只怕一身武功,不進反退,當真是孽子啊!”何邪一臉老父親的痛心狀。

    慕容復,爸爸疼你……

    鳩摩智微微一笑:“慕容先生望子成龍,只怕對令郎略有苛刻,令郎的大名,即使小僧遠在吐蕃也有所耳聞。”

    頓了頓,他問道:“莫非先生所托之事,和令郎有關?”

    “不錯!”何邪目光炯炯看著鳩摩智,“老夫有兩件事相托,老夫素知明王重諾守義,想必明王必不會令老夫失望。”

    鳩摩智肅然合十道:“慕容先生請講。”

    何邪心中一笑,小鳩鳩倒也不傻,就是不松口先答應。

奔驰宝马修理厂 足球直播360直播频道 多特蒙德德甲冠军次数 手机炒股app开发 四川金7乐视官网 平码加减计算公式规律 股票平台排行 网上棋牌怎么开 股票交易及竞价规则 星悦内蒙古麻将 35选7近500期走势图 意甲无插件免费直播 上海哈灵麻将app 快乐扑克怎么中奖 浙江快乐彩遗漏 最近股票为什么大跌 豪利棋牌的二维码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