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神話版三國 > 第三千四百二十一章 我最強了
    “這下可就麻煩了啊。”法正看著黑暗之中的婆羅痆斯城,面色有些難看,“沒想到居然還有這樣的秘術,不是作用于人而是作用于大地,以前還真沒有想過有這樣的運用方式啊。”

    “整兵吧,翼德,接下來可就是我的戰爭了啊。”法正起身對著張飛說道,而張飛爽朗一笑,拍了拍法正的肩膀。

    “我覺得你以后還是下手輕一些比較好,我的鎖骨快被你拍斷了。”法正咧嘴笑著說道,“還好我一早就覺得那是陰謀,早早的做了準備,順帶貴霜的做法給我提了一個醒,還能這么做。”

    “能來得及?”張飛朗笑著對法正說道。

    “當然,如果在以前,我可能還有些不太自信,但現在我可以保證,整個恒河中下游最強的謀臣,是我法正。”法正一甩衣袖,帶著三分傲慢,微微屈身對著張飛帶著笑道。

    “哈?”張飛大笑著說道,伸手就想拍法正,結果被法正閃開。

    “都說了,讓你別拍了,我骨頭都快被你拍的開裂了,我又不是李師和元直,我沒有那種鋼筋鐵骨。”法正沒好氣的說道,“我去啟用我準備的手段,你做好準備,我想想這話用子川的話應該怎么說來著,嗯,對了,我去給你開個至尊VIP。”

    張飛不解的看著法正,法正轉身擺了擺手,帶著自家的護衛就準備沖了出去。

    “對了,我出去調整我的后手,你這邊派人盯著婆羅痆斯的西門,這等大秘術會影響所有人的判斷,以拉胡爾的狀態,在確定這一秘術的效果之后,極有可能選擇直接開西門走正面。”法正臨走的時候對張飛招呼了兩句,“自信這種東西,很難說的。”

    “走西門嗎?”張飛摸著自己扎手的胡子,表示記下了。

    “如果對方真的走西門,那你就直接率領幽云騎直接出擊,那地方對方擺不開,大軍團指揮也不是無敵了,狹路相逢,拼的是勇力,城門洞子根本無法指揮。”法正揮了揮手說道。

    “我怎么感覺你說這話的意思是你短時間回不來?”張飛詭異的看著法正說道,“還有,我直接沖過去不是給孔雀送人頭嗎?”

    “安心吧,覺得我這種人會在這個時候跑路嗎?我會盡快回來的。”法正頭也沒回的說道,直接從營帳之中走了出去,“至于說孔雀,你去了就知道了,就剩下那么一點孔雀了,拉胡爾也得考慮。”

    張飛點了點頭,法正為人雖說有些吊兒郎當的意思,但對方在戰場上屬于極其靠譜的存在,張飛一直以來和法正配合的相當不錯。

    “去通知漢升,讓他做點準備。”張飛對一旁的傳令兵說道。

    別看張飛一副粗獷的外表,但有些時候卻異常的敏銳,法正哪怕沒有說的很清楚,張飛也明白大局朝著貴霜的方向在翻轉。

    “前后夾擊嗎?”張飛摸著自己扎手的胡子自語道,隨后咧了咧嘴笑道,說不定會是中心開花。

    這個時候感受到細微震動的董昭也給這邊發送了急報,問詢當前形勢,哪怕是離得遠,但這種淺層震蕩華氏城也能感受到。

    “李師和元直他們踩坑了,我沒去,這邊的震蕩更明顯,不過不算太致命,唯一的影響也就是神速狀態下的白馬義從,其他的問題不大,拉胡爾應該在很短時間之內就會做出判斷。”法正平淡的給董昭進行了回復,而收到回復之后董昭的臉都青了。

    什么叫做回復越短,事越大,說的就是法正這種情況。

    “不用給我回復了,接下來我要干個大事了。”法正最后回了一句就徹底掐斷了和后方的聯系,這個時候要做的就是全力以赴了。

    “伯機,隨我去之前駐扎的各個營地走一圈吧。”法正斷了后方的聯系之后,對著許定招呼道,而許定也沒有多話,扛起大盾,帶著兩隊護衛跟在法正的身后,沉默不言。

    法正快馬奔襲了確定了數個之前營地的位置之后,便停下了巡查,這個時候北側的婆羅痆斯已經爆發了火光。

    “果然有些來不及了,不過至少確定了我之前預留的手段并沒有出現大問題,上一次這么緊迫的時候大概還是在豫州年間吧,沒想到時隔多年,居然能再一次感受到這種悸動。”法正帶著幾分笑意說道,這么多年他可不是原地踏步啊。

    “走了,我們可不能再繼續浪費時間了,貴霜想要前后夾攻一個有準備的精通兵形勢的大軍團統帥的話,那還是去死吧。”法正眼中劃過一抹狠厲之光,這么多年過去了,誰還沒有個絕殺的底牌。

    拉胡爾的出擊計劃最后還是提前了,大地的震動讓拉胡爾瞬間明白了很多的東西,也反應過來這是針對關羽和白馬義從最正確的手段之一,同樣也瞬間明悟了自己接下來的正確操作。

    “沒想到,竺赫來這個家伙,壓著底牌到這個時候,居然真的打出了絕殺的效果。”原本神色陰郁的拉胡爾明白了這一操作的核心之后,面上陡然出現了一抹笑容。

    對于一個頂級的大軍團統帥,只要麾下還有十幾萬雄兵,那么不管對手是誰,他都搏一搏的資格,對于這種等級的將帥而言,除非是無準備的情況下遇到四圣級別的對手,打不過也是能跑的。

    故而在確定了援軍的方向,確定了當前整體的局勢,原本已經做好這一戰死戰為韋蘇提婆一世拼個未來的拉胡爾,又看到了翻盤的希望,好好的打幾場自己都滿意的戰爭,這是拉胡爾一直的渴望。

    “將軍,婆羅痆斯的城門被打開了。”斥候緊急用秘術通知營地之中的張飛,而張飛聞言扛起丈八蛇矛,直接從營地沖了出去。

    張飛一抖丈八蛇矛,明明沒有太用力,矛尖卻撕裂了空氣發出了炸響聲,張飛掃了一眼所有的本部精銳,沒有多余的話,一夾馬腹,當先一聲高吼,策馬沖了出去,“出擊!”

    八千幽云鐵騎在這一刻以張飛為鋒頭直指婆羅痆斯西門而去,比指揮比不過你拉胡爾,釘穿西門打巷戰,我張飛還能輸不成?

    根本不需要任何的掩飾,八千幽云騎踏地的轟鳴在數里之外就能感受到,月光之下,站在城頭上和尼蘭詹告別的拉胡爾遠遠的就感受到了張飛的存在,這種狂猛霸道的作風明顯有些超出拉胡爾的估計,不過這并不算什么太過嚴重的事情。

    “奧斯文,迪帕克,那個蠻子交給你們了,拖住一段時間,剩下的孔雀馬上就出來了。”拉胡爾大聲的下令道。

    【原來如此。】張飛嘴角上劃,之前他還不明白法正為什么那么說,可是等殺過來的時候,張飛就明白了過來,孔雀現在應該是在靠近城墻往出走的位置,而他張飛現在離得已經很近了,孔雀除非以小角度平射的方式才有可能命中他。

    可現在除非張飛逼近到城門洞的位置,否則,其他位置孔雀要射擊都難免被城墻阻礙,這么一來身在中后方位置的孔雀既沒有辦法幫忙,又沒辦法出來,只能卡在那里,看著張飛對于前軍發動攻擊。

    奧斯文和迪帕克對視一眼,面色都有些發黑,他們兩個都是半殘,全加起來大概有一個禁衛軍的規模,可現在這個時間,最能打的奧斯文沒有了太陽的加護,而迪帕克的王族游騎兵和幽云騎剛正面根本就是在找死,可左右看看,貌似也就只有他們了。

    “我先上!”奧斯文咬牙切齒的說道,沒有了太陽,他麾下的禁衛軍根本發揮不出來頂級軍團的戰斗力,面對張飛這種怪物,根本沒得打,可現在不頂上去,張飛一旦堵門成功,變成巷戰,那就算是拉胡爾也沒有太好的防守方案了。

    “走你!”就在奧斯文率領著騎兵朝著張飛沖過去的時候,拉胡爾直接朝天丟出了一發太陽,既然已經暴露了,那也就不用隱藏了,那這個玩意兒作為決戰的信號,通知援軍速來支援也不錯。

    “光輝永恒的祝福!”奧斯文狂吼著給所有的騎兵加持上了屬于自己的力量,麾下士卒的戰斗力明顯出現了提升,但是相比于張飛率領的幽云騎,差距不僅沒有變小,反倒還在拉大。

    “放箭!”城墻之上,大量的弓箭手瞄準張飛沖刺過來的方向飚射出無數的箭雨,而這個時候張飛根本不閃不避,直奔貴霜西門而去,相比于奧斯文和迪帕克,先打穿了西門,近戰宰了孔雀殘兵再說。

    “孔雀軍團最大的問題其實是他們坐騎的無畏天賦啊,至于借力的深度問題,其實并不難解決了,沒有了無畏戰象,他們也就是只是頂級禁衛軍,而不是流氓軍團。”張飛回憶著法正的話,而后雙眼發狠,“其實張將軍你天克孔雀的,只要你能殺到孔雀的旁邊,抵消掉無畏,一發桐油罐就可以了。”

奔驰宝马修理厂 股票交易平台 姚记棋牌娱乐 可以网上赚钱的软件 英超直播 星悦陕西麻将助手下载 3分pk10计划软 关于足球的游戏 安徽麻将 pk10冠军计划全天 篮球头像男生霸气图 上海麻将敲麻 三准三码 白酒股票下跌 广西手机棋牌开发公 四肖选一肖一码王中王 玩麻将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