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條狗 > 第1279章:緊張嗎?
    “你就是讓我上刀山,下油鍋,我都同意。”

    “你別扯淡,我信你個鬼,我不讓你上炕你都想辦法上來了,咱現實點,別說的那么幼稚,你也別油嘴滑舌的跟我倆,我要你一句很正經點回答。”

    何義飛立馬將煙扔掉,收起玩笑之心,很正色的說道:“你說!”

    “我不會讓你做一些你不喜歡做的事,但是在孩子面前你不許抽煙,在家里你要鍛煉,每天要跟我練毛筆字一小時,修身養性等……后續還要做什么,我都會告訴你,肯定是對你的內心,你的身體有好處的事,其它時間節點,我不約束你,成嗎?”

    “成!”

    何義飛想都沒想就答應了,這是為了自己的身體健康好,有什么不行的?

    直到后來何義飛才發現,答應容易,做起來真難!

    尤其是日復一日的這樣做,就會顯得很艱難。

    這就跟女人嚷嚷著為了好身材,穿漂亮衣服要減肥,卻每次看見美食之后都控制不了嘴是一樣的。

    “那好,我同意跟你回去,果老必須帶著。”

    “肯定帶著。”

    “嗯,沒別的事了,內個,你能接受我奶跟咱們住在一起么?”

    “能。”慕容小富婆說道:“但是我需要一個獨立的房間,也就是說我不同意的時候,連你都不可以隨便進入我的房間,雖然我們有了孩子,但要彼此尊重,在我不想的時候你不可以強求,否則我說走就走。”

    這就跟處對象一樣,隨時會分手,整的何義飛心里還挺虛的,就得想辦法對她好才行。

    “沒問題。”

    眼下自然是慕容雪小富婆說什么就是什么,先哄回去在說嘍。

    何義飛始終相信一句話,親人那是打斷了骨頭連著筋,眼下慕容小富婆的妹妹都已經嫁給y國王子了,慕容也跟自己生了孩子,他們還能怎么樣?他不信那個家族就會那么冷酷無情,為了區區的面子去犧牲慕容小富婆的性命。

    都是當爸爸的,說句最簡單的,就是給孩子一巴掌,自己心里都是疼的。

    這會要是知道女兒還活著,他不會高興?

    那是從母親身體里掉下來的肉,那是留著父親的血!

    回都市,沒事!

    這是何義飛的想法。

    何義飛只是想,到達張耀陽那個級別就已經是遙不可及了,連他都很寵溺自己的女兒,在往上就是沒有人性了?

    不可能的!

    何義飛不知道的是,像慕容他們這種大家族來說,有的時候為了面子,不得不犧牲掉性命的事屢見不鮮!

    兩個人在道上溜達了一會兒后,就回去了。

    慕容小富婆休息了,何義飛也回到夏屋,結束掉這個夜晚。

    ……

    結果,慕容小富婆卻難以入眠,何義飛他們來了之后,真好。

    第二天,早上四點多,太陽剛亮,這幫人就已經睡醒了。

    曹旺接了盆水在院子里洗臉,看著何宗保走出來以后,笑瞇瞇的說道:“干兒子!”

    “你叫誰呢。”

    何宗保手里拿著一把砍柴刀看了眼曹旺。

    “你呀,我跟你爸是好哥們!我認你當干兒子,你高興不。”

    曹旺臭不要臉的齜牙問道。

    沒想到何宗保特別的淡定:“不覺得。”

    “你爸還在里面是睡覺呢,你不去找他嗎?”

    在曹旺眼中來看,這小孩得知自己有爸爸以后肯定非常激動地跑進爸爸的懷里。

    “不去,我要去砍柴了。”

    說著,何宗保就走了。

    “這么小就砍柴?我靠,你是何家大少爺怎么能干這個活呢。”

    “我媽媽讓的。”

    何宗保哪里懂得什么是大少爺,只知道媽媽讓他干這個活,他就干,每天早上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娶砍柴,力所能及的砍柴。

    曹旺就是典型的操心命,不放心就跟著他一塊去了。

    “你看見你爸不激動么?”

    兩個人來到樹林之中,何宗保對著樹枝一頓砍,他就負責給撿起來歸攏到一塊。

    “不激動。”

    何宗保從小就是跟媽媽一起長大的,對父親肯定沒有什么感情,畢竟從他記事起,父親這個形象就在他心里沒有一絲形象,反而冷不丁出現一個爸還有點尷尬的感覺。

    “你小子倒是跟你媽媽一樣淡定。”

    對于宗保來說,曹旺沒由來的想到李連杰主演的那個電影,洪熙官的兒子洪文定。

    “沒什么。”

    “來,休息會,大早上就這么運動。”

    不一會兒曹旺就累的滿身是汗了,噗通一聲坐在地上。

    “也好。”

    何宗保也坐下來休息會,等下還要在砍一捆兒帶回家才行。

    “抽煙不?”

    曹旺發現這小子什么都懂,就給他一根煙試試。

    “這是什么?”

    “想要成為一個男人,這個東西是必備的!試試?”

    “是嗎?那我試試。”

    “咳咳,怎么這么嗆,好難受。”

    第一次抽煙的何宗保讓曹旺這個大禍害給坑夠嗆,小小年紀就給他煙抽,這也就是慕容小富婆不知道,知道的話得給曹旺的皮都扒了。

    “哈哈哈,第一次抽都這樣,我教你,應該這樣抽。”

    曹旺完美的示范一遍:“想辦法給煙吸進去,然后用鼻子呼出來,你會感覺超爽的,再試試。”

    何宗保學習的能力超強,曹旺僅僅說了一遍,他就學會了。

    “是這樣?很簡單嘛,沒意思。”

    “啪!”

    何義飛走過來,猛地就給曹旺一巴掌;“你大爺的,教孩子啥不行,教他抽煙。”

    何義飛睡醒后第一時間就是想找兒子,發現他沒在屋里,詢問過后得知跟曹旺兩個人來樹林砍柴了,便趕緊找了過來。

    這剛過來可好,就發現曹旺在教宗保抽煙。

    “哈哈哈,這孩子有意思,我喜歡。”

    曹旺哈哈大笑起來。

    “滾犢子,好孩子都讓你教壞了。”

    何義飛一把搶過何宗保手里的煙叼在嘴里的嘴里,隨即坐在何宗保的旁邊,瞇著眼睛問道:“知道我是誰嗎?”

    “知道。”

    “我是誰?”

    “爸爸。”

    何義飛一愣,這孩子竟然就這么輕而易舉的喊出爸爸了?原本以為他會很扭捏,萬萬沒想到如此大方的就喊出來了。

    “你……看著我不緊張嗎?”

    說實話,何義飛自己都挺緊張的。

奔驰宝马修理厂 四肖四码期期中 开元所有棋牌 捕鱼来了工作室思路 永利娱乐官方下载 股票历史走势图 幸运农场历史开奖 中潜股份股票行情 虚拟足球e球彩总进球数 终于知道四方河南麻将一直赢 香港6合宝典旧版手机版 宝宝温州麻将下载 可以提现的李逵劈鱼 开元棋牌官网登录 沈阳化工股票走势 网上赚钱的项目 不要钱的打麻将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