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寶典 > 第五百零四章 海盜天下 (三十四)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rqopwk.icu】    有力場防護的城堡地下密室,橢圓會議桌兩側坐得滿滿堂堂,莫露娜坐在最外側旁聽,她已經恢復了昔日高冷的神情,除了在父親面前,她一向以高冷女王的形象示人。

    雖然只是旁聽,莫露娜心里卻滿是激動,但是,在她冷漠的俏臉上,卻看不到絲毫痕跡,黑色燕尾服長褲套裝,金色短發,太陽鏡,鮮亮的紅唇,這些高冷的元素集合在她身上,仿佛與生俱來一般。

    能坐在今天會議桌旁的,都是新倫敦地區最有份量的人物,而在莫露娜進入會議室后,才知道,原來,有一支裝備了可以癱瘓機械戰警武器的突擊隊馬上就會對黃金海岸雪球俱樂部進行突襲,這支突擊隊有五百名武裝人員,同時,另外有三千名配備了癱瘓機警武器的武裝人員,將會對全城的敏感目標,如通訊站、市政廳、議會大廈等等發起占領行動,在今晚之后,新倫敦及北部地區將會宣布獨立,如果埃森爾政權沒有和平談判釋放所有在押人員的意向,戰爭將會不可避免的爆發。

    橢圓會議桌兩旁就坐的這些大人物,神態各異,有的滿是興奮,拿著香檳準備慶祝,有的則略顯緊張,不時吶吶自語禱告,又有的不動聲色,很難看出在想什么。

    “莫露娜小姐!”一名穿著警官制服的英俊男子彬彬有禮的對莫露娜微微躬身,又坐在了莫露娜身旁。

    莫露娜對他點點頭,男子是新倫敦地區另一個政治家族的成員,名字叫杰克,任職于新倫敦警察總署,是第三大區重案組高級督察,同時也是莫露娜的追求者之一,不過莫露娜對這名狂熱的追求者從來都是不假辭色,因為這家伙從來就是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偽君子,在長輩面前,謙恭有禮,而私底下,卻是陰狠霸道,做事不守規矩,在第三大區的混混痞子中惡名遠播。

    “快開始了吧?”杰克有些興奮的看了看腕上的古董表,這是一款復古的機械表,是上流社會身份的象征。

    莫露娜只是靜靜坐著,看起來極為平靜,只是不知不覺,她雙手已經緊緊抓住了衣襟。

    “開始了!”一個略顯威嚴的聲音響起,正是莫露娜的父親,會議室中,立時鴉雀無聲。

    在場的,幾乎都是各個政治家族的第二代亦或依附在這些政治家族龐大枝干上的政經軍界精英分子,可以說,正是這些人,統治著新倫敦市乃至北部地區的正常運轉。

    “咦,怎么沒信號了?!”有人詫異的問。

    其實,在莫露娜的父親迪恩莫魯索那句“開始了”起,一直和突擊隊保持著密切聯系的儀器便好似出現了問題,現在,干脆本來滿是雜音的儀器沒了聲息。

    旁側,立時跑上來兩個人調試,但是,卻怎么也接不通突擊隊指揮官的通訊器。

    “好像找不到他們的光腦信號……”兩名技術人員小聲嘀咕。

    “不對吧,迪恩,好像不僅僅是突擊隊吧?我們派出去的所有武裝人員,好像通訊節點都消失了?!”說話的,是一名肉山似的大胖子,被埃森爾解任的原新倫敦市議會的議員,他政治地位看似不高,但卻是迪恩莫魯索的同胞兄長,排行第七,迪恩莫魯索在十幾個兄弟姐妹中,是最年輕的,今年剛剛五十多歲,是已經四百余歲的莫魯索族長最小的兒子。

    莫露娜這位七伯父的話立時引起了騷動,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事情不會這么巧,不可能所有的突擊隊,近四千名武裝人員,同時光腦訊號失靈。

    迪恩莫魯索微微蹙眉,有些不滿的看了七兄長一眼,但畢竟七兄長比他年長百歲,他也不好多說什么,沉聲道:“大家靜一靜,我想,就算行動失敗,我們這些勇敢的士兵,也不會在同一時間全部被人制伏吧?我想,應該是我們新倫敦市區內,帝國留下的量子通信信道出現了什么問題,或許是空域中的基站應該檢修了,畢竟,從七年前,帝國拋棄了我們后,就再沒有技術人員來維護這些基站,也許,它們已經漸漸老化,很可能,以后我們再不能用光腦中的通信信道來互相聯系了。而且,它們的故障應該也干擾了我們士兵的通訊器。”

    眾人聽得紛紛點頭,這位前市長說得有道理,如果真是行動失敗,反而不太可能出現所有突擊隊員同時失去聯系的情形,而很可能是光腦通信信道的鏈接基站出現了問題,雖然說,這些基站理論上可以運轉萬年以上,但那是在有帝國技術人員維護的前提下,現今卻很難講了,出現什么技術故障,也沒人知道該怎么修理。

    不過,雖然這是一個壞消息,但總比突擊隊瞬間全軍覆滅來得好。

    在眾人議論紛紛之際,杰克也對莫露娜道:“偏偏這時候基站出現問題,真是倒霉,而且怎么搞的?光腦信號出問題,怎么還干擾到了通訊器?”

    其實紅云星上,在通訊技術方面,人們第一選擇還是各種通訊器,光腦之間的共享通信,只在很親密的朋友之間進行,這些突擊隊員,首先通訊器沒了信號,技術人員這才啟用光腦通信想找到他們,卻不想,他們的光腦信號也都齊刷刷消失,這卻是讓人感覺出師不利。

    聽杰克的話,莫露娜沒有回應他,而是看向了自己的父親,隨之她心中一沉,或許,沒有人比她更了解她的父親了,現今迪恩莫魯索的眼中,那深深的不安,令莫露娜立刻意識到,事情只怕不是父親解釋的那么簡單。

    “不對啊,為什么我們互相之間,光腦還是可以通信呢?”一名中年男子臉色凝重的問。

    “對啊,如果是特定波段出現故障?可是為什么我們的全部沒有問題呢?為什么幾千名突擊隊員,又都同時有問題呢?”另一人說著話,臉色越來越難看。

    “好了,我已經安排好了車輛,開啟了地下安全通道,大家準備離開!”迪恩莫魯索洪亮的聲音響起,顯然,這些問題他都考慮到了,在這短短時間內,卻是在幫所有人安排撤退的路線。

    “啊?!”杰克傻了眼,看向莫露娜,目瞪口呆道:“什么意思,行動失敗了,咱們的人都被抓了?!”

    莫露娜也不理他,站起身,快步走向父親,看著父親強作鎮定的樣子,她心中,同樣壓了塊沉甸甸的石頭,一種不詳的預感,不可抑止的涌上心間。
奔驰宝马修理厂 甘肃快3遗漏统计图 福建22选5几点开奖 体彩6十1几个才中奖 好彩1预测分析 000009股票行情和讯网 辽宁11选五推荐号码软件 精准三头六尾中特默认 今日美国股市行情 中国体彩山西11选五走势图 融可赢配资 青海11选五走势图结果 bb高低游戏玩法技巧规律介绍 下载六台宝典图库大全资料 目前股票大盘走势 重庆三分彩是合法的吗 福彩3d开机号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