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寶典 > 第四百九十五章 海盜天下 (二十五)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rqopwk.icu】    “紅云星和塞隆星,你有什么故舊么?”樂晨看向了奧德托。

    看起來,紅胡子是真的將這兩個星球作為了目標,奎風、勞爾、古費特更是茫然,奧德托緩緩搖頭:“這倒沒有。”

    樂晨笑笑,也不管他是不是言不對心,點點頭道:“好,如此我就去這兩顆星球附近走一走!打探一下它們的虛實。”又對葉蓮娜道:“你跟我走。”葉蓮娜自然要帶在身邊,短時間內,樂晨可不想任何人知道自己其實并不是黑章魚海盜團原本的成員。

    奧德托立時眼神一凜,他想說什么,但終于,只是深深嘆了口氣。

    樂晨又道:“我乘回歸號走,其余六艘艦船便留在此地。”又對奎風道:“同胞老哥,這六艘艦船就交給你了,你協助奧德托會長來考核招募船員。”看向勞爾道:“原本回歸號上的船員,都可以補充進這六艘艦船,黑章魚號,你來擔任艦長。”黑章魚號便是唯一的那艘重型護衛艦,也是黑章魚海盜團火力最強的戰艦,而回歸號不過是武裝運輸艦,聽到樂晨留下黑章魚號,甚至可以說是雙手送到了金星人手上,奧德托等人更是大為詫異,不過,他們也漸漸有些麻木,這位紅胡子海盜,顯然做事不能以常理揣測。

    樂晨便站起身,正想送眾人離開,突然又想起,笑道:“險些忘了件事。”

    奧德托等人的光腦頻道很快就收到了一條安全碼,隨之光腦信息中多了聯盟頻道,按照他們個人安全碼的級別,他們可以瀏覽眾星球同盟會的消息,奧德托毫無疑問是幾人中權限最高的,幾乎整個聯盟的大事件他都可以查詢,他隨之震驚的看向樂晨:“這,這安全嗎?”

    卻是剛剛的一條信息傳來,正是幾艘大型資源回收船正在光輝城的廢墟上作業,顯示是要將光輝城廢墟回收為可利用資源。

    樂晨笑笑道:“中海星就好在這里了,其本來就是周邊礦星的中轉基地,有著各種類型的采礦船和資源處理系統,不過唯一的缺憾就是不能生產礦船,所以這些礦船一旦被人俘虜,那用一艘便少一艘,看來等穩定了周邊空域,我還要盡快找到一處還能使用的重工基地。”

    雪蝶和勞斯萊斯號已經前去光輝城空域警戒,這些采礦船和資源回收機械安全自然無虞。

    樂晨不跟勞斯萊斯號行動,就是因為實際上,他只有和勞斯萊斯號分開,才能形成兩個強戰斗力的點,如此可以分頭行事,免得自己疲于奔波。

    在回歸號上,現今是青娥三十一和她的戰斗小隊進行一些基本操作,當然,大部分時間,這艘艦船都在智能系統操控下,因為這艘武裝運輸艦本就不是戰斗類型船艦,真遇到敵人,還要靠樂晨或青娥衛的個人力量來解決,所以,船員崗位滿編與否,根本無關緊要,沒有旁人在,樂晨和青娥衛行事反而不用束手束腳。

    按照常理,青娥衛也好,芥子世界的新新血族原力軍團也好,它們的力量下限,也能硬撼dda級別重型驅逐艦,但問題就是,包括青娥衛在內的這些新新血族原力武士,便是依仗特殊的以原力驅動的機甲雖然也尚不能突破光,所以,如果在短時間內不能將敵艦摧毀,那么敵艦是可以從容逃遁不但暴露了這些原力武士的存在,甚至敵方戰艦強大指揮官經驗豐富的話,其完全可以在遠距離對這些原力機甲武士展開攻擊,說到底,真正艦群與艦群的戰役級較量,機甲原力武士固然可以大放異彩帶給敵人毀滅性的打擊,但若己方沒有任何高等戰艦支援,僅僅靠原力武士自己的力量來妄圖和星艦艦隊抗衡,那無異于癡人說夢了。

    所以,有樂晨或者勞斯萊斯號在,青娥衛也好,其他新新血族原力武士也好,可以對敵方艦只盡情出手,因為勞斯萊斯號不說,便是樂晨,自也有神通可以禁錮敵方艦只,實在情勢危急,芥子世界中的蝮蛇巨獸更不是吃素的。

    但沒有樂晨或者勞斯萊斯號,以現今樂晨劫掠的這幾艘所謂的“戰艦”,自然遠遠達不到可以配合支持原力武士和高等星艦抗衡的程度。

    現今,在金星也好,中海星也好,樂晨便是一個原力武士也沒有留下,金星且不說,樂晨甚至將黑章魚的海盜船全部留給了他們,也給了他們反抗的機會,甚至樂晨做好了幾擒幾縱的準備,令他們明白,任何反抗都是徒勞便可。

    至于中海星,樂晨更不放在心上,僅僅幫皮羅準備了一處安全屋,令他處于絕對安全狀態,不管中海星叛亂幾次,就算皮羅政權都被推翻,反手便去撲滅便是,其每次叛亂,抵抗組織的精英便會被抓獲一批,久而久之,其反抗力量自然消耗殆盡,只是不知道中海星的牢房,關不關得下潛在中可能數以百萬計的抵抗分子。

    實際上,若不是擔心這片星域的人類價值觀已經扭曲,樂晨都不準備給皮羅安全屋的。

    因為按照帝國法律,死刑是被嚴格禁止的,殺俘等等更不存在,當然,這種法律真正得到貫徹的是包括母星人類在內的帕瑞納德十大種族,適用的范圍為十大種族的公民階層,十大種族對異族,并不引援該條律法,處死異族的情況并不罕見。

    因為帝國統治種族怕過萬類,很多種族有其自己的倫理道德,所以,在很多土著種族星域,便是虐殺都可能是一種習俗,帝國法律中禁止死刑的條例在這些星域以及對其它異族并不生效。

    因為從不會處死自己的族人而對異族的生命卻沒那么珍惜,十大種族的批評家們不乏經常批判自己所在種族是虛偽的道德捍衛者,實際上存在著根深蒂固的優越感和種族歧視,以高高在上的宇宙統治者自居,是掌握了霸權卻偽裝成紳士的法西斯。

    而日衛星域,幾乎全部是母星人移民,就是那些批判家所說的這種情況了,通常來說,十大種族社會包括母星人社會,都會自認自己的文明程度更高,在日衛星域陷入混亂之前,帝國法律包括其道德觀自然深入人心,便是動亂初期,叛軍也好,政府軍也好,自也難見殺戮現象,但現今卻不同了,尤其又是因為皮羅是海盜扶持的傀儡政權,他若被抓到,只怕憤怒的激進分子真的會處死他,因為布朗議長時期,早已經打破了死刑的禁律,被他處決的敵對勢力成員可不在少數。

    雖然樂晨在宣布成立恢復和平與秩序眾星球同盟體之時,已經重申將會恢復帝國法律下的秩序,其中,自然包括嚴禁的死刑,但令同盟體下各個星球居民重新變成道德優越感十足的“紳士”群體,顯然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而先,就是同盟體武裝力量會如何做,至少樂晨已經下令中海星,嚴禁處決抵抗分子,最高刑罰重新恢復為不得假釋的永久囚禁。

    至于金星,樂晨都不必理會,便是反抗,也是奧德托率眾集體宣布獨立,他們自己之間,就算生分裂,有某些政治勢力在奧德托反叛自己時會投靠自己博取在金星上的權勢,但想來血腥的報復不會存在,因為奧德托奮斗的目標,本就是恢復昔日帝國統治下的秩序,他雖然是獨裁者,但自幼在帝國文明教育下,某些思想已經根深蒂固,說起來,現今帝**星人說到對同胞施行死刑,就好似自己在地球上說起以前的凌遲等等殘酷刑罰,都是同樣的痛恨和覺得難以接受。反而是戰爭中的折損,民眾尚能理解,不過現今戰爭中的死亡率,原本已經低到了微乎其微的程度,帝國標準戰艦之間的對轟,能真正摧毀對方的情況很罕見,只是隨著十大種族的分裂和異族的叛亂,各種異族星艦登上歷史舞臺,這使得平叛戰爭中的死亡率比以前高出了許多,當然,這些死亡率,更多的時候是異族對異族,雇傭兵對雇傭兵。

    而如金星、中海星這等處于戰爭混亂之地卻以母星人為主體的殖民星,才是真正認識到戰爭之殘酷的母星公民,這種情況也很罕見,大多數星球,城頭變幻大王旗便可,生活并不會受到太大影響,但偏偏日衛星域近鄰戰爭最激烈之區域,自由叛軍聯盟和帝國瑪法星際艦隊展開拉鋸戰,誰也奈何不得對方,使得附近一些星域秩序崩塌,變成了海盜及某些不知名武力集團的樂園。

    胡思亂想著,樂晨也看到了奧德托臉上的迷惑,顯然,今天一條信息比一條信息令他驚訝,尤其是看到自己竟然大搖大擺放出了資源采集船,全不怕海盜亦或一些偽裝成海盜的武裝集團一樣,這自然令他驚訝無比。

    而如果能恢復采礦業,這片區域再聯成一體互相交換資源,那么,樂晨所言的這個星球同盟還真的會出現良好的展,甚至,如果不被外界打擾,就算恢復到帝國秩序崩塌前不太可能,但維持各個星球生態安全不再惡化甚至出現良性的改變,顯然大有希望。

    但是,恢復采礦業,這怎么可能?就算滿打滿算,黑章魚也沒幾條船,如何衛護采礦船的安全?

    奧德托等人,心中全是迷惑,不過面前這紅胡子海盜,又真的給了他們太多意外,就說突然說暫借金星一千噸原液,這可不是小手筆,所以,他應該不是瘋子在瞎胡鬧。

    幾人望著樂晨,所思各不相同,但任誰也知道,這紅胡子,真有些莫測高深了。

    “你們就拭目以待吧!”樂晨也不解釋,微笑著,出了逐客令,須臾之間,幾人便被傳送回了金星。8)
奔驰宝马修理厂 黑龙江p62开奖结果今天晚上 贵州11选5定位走势图 股票配资平台 河南快3遗漏 上海天天彩选4基本走势图 山东群英会预测顺一推荐 内蒙古十一远五一定牛 极速赛车技巧论坛 甘肃快3遗漏号查询表 2019股票软件下载排名 楚天风彩30选5开奖 北京十一选五遗漏爱彩乐 河北彩票快三开奖结果 新粤彩100网七星 大乐透最后投注时间 吉林快三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