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寶典 > 第四百七十六章 海盜天下 (六)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rqopwk.icu】    樂晨很快就知道一百噸原液和兩噸原液到底有什么區別了,就在他乘坐穿梭機將裝在酒杯大小的密閉容器里的原液送到金星地表上時,來接收的那名星球衛隊將領,眼神里恨不得殺了樂晨的樣子。

    “扣除暴雷號往返的消耗,這是剩下的1噸原液,請點收!”樂晨揮揮手,穿梭機機艙內,一臺承托著原液容器的自動機械車慢慢駛出。

    那星球衛隊的將領,瞪著樂晨,目光中直冒火星。

    樂晨訕訕的有些尷尬,心下也在抹汗,正因為他對原液消耗沒什么太多的概念,所以真的差點做個大大蝕本的買賣,來往中海星,以輕型護衛艦的消耗來說,需要1噸左右原液,這還是因為中海星距離金星極近,不過一刻鐘路程,若再遠一些,2噸原液還不夠其往返的能源消耗。

    當然,這些數據是比芙莉模擬計算得出的數據并向他匯報,至于勞斯萊斯號本身,極為特殊的能量循環系統,使得其曲速行駛消耗的能量完全可以通過艦船上數十萬原力武士產生的某種變量的平衡來抵消,這艘超級亞種母艦,從理論上來說,簡直完全可以探索這浩瀚宇宙的盡頭。

    勞斯萊斯號名氣不小,所以樂晨將自己這艘“海盜船”命名為暴雷號,免得被人聯想,至于其往返中海星的“消耗”,若是自己不扣除的話,可不顯得自己另有企圖么?

    “好了,好了,總算不虛此行!”奧德托笑了笑,說:“最起碼,我們癱瘓已久的星球收割機可以恢復幾個小時的運轉,若不然,這些即將成熟的小麥,真的全部要我們用鐮刀手動收割了!現在看的話,我們只需手動收割三分之一的面積。”

    樂晨咳嗽一聲,老臉難得有些熱,現今什么年代了,竟然還要手動來割麥子?開什么玩笑?可說起來,哪怕自己討價還價,多要一噸原液,這問題也就解決了。

    “可是,總統先生,所有的地基炮臺,都需要補充能量……”那名星球衛隊的將領小聲嘟囔。

    奧德托揮了揮手:“不要和我說這些?咱們從天上到地下,數百萬數千萬的機器、系統都需要能源補充,沒有能源,我們和野人沒什么區別!但是,我作出過承諾,這次交易來的能源,優先補充給農業部門!”

    衛隊將領低下頭,不敢再說。

    奧德托又看向樂晨,說道:“我們還有幾億噸的糧食和蔬菜儲備,但是,我擔心如果你一趟趟頻繁去交易,量太大的話,對方壓價會更狠,不過,我還是希望你能再走幾趟,爭取交易來十噸原液,因為我們的倉儲設備,如果再不恢復能量供應,所有儲備的物資都會出現問題。”

    樂晨微微點頭,“好,我就再去幾趟。”

    奧德托搖搖頭,說道:“如果我們得到充足的能量供應,每年糧食產量超過二十億噸,但是現在,產量越來越低,今年看樣子,能不能破億噸都是個問題,我們又有一億人口需要供養,所以,每年能交易的糧食有限,如果找不到合適的渠道售賣,我們的日子只會越來越艱難。”

    樂晨點點頭:“明白。”說起來,以前金星的居民必然舍不得食用這些天然農副產品,但是現今,沒有能源,合成食品工廠便不能開工,何況,用天然農副產品交易回來的原液被壓價太狠,生產合成食品的成本卻是高于金星農副產品的售價,如此金星居民們只能用自己星球的產品作為主要的口糧,如此可以交易的糧食又會大大減少,交易回的能源越發少,很多農莊的自動機械系統不能正常開工,半人力半機械,產量又會大大減少,這是個無解的死循環。

    “一切都拜托你了!”奧德托嘆口氣,拍了拍樂晨肩膀。

    樂晨微微一怔,看了眼奧德托,好似接觸幾次后,現今奧德托漸漸有些信任自己了,或許是自己骨子里,還是做不來海盜吧。

    “我這就裝載第二批貨物。”樂晨點了點頭。

    ……

    不到半天時間,樂晨往返中海星了六次,第二批農產品,樂晨從皮羅那里拿到了3噸原液的“高價”,第三批蔬菜,則交換到了4噸原液,第四批農產片,還是3噸原液成交,但到了第五批農產品,皮羅便說什么也不肯再加價,又以2噸原液成交,第六批農產品,同樣是2噸原液。

    樂晨估摸著再送一船去的話,或許皮羅就該再次狠狠往下壓價了,是以便就此作罷。

    如此扣除暴雷號的“損耗”,金星方面得到了9噸原液,奧德托愁眉稍展,言道倉儲系統在一個月內應該能勉強維持運轉了。

    而現今樂晨也終于明白奧德托為什么要招募海盜與虎謀皮了,因為金星的農產品利潤微薄,貿易商人根本就不肯來,如果再不能和外界交易,金星各種生態系統的崩潰也只是時間問題了。

    “辛苦你和你的弟兄們了!”在荒野中,接收了最后一批原液后,奧德托拍著樂晨的肩膀開懷大笑。

    隨之他深深看了樂晨一眼,說道:“并不是我不想再倉儲中心和你交易,你知道的,在我這個位置,就算我相信你了,但也要在下屬們面前,表現出對你的警惕。”

    樂晨笑了笑,心說你現在也不可能真的信任我吧。

    奧德托隨之又笑道:“好了,你們都辛苦了,現在,你和你的兄弟們應該輕松一下,我們的首都,美女很多,酒更是美味,都是天然農產品自釀的酒啊!”說到這兒的時候,自嘲的笑了笑,又伸開手,整個星球的三維地圖慢慢在他手掌上浮現,他另一只手撥弄著三維地圖,笑道:“你們想去哪兒?薩特灣?這座海濱城市可是旅游勝地,風景迷人,紅燈區發達;還是新南極……”

    樂晨打斷了他的話,笑道:“總統先生,我的船員已經習慣了在船上生活,所以,總統先生只需要安排我們四人即可!”說著話,指了指身后雪蝶及那兩名變形為女悍匪的青娥衛士。

    “你還是不相信我!”奧德托盯著樂晨。

    樂晨微微一笑:“正如總統先生所說,這不是我相信不相信你的問題!”

    奧德托盯著樂晨看了一會兒,又哈哈一笑:“你說得對!”手掌一握,三維地圖消失,再張開時手心有了四枚小圓球,“你們四人每人一顆戴在身邊,從現在起,金星所有城市,你們都可以隨意游覽。”

    一名青娥衛士走上來接過圓球,又呈給樂晨。

    見樂晨拿著圓珠打量,奧德托笑道:“你放心,只是定位裝置,沒別的功能,但是,你們如果丟掉它,安全中心能夠察覺的。”

    實則青娥衛士早已經掃描過其功能并向樂晨匯報,確實如奧德托所說,只是一種貼身跟蹤裝置。

    樂晨點點頭,便將手里小圓珠輕輕放在了手背上,小圓珠立刻緊緊粘住了他的肌膚,平素不太激烈的動作,卻是甩不掉它了。

    見樂晨舉動,雪蝶及兩名青娥衛也都照葫蘆畫瓢,將圓珠放在手背上。

    奧德托打量著幾人,似有意似無意的一笑:“老弟,你御下很嚴啊,可不像一般的盜匪。”

    青娥衛雖然裝扮成了彪悍女匪,但若說叫她們角色扮演,這卻是帕瑞克螳螂人怎么都學不來得了,在樂晨面前,她們仍和以前一般,樂晨自不在意,由得她們,畢竟就算身為海盜,身邊有兩名忠心耿耿的侍衛也不算太出格,尤其是這帕瑞納德世界各種黑科技極多,以前和平時期有帝國法律約束還難見到,現今卻是什么妖魔鬼怪都出來了,如自己身邊之青娥衛,在外人看來,誰知道這兩個女匪是不是被洗腦成了傀儡?

    若是青娥衛來得多了,各個都對自己如此,那看在奧德托眼里才是大問題。

    樂晨胡亂琢磨著,說道:“那處農莊我很喜歡,還是安排我住進那里吧。”

    “沒問題,當然沒問題。”奧德托打量著樂晨,若有所思的一笑:“老弟喜歡田園生活,看來心性善良,以前只是誤入歧途罷了!”

    樂晨笑笑:“也許吧。”拱拱手道:“您先忙,我到處走走!”

    “好,好!”奧德托一笑,做了個請的手勢。
奔驰宝马修理厂 幸运快三导师计划反着买 北京pk拾开奖查询 江西快三推荐号码推荐 配资炒股的账户 广东快乐10分预测资料 炒股交流平台 龙祥秒秒彩 辽宁35选7技巧 广西快乐双彩走趋图 山东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加拿大快乐8是正规彩票吗 福建体彩11选五走势图 内蒙古快三推荐预测 掌上淘股吧股票论坛 贵州快3几点结束 创幻股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