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寶典 > 第一百七十五章 絕山風云 (六)
    艦橋上,寧妃、大胡子船長等一眾人臉色凝重,監視器光屏上,是厲王爺微笑的臉,他還是那樣的雄岸威武,就好像剛剛做了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他的聲音和以前一般親切:“寧小姐,老厲不遠萬里來接你,為什么不跟我回家?何必呢,鬧成現在這樣!你看啊,你名叫寧妃,是注定要真的給老厲我做妃子的!”

    寧妃俏臉滿是寒霜,冷聲道:“厲雄!你這個為虎作倀的奴才,背叛自己的族人,害死冬叔,我就算死,也不會放過你!”她雙目滿是怒火,顯然對厲王爺已經恨極。

    厲王爺還是一臉溫和的笑容:“寧小姐,你這話就不對了,耶羅人早已經成為歷史,你太狹隘了,在這茫茫宇宙,我們母星人在異族人眼中又何分你我?當今之世,正是我帕瑞納德母星人最危險之時,費伊爾星系之變你也眼見,區區費伊爾人的叛亂,已經令各異族蠢蠢欲動,帕瑞納德其余九族更有離心,如果我母星人尚不能團結一致,只怕滅族不遠矣,寧小姐,若母星人衰亡,皮之不存,耶羅人又如何獨善其身?”

    說著厲王爺又笑起來:“所謂想恢復黃種人昔日榮光的羅人街,實在是帝國的毒瘤,我雖也是黃種人,是耶羅人,但為了大義,有談何背叛族人?只是想不到,本以為寧小姐來此聯絡您的上線,卻不想,原來寧小姐在貴組織中是頗為重要的人物,這些上線卻都是您的上線,您孤身涉險,看似是貴組織安排在我身邊的一個小小聯絡人,卻原來是掩人耳目,支援我種種都是您發號施令,來此不過是傳達命令而已,想來,您是在我身邊仔細觀察我,值不值得貴組織栽培,現今,可有了結果?”

    寧妃冷冷道:“厲雄,你只是一個卑鄙的小人,你會后悔今日所作所為的。”

    厲王爺再次笑起來:“這卻怪了,從你口稱‘冬叔’的屬下那里拿到的材料,貴組織對我還是極為看重的,評價我為曠世奇才,輔助光腦具有S級指揮能力的超強統帥,也就是說,我具有和母艦智腦完美融合的能力,在我指揮下的母艦,能發揮出百分之二百的戰力,便是整個聯邦帝國,也并不是所有的母艦指揮官都有我這樣的天賦,對吧?”

    寧妃冷哼一聲,絡腮胡船長怒道:“厲雄!你放著絕頂天賦卻去做奴才,真是可惡!可悲!”

    厲王爺仍是一臉微笑:“我早說了,帝國的繁榮昌盛才是大義,復興耶羅人的榮光,看起來口號很動人,但終究不過是為一己之私而已,若任由你們這種思潮在耶羅人中蔓延,令得帝國動蕩,受苦的,還是貧苦人!”

    寧妃冷笑道:“厲雄,收起你的大義吧!你不過是胸無大志的鼠類,帝國萬世一統,很好嗎?聯邦早已經死了,科技停滯不前,窮人愈窮富人愈富,萬萬億奴隸貧民供養著尸位素餐的所謂人上人,聯邦早已經不是以前的聯邦,帝國的制度,也早就陳腐落伍,現今,它只是茍延殘喘,早晚會被歷史的火光付之一炬!”

    “寧妃,你還真是個天真又可愛的娃娃!”在厲王爺身旁,慢慢走出一個人,一名金發藍眸的中年美男子,只是高挺的鷹鉤鼻令他看起來極為冷峻。

    “我是來自瑪法中心星的赫多爾!”鷹鉤鼻男子手撫胸口,微微施禮。

    厲王爺微笑道:“赫多爾男爵仁慈有愛,寧小姐,你若投誠于他,必然會得到希康大公的特赦!”

    赫多爾也微微一笑:“希康大公對結社組織一向寬容,寧小姐只需誠心悔改,自然能得到寬恕。”

    聽到這里,樂晨心中疑惑終于得到了印證,原來,寧妃是羅人街重要人物,偽裝成聯絡人只是為了近距離觀察厲王爺而已,而厲王爺,在得到羅人街組織扶持的同時也出賣了羅人街,這赫多爾男爵,自然是來自皇室中敵視耶羅人的集團。

    實際上,所謂復興耶羅人的羅人街組織并沒有被帝國官方宣布為非法組織,而現今看,意圖鏟除這個組織的皇室保守勢力卻是一直在秘密行事,派出赫多爾男爵來此的希康大公顯然就是皇室保守勢力中的一員,當然,羅人街和皇室中保守勢力的爭斗,從來沒有被官方證實過,但毫無疑問,皇室主流不參與不鼓勵也不禁止保守勢力的行動,實質上是一種默許,而毫無疑問,羅人街組織的力量當然無法與皇室中那些仇視耶羅人的大人物相提并論,所以他們只能在暗中行動。

    眼前的一幕,就是經典的羅人街組織被皇族保守黨發現并順藤摸瓜要摧毀羅人街某星域組織的戰例,羅人街組織,全面位于下風。

    厲王爺和赫多爾在金港灣空域及叛軍星域當然不會大搖大擺駕駛戰艦前來,但是一艘武裝運輸艦,寧妃這方的超小型運輸艦便根本沒有可能有機會逃脫。

    所以,厲王爺的微笑發自真心:“寧小姐,降下護盾吧,勛爵先生已經答應,不會為難你。”

    寧妃蹙眉沉吟著,說:“好!”

    厲王爺剛剛會心一笑,說道:“如此……”話音未落,在他面前光屏上寧妃的影像突然消失,瞬間變成了那袖珍運輸艦的圖像,接著,便見那袖珍運輸艦猛地船身一傾,便向不遠處一顆橘黃色行星直沖而去。

    運輸艦中,被突如其來的超載啟動帶來的船身劇晃,樂晨險些摔個滾地葫蘆,當然,這是他刻意收斂原力的緣故。

    這艘超小型運輸艦,在突然引擎超載下,其重力平衡系統自然不似大型艦只那般穩定,在它船身翻滾下,有一瞬令樂晨產生了頭下腳上的感覺。

    而顯然,寧妃剛剛一直在拖時間,實際上卻是和大胡子船長暗中溝通進行逃離的部署,不過,這種超小型運輸艦雖然可以在極為有限的時間進行超光速飛行,但其啟動超速引擎進行空間跳躍前準備需要相當長的時間,而這種前奏是必然瞞不過厲王爺的艦船探測系統的,所以,寧妃和大胡子船長,最后選擇的是令飛船直接降落行星表面,在那種環境惡劣有各種輻射干擾的行星上,或許才能逃過厲王爺的追蹤。

    而距離最近的,便是這顆橘黃色星球了。

    “轟”一聲巨響,樂晨一個趔趄摔倒,艦船上各種警報聲響起,卻是剛剛被對方武器擊中,但其卻已經如流星墜落,好似斷線風箏一般旋轉著,直直的向那橘黃色星球墜去。
奔驰宝马修理厂 下载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图 福建体彩31选7中奖新规 广东十一选五第一位预测 股票k线图图解分析案例 海南4 1个位分布图 黑龙江快乐十分中奖号码 推广网赌赚佣金犯法吗 天津快乐十分预测 幸运快三导师 上证指数怎么算的 东方财富股票融资买入的步骤 北京福彩快3app 股票指数详解 吉林股票期货配资公司 贵州快三开奖号 11选五北京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