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寶典 > 第二十二章 繼承人 (中)
    一秒記住【筆♂趣÷閣 www.rqopwk.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在抵達吉爾港之前,樂晨很突兀的收到了一條莫名其妙的請求鏈接通話的信息,通話的另一端隱匿了身份信息,陌生人之間的聯絡,這是一種很不尊重很不禮貌的行為了,通常來說,這種來電,很多都是垃圾信息,光腦會自動拒接,但是,現今樂晨心煩意亂,光腦也采集了樂晨的情緒,自然得出了這段時間任何來電都有可能包含重要信息的邏輯結論,是以,這個請求鏈接,還是被送到了樂晨意識中,交由樂晨親自處理。

    樂晨也就下意識接通,面前立時跳出了一個年輕人的頭像,在淡淡白色光幕中,他的臉龐棱角顯得更為倨傲,嘴角掛著一絲不屑,“龍九,在吉爾港下車,我送你去見你老爹。”

    這個年輕人,正是火家風頭正勁的年輕子弟火烈,說完,他便結束了通話,就好似,樂晨根本不值得他多說一個字。

    樂晨皺了皺眉頭,想也知道,自己也好,龍胡子也好,現今在火烈眼中,估計和喪家犬一般。

    在那廢棄礦星上的,自然是被驅逐逃亡的龍胡子。

    樂晨隨即便想聯系龍胡子,可是,仍然找不到他光腦的信息,這也可以理解,現今龍胡子在逃亡中,為什么藏匿在一顆廢棄的礦星中,只怕正是因為這顆礦星輻射嚴重,也形成了隔絕各種能量信號的電離層,這樣,敵人也不容易尋到他。

    幾個小時后,列車停靠在了吉爾港。

    樂晨領著四名藍星奴隸下車,很快就被兩個黑衣人接到了電磁車中,一路飛行,駛入了一處太空船停泊站,又匆匆登上了太空船,這艘太空船隨即彈回和停泊站對接的通道,緩緩駛離。

    這是一艘不怎么起眼的運輸艦,很快便進入了超速空間飛行。

    樂晨被安排在了一間客艙內,四名藍星奴隸則被趕去了低等水手們活動的甲板區域。

    運輸艦的黑色外殼上,有火焰綻放的標記徽章,顯然這是火家的運輸艦,艦上的軍官,對樂晨態度談不上不友好,但卻帶著一種居高臨下的倨傲,樂晨心下明白,這自然是因為在他們眼里,自己是得到火家庇護才能生存的喪家犬身份。

    樂晨被安排居住的艙室也很簡陋,應該只是低級軍官的標準,樂晨剛剛進艙室,火烈便再次來電,他滿臉的鄙夷:“接到你了?那就好,本來還以為你們龍家有骨氣,底蘊足的很呢,就是不愿意和我火家合作,結果呢?你們龍家自己人就打起來了,被貴霜人一支小艦隊搞定,真是笑死人了,笑死人了!”

    顯然,火烈一直以來應該負責對龍胡子游說,結果被貴霜人打了個措手不及,他自然心中不忿,也更為瞧不起龍胡子,就更莫說,龍胡子的這個紈绔兒子了。

    樂晨沉默不語。

    “你們龍家還有一次機會,不過我想,希望不大了,我勸你,乖乖和我堂妹解除婚約逃命去吧!等我火家和貴霜人談好了條件,你想逃也來不及。”

    火烈冷哼著,顯然也不認為自己泄露了火家意圖和貴霜人妥協的機密,眼前這有名的廢物紈绔,就如行尸走肉一般,和阿貓阿狗沒任何區別,也改變不了任何事情,便是再隱秘的機密,被他知道也沒有一點關系。

    火烈說完,再次切斷了通訊,樂晨只是靜靜不語。

    ……

    荒涼無比的星球,到處都是濃濃的黃煙,就好似從星球地殼中散發出來一般,在樂晨被傳送下來的一瞬光腦已經自動開啟了能量罩,隔絕了濃郁的有害氣體。

    沙塵暴好似無時無刻都存在,遠方黃色云團下,那正席卷一切的沙塵暴好似正向這邊緩慢移動,實則,它的時速應該超過了數百公里。

    幾艘太空船歪歪斜斜的停泊在沙漠中,有的受損嚴重,受損部位不時發出噼啪的火光。

    看太空船的標記樂晨便知道,這是龍家艦隊幸存的船艦,而通常來說,現今帝國的太空船很少會停泊在行星上,尤其是其中還有武裝艦只,也只有逃難的情況下,戰艦才會躲入某些輻射嚴重的星球躲避追蹤。

    樂晨快步走過去,隨即,一束白光罩定了他,令他變成了點點晶光。

    下一刻,樂晨出現在了戰艦的傳送室,傳送室中,十幾名軍官圍上來,他們有的白發蒼蒼,有的魁梧彪悍,但此刻,都是滿臉的悲憤,齊聲喊著,“少爺!”“九少爺!”“九公子!”

    “老帥呢?”見到是這般情形,樂晨心里咯噔一下,立刻升起不妙的預感。

    軍官們,全部沉默了下去。

    “九少爺請跟我來。”一位白發蒼蒼的戎裝老者打破了沉默。

    這位老者,喚作風大祖,曾經是很有名的海盜,追隨龍家很久了,好像也有兩百歲年紀,一直對龍家忠心耿耿,便是龍胡子,也尊稱他一聲“兄”。

    “風叔……”樂晨想說什么,風大祖擺了擺手,轉身走在了前面,樂晨只好跟上。

    一間空蕩蕩的艙室,樂晨被領進來后疑惑的看著四周,風大祖慢慢從懷里摸出一只銀色盒子,雙手鄭重遞到樂晨面前,等樂晨有些茫然的接過,他便轉身走出了艙室,艙室門,也無聲無息的合攏。

    樂晨看了眼這只銀色盒子,是一種全息留言設備,樂晨點了下按鈕,一道光束射出,很快四周景物變幻,變成了全息模擬的景象,茫茫沙漠中,全身是血的龍胡子躺在一處沙丘旁,看起來,應該就是在這顆星球上。

    “小子,你能看到我的遺言,說明老子這時候已經死了!”龍胡子聲音有氣無力的,卻還是那般粗野。

    “你安全回來了,也一直沒信息給我發過來,交易進行的很順利吧?不順利也沒關系,你小子以后肯定比老子強!”龍胡子突然劇烈咳嗽起來,大口大口的鮮血噴在他的絡腮胡上,旁邊立刻有人跑過來想勸阻他繼續錄音,但卻被他推開,這種全息影像,可以自動屏蔽旁人,除非這些人出現在留言人貼身距離內。

    “仇,你能報就報,老子當然希望你將來能出息了,能給老子報仇,把那些狗娘養的貴霜人腦袋給我擰下來,小六子和你六姨那個賤貨,就給個痛快吧!”

    “你報不了呢,老子也不在乎,不要為了報仇送了你的小命,照顧好你十四姨,你好好的活著,好好的……”說到這里,他再次噴出口鮮血,立時劇烈喘息起來,旁邊很快圍攏了一幫人,有人在哭喊,其中,很多便是在傳送室等待樂晨的軍官,而龍胡子,好似再也沒力氣驅趕他們。

    “啵”一聲,周遭光幕散去,錄音由此而絕。

    樂晨怔怔的站著,仿佛他能看到,這一代梟雄就此隕落時的落寞與不甘。

    說心里話,對龍胡子,樂晨并沒有什么感情,便是曾經九公子對龍胡子的恨意,現今在樂晨淬煉之下,也早已經消失,可是,這個特立獨行的軍閥,臨去時的囑托,這一幕幕畫面,便如一根刺,扎入了樂晨心中某個極為脆弱的部位,甚至,令他想起了很久很久之前,這些年來,那些同樣從他身邊消失的親人、朋友。(未完待續。)
奔驰宝马修理厂 上海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上海时时乐电脑版开走势图 福建省体育彩票十一选五 哪个炒股平台好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技巧 河内五分彩开奖结果不一样 买股票网上开户 我要贵州快三开奖结果 股市开盘时间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一定牛 股票融资 的杠杆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查询 甘肃11选5开奖结果 上海体彩大乐透11选五 青海快三今日预测 简述股票价格指数的含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