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寶典 > 第二百七十八章 奇變
    早晨樂晨從靈府中漫步而出時,只覺神清氣爽,美美睡了一覺之后,這些日子的疲乏好似一掃而光。

    當然,因為身處嫁夢術的玄奧狀態,樂晨并不是真的進入了夢鄉,但卻也令大腦所有細胞停止了高速運動有三四分鐘,可以說是一種假死的狀態了,現今醒來,精神卻是前所未有的旺健。

    彩鸞跟在他身后,昨晚按照規矩,她睡在了主人寢室的外間,露易絲和雪倫本來倒是沒這樣的想法,但是聽彩鸞說了東方奴仆的規矩后,兩人便也每人搬來一個軟榻,三個小丫頭都擠著睡在了樂晨寢室外間那不大的空間里,令樂晨醒來時苦笑不已。

    彭小敏和莫林,也不過經歷了三四分鐘的黑夜而已,現今又被樂晨置于了金梭之上,對他倆而言,這十來天的時間倒沒什么難熬的。

    樂晨手輕輕一拂,靈府縮小收入須彌芥,他主仆四人也落在了金梭中。

    “主人,我感覺,那個方向,好像有什么東西召喚我!”露易絲突然滿臉奇怪的伸出纖美玉手指向了一個方向。

    雪倫輕輕點頭:“是的,我也有這種感覺。”

    樂晨微微一怔,站在金梭舟首凝目望去,當他雙目變成金色時心中一動,好似因為深眠的原因,此時再看此處天地,便似有了些不同。

    遠方,仍然是黃澄澄的沙海與天共一色,但是,隱隱的,好似有兩團巨大黑影在天邊朦朦朧朧的影像,就好像,兩座高聳入云的山峰。

    “是有什么東西,我們就坐金梭過去吧。”樂晨說著話,手往下一按,金梭立時化作金虹疾馳前行。

    彭小敏和莫林眼中,提升了兩百倍速度的金梭外,根本看不清任何景物,只見一團團黑影在金梭外掠過。

    至于從黃沙深處躥出的一只只散發著強大氣息的魔物,她兩人更是毫無察覺。

    現今黃沙深處,一只只躥出的魔怪大多是半步金丹氣息,便是金丹真人在此,在這數百數千魔物圍攻下只怕也討不了好,但樂晨神識催動下,金梭風馳電掣,在一只只魔怪來不及反應前便已經遠去,只是金梭能量凹槽內的靈石靈氣,也在瘋狂消耗著。

    前方,那兩座高聳入云的山峰漸漸在樂晨眼中清晰起來,卻令樂晨瞿然而驚,卻見這兩座巍峨聳立的山峰,聯袂而立,一座,是巖漿沸騰的火山,冒著濃濃黑煙,便是其整個山體,好似都有火紅巖漿在其上流淌;而另一座山峰,卻是白雪皚皚,冰峰陡峭,令人一眼望去,便好似刺骨冰寒撲面而來。

    這樣兩座山峰,一座冰山一座火山,都是連綿萬里,但最高峰卻好似肩并肩倚天矗立,畫面既華麗又詭異。

    終于到了這個世界的中心了嗎?樂晨長長吁出口氣。

    就在這時,他身側的露易絲和雪倫,突然齊齊驚呼一聲,隨后兩人便如同被什么強大無比的恐怖力量抓住,“嗖”的飛出金梭,以肉眼不可及的速度向那兩座山峰投去,樂晨只一眨眼,兩人身影已經消失不見。

    “怎么回事?”樂晨臉色大變,要知道金梭的速度已經是平日的二百倍,便是金丹真人騰云,也絕對沒有這般快速,而抓走露易絲和雪倫的,到底是什么東西?

    “嗡”的長鳴,正急速飛馳的金梭突然停頓,便如虛空中一只大手突兀的伸出,抓蚊子一般輕輕松松的捏住了它。

    然后,樂晨便覺一陣失重感覺,身子向外栽出,嘭一聲,摔在了黃沙中,身邊又嘭嘭嘭摔落三人,正是彩鸞和彭小敏、莫林夫婦。

    一陣地動山搖,幾人便覺頭昏腦漲踉蹌著險些摔倒,眼前景物變化,四人出現在了一座石室中,黑黝黝的巨石墻面,看起來,古老而滄桑。

    樂晨神識探出,便即一驚,這是一處極為古老的結界,其空間已經有些崩塌。

    身上篆文銅錢傳遞而來的信息,令樂晨有種感覺,他是可以借著篆文銅錢離開此處結界的,但樂晨沒有動,他只是仔細打量著這片狹小的空間,不到逃生的最后關頭,他絕不能暴露自己最大的底牌。

    “樂晨,怎么回事?”彭小敏驚訝的問。

    樂晨嘆口氣,他已經從那嫁夢的玄奧狀態跌出,和彭小敏、莫林夫婦終于時間同步了。

    “我也不知道,有人,或者說某種東西?抓走了露易絲和雪倫。”樂晨心中很急,但他強迫自己頭腦冷靜下來,回想著這幾日的一幕幕。

    露易絲和雪倫都說過,有什么東西在呼喚她倆,抓走她倆的,就和那種呼喚有關吧?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彩鸞緊緊握著小拳頭,眼里全是不安,但是她不說話,不敢打斷少爺的思考。

    彭小敏和莫林同樣默然,夫妻倆都知道,這種境況她倆根本幫不上忙,看著樂晨閉目沉思,只能對望一眼,互相傳音商議起來。

    石室墻壁,突然有波動傳來,樂晨目光旋即一凝。

    卻見石壁上,漸漸凸出一張人臉輪廓,看發髻,是一名年老的婦人。

    “眾等志心朝禮,南天七宿解厄延生,今有燭照、幽螢上道星君歸位,證無上靈尊之果!”老嫗石像吐氣開聲,冰冷的聲音,散發著滄桑和古老的氣息,沒有一絲喜怒哀樂和感情波動。

    樂晨微微一呆,忙躬身道:“前輩,我那兩位朋友……”

    老嫗石像卻已經慢慢隱去。

    樂晨隨即苦笑搖頭,這老嫗并不是什么生靈,應該只是上古亦或遠古年代的某種禁制,被觸發了而已。

    聽老嫗之言,對修行略通一二便可知道,好似是露易絲和雪倫獲得了什么傳承,而且這傳承還很了不起的樣子。

    但是樂晨卻微微蹙眉,總覺得哪里不對勁。

    突然,樂晨臉色一變,心中,那絲和露易絲、雪倫兩人的心靈感應雖然已經被什么力量屏蔽,但好似,隱隱約約的,能感覺到露易絲和雪倫都極為痛苦,她們想對自己訴說什么,但卻被一種玄奧無比的力量阻止,甚至她倆的生命本源氣息,都在慢慢變得虛弱,作為奴島之主,樂晨極為清晰的感覺到了這一點。

    立時,樂晨的眼睛瞇了起來,這傳承,只怕不是什么好路數。

    ……………………………………………………………………………………………………………………………………………………

    今天有點瑣事,實在沒時間,只能先欠一章,明后天補上(未完待續。)
奔驰宝马修理厂 排列3技巧规律 3d缩水过滤工具app 招商证券理财平台 2020年第9期开奖日期 股票开户数据 辽宁快乐12推荐号 中原风釆22选5走势图 广西11选五5开奖走势 什么是股票融资 查安徽快三基本走势图 资产配置5大类 天津体彩十一选五 七星彩杀号360彩票 陕西陕西快乐10分助手 黑马屋股票论坛 福建快三搜定18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