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寶典 > 第二百三十一章 佐敦現身
    當整個小島都變成黑夜一般時,樂晨微微皺起了眉頭,顯然,這座血奴島有禁制,而且,佐敦能夠操控一部分,不然這種改變天地之威,便是金丹老怪也勉為其難的。

    當然,便是不在這小島上,佐敦要現身也肯定是在夜晚,說不定,還會選月圓之夜,所以,和在這小島上也沒什么區別。

    樂晨一邊加快了祛除克莉絲汀體內血毒的速度,一邊放開神識,默默做著準備。

    百余丈外,突然出現了一條人影,那是一個極為英俊的西方青年,臉上掛著邪邪的微笑,然后,他身子一閃,便到了距離樂晨幾十丈的距離。

    此時,樂晨早就心念一動,白骨夫人便如鬼魅般到了那英俊青年身側,但它的骨劍還沒刺到那英俊青年身前,卻見那英俊青年手掌一劃,便如切豆腐一般劃過了它的脖頸,白骨夫人的頭顱骨碌碌落地,隨后便被那英俊青年一腳,軀干也被踢出了十幾丈外。

    樂晨眼神猛地一凝,心中警兆升起,他的身子立時化作殘影消失不見,就在他剛剛坐的位置,那英俊青年手掌堪堪從他殘影的心臟部位穿過。

    “你逃不掉的……”英俊青年話語里帶著一絲譏刺。

    已經遠在幾十丈外的樂晨臉色猛地變了,那英俊青年的聲音有些飄渺,不知道來自何方,而樂晨想鎖定他的氣機,卻根本做不到。

    在白骨夫人被他一掌便切掉腦袋后,樂晨心中已經凜然,白骨夫肉身何等強悍?便是那圓月中的沙力克公爵也奈何不得,現今卻禁不住這英俊青年隨手一擊,那只能說明,這英俊青年,身體之強橫,已經遠遠高出了沙力克公爵一個層次。

    所以,樂晨當下便已經決定用五雷術、玉凈瓶發出自己最強一擊。

    但偏偏,卻鎖定不住他的氣機,這些術法便施展不出,這就是境界上的差距。

    樂晨猛地腦海里冒出一個令人恐懼的念頭,親王,這是一名血族親王,而且是堪比半步金丹最巔峰狀態的血族親王。

    “你不是佐敦?”樂晨努力的鋪展開自己神識,想發現敵人的蹤跡,同時,臉色陰晴不定的問。

    “誰說我不是佐敦的?”那略帶譏諷的聲音再次響起,“你不遠萬里自己來送死,卻不知道我是誰?哈哈,哈哈……”

    樂晨手掌猛地一揚,但隨即面色巨變,本來引誘對方說話便是想鎖定他,但心念剛動,對方的氣息又已經消失。

    “嘭”,胸口突然遭到重重一擊,樂晨口吐鮮血飛出,而一瞬間,一團黑霧如影隨形的追上他,一雙冰冷的利爪在他身上也不知道劃過了幾百幾千次,“砰砰砰砰砰”,樂晨便如沙包一樣在空中被人連續重擊,身后也不知道撞倒了多少棵樹木,“蓬”一聲,重重的摔在泥土中。

    眼前血光彌漫,一團血霧噴在了樂晨臉上,樂晨便覺自己六識被這團血霧污染,卻是什么術法想施展都已經力不從心。

    “東方修士!”英俊青年出現在了樂晨面前,臉帶譏諷看著無力躺在泥土中的樂晨,“你叫樂晨是吧?”

    樂晨身子已經血糊糊一片,甚至,臉上都被利爪抓的稀巴爛,只有一雙眼眸,不屈的望著對方。

    “艾桑城青龍會會主的學徒,天機組黃金小隊成員,筑基高階修士,你以為,你來到倫敦就能橫行無忌了?你以為,當初你和圣濟會簽訂協議說要對付一名血族公爵,我會不知道你的目標是我?”英俊青年的嘴角,露出玩味的笑容,就好像,貓在戲弄爪下的老鼠。

    顯然,他對樂晨的底細都盤查的清清楚楚,而且,他就是佐敦。

    “想不到,原來你就是當年那個華夏警察的兒子,你比你的父親還要愚蠢,他為了不做血奴,寧可開槍自殺,你呢,卻是不遠萬里給我送來高階筑基修士的鮮血……”

    佐敦,再次得意的笑起來,“沒錯,你的父親就是被我逼死的!”

    “啊!”樂晨突然狂叫一聲,猛的跳起,一拳狠狠轟擊在佐敦的胸口,佐敦猝不及防下,被遠遠擊出,當他嘭一聲又直挺挺站立起來的時候,臉色已經微微變色。

    樂晨瘋狂撲上去,雖然他的六識被血族秘術暫時玷污,但是,他還有強悍的身體,他瘋狂的一拳拳擊出,不顧已經慘遭重創的肉體在他全力施為下已經根本跟不上修補他肉身的速度,他的全身皮肉寸寸綻開,鮮血汩汩淌出。

    佐敦親王臉色終于有些駭然,神情也變得凝重起來,他的身影很快消失在虛空中,便是比樂晨強悍了數倍,他也不愿意和這個受傷的野獸硬拼,但虛空中,他的利爪不時出現,在狀若瘋狂的樂晨軀體上留下重重一道創傷。

    樂晨身上的血肉一片片被撕開,他很快變成了一個血人,隨后,那虛空中的利爪漸漸變成重拳,一拳拳轟擊在他身上。

    當樂晨再次砰然倒地的時候,他的軀體已經不能說是人類的身體了,便如一灘血泥,毫無人形的堆積在了泥土中。

    佐敦親王的身影慢慢閃現,打量著樂晨,他再次譏諷的笑起來:“你越來越令我驚喜了,修煉成強大肉身的修士,你的血,對我來說,是最佳的補品!”

    樂晨血液器官之金色,好像只有樂晨內視才能看得到,便是佐敦親王,也并無察覺。

    佐敦親王只是微笑打量著他的獵物,嘴角露出古怪笑容:“你知道,我為何能從公爵進化成親王嗎?那要感謝你親愛的母親了,我后來才知道,原來那被我吸食了全身血液的女子是那自殺警察的妻子,也就是你的母親了!”

    佐敦親王望著漆黑天空,又可惜的搖搖頭:“本來,我是想將他們全帶回來的,那一年,東方具有亞伯品質的血脈開始蘇醒,他們散發的氣息我便是在大洋彼岸,都有了強烈的感覺,因為我,繼承了始祖的皇族血脈,繼承了始祖的一切!”

    “亞伯,在我們西方神話傳說里,被上古血族始祖該隱所殺,實際上,不如說他的血液品質,是我血族最優等的血奴,在東方,同樣有這樣的人群,你父親,你母親,都是這些人里的一員,被我始祖抓來血奴島的所有血奴,同樣都具有亞伯血質,在你們東方,這些人,又被稱為本氣同根,你們現在不是已經啟動了將有可能具有這種血質的人移民到一號星球的計劃嗎?”說著,佐敦冷笑兩聲:“他們這些人對我血族大有裨益,難道,對那些外界修士就沒有什么特異作用嗎?我倒真想看看,東方修士是不是比我血族更卑劣,我們雖然將他們轉化為血奴,卻可以令他們擁有更加健康的身體,更加悠長的壽命,那些卑鄙的東方修士,卻只會索取,不會給他們任何回報!”(未完待續。)
奔驰宝马修理厂 吉利德科学公司股票 广东福利彩票快乐十分奖金 st股票涨跌幅度 腾讯体育女篮直播 甘肃11选5任五推荐 贵州11选5乐选玩法 体彩排列五近15期开奖结果 怎样玩股票入门 北京11选5遗漏数据 一分彩在线人工计划网 山东11选5开奖的什么 股票涨跌逻辑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视频 南京配资公司哪家好 甘肃11选5开奖结果 时时彩彩票ios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