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寶典 > 第二百一十八章 一生伶仃
    失蹤十年的曹家三小姐回家了,這條重磅消息一時震驚了整個香港,雖然曹家人竭力低調處理此事,但那些街頭小報還是充斥著各種曹三小姐的八卦新聞。

    在港城某個破壞的小公寓里,此時,有一個頭發花白的小老頭也正翻看著一份八卦小報。

    陰暗燈光下,客廳里狼藉一片,茶幾上到處都是啤酒罐,小老頭怔怔看著沾滿油漬的小報,眼神里,有一絲回憶,一絲悲哀。

    隨即,他狠狠的向嘴里灌了口啤酒,又被嗆得大聲咳嗽起來。

    手機鈴聲響起,他接通,話筒里,是柔弱的女音,帶著幾分尷尬幾分無奈:“家康,我要晚點回來,公司的要求,今晚必須參加廣告商的晚宴……”

    小老頭眼里悲哀之色更濃,但他只能深深的嘆息,“知道了……”

    “你,你九點,一定要來接我啊,在VT……”女子說完,有些慌亂的掛了電話。

    小老頭呆呆的,好久好久,才慢慢把手機放下。

    目光,又投注到那張小報上,他多么希望,這十幾年來發生的一切只是一場夢,所有的事情都回到十幾年前的原點,回到三姐還未變得更為孤僻古怪,她和自己那位好友也沒有失蹤之前。

    小老頭嘴角漸漸露出苦澀笑容。

    這時,外面有人輕輕敲門。

    “房租明天就有了,李大哥,不和你說好了嗎?”小老頭慢慢起身,臉上皺眉好似又深了幾分,嘆著氣來到了門前,伸出酒精麻醉下總是顫悠悠的手撥開里面門鎖,慢慢拉開了門。

    “李大哥,明天,明天我太太就出糧了,我沒騙你,你就等一天,就一天……”小老頭謙卑的懇求著,頭慢慢抬起,隨即,就一呆,說到半截的話戛然而止。

    門外,站著一個十八九歲的少年,一身深藍色休閑運動裝,眉目臉龐,是那么的熟悉。

    小老頭呆了呆,詫異道:“你,你是?”當年那位好友,也可以說是幫扶了他一把的貴人,音容笑貌,他無論如何也不能忘記,可是,面前少年不可能是那個好友,要說是那貴人的子嗣,年齡又太大了,當年,沒聽說那貴人已經有了孩子啊?

    “家康,你這是……”樂晨見到面前小老頭吃了一驚,雖然心下早有準備,但還是沒想到曹家康落魄至此。

    來之前,他簡單了解了一下曹家康的近況,當年,曹公去世后,曹家最主要的產業都按照曹公遺囑被大公子繼承,不過曹家康也同樣繼承了價值十幾億的資產,但可惜后來他投資失敗,且在香港幾次金融動蕩中他幾乎每次都站在了歷史的對立面,損失慘重負債累累,幾年前,不得不宣布破產,而他的妻子李韻詩,現今挑起了整個家,在外面跑穴拍一些廣告,賺錢為他還債,其實她都快四十歲的人了,卻進入了模特圈,無非是因為她曾經曹家小少奶奶的光環,令廣告商也好、公眾輿論也好,有種獵奇心理,所以,還算有一定的市場需求,但想來,日子也會越來越不好過。

    若不是聽聞曹家康的境遇比較糟糕,樂晨也不太可能會來見他,但此刻見到曹家康,雖然有一定心理準備,卻也沒想到他落魄如斯,房租都快交不起,而且,整個人,蒼老的好像五六十歲一般。

    “你,你好像我一個好朋友……”曹家康呆呆的,有些失神的打量樂晨。

    樂晨微微頷首:“家康,我就是樂晨,你沒看錯。”

    曹家康不敢相信的看著樂晨,想說什么,卻不知道該說什么好,好一會兒,他用力掐了掐自己大腿,疼的皺了皺眉,他這才確定,不是在做夢。

    樂晨咳嗽一聲道:“我看起來變化不大是吧?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套句時髦的詞兒,算是逆生長吧!”

    曹家康腦子一片混沌,突然,他驚訝的看向樂晨,問道:“難道你失蹤和我三姐失蹤有什么聯系?所以,你們又一起出現了?”

    樂晨不想在這個問題上多做糾纏,也早過去還要撒謊的心態,嗯了一聲道:“你可以這么理解,不過過去的事就別提了,倒是你,很多事我都聽說了,不過你也別太在意,人這一生,本來就是起起伏伏。”

    看著曹家康,樂晨現今才明白為什么當年自己看他面相得出了“年壽高起如鯉魚,山根細小準頭垂,骨肉無情睛露白,一生衣食主伶仃”的批語,判他一生空忙碌,最后一無所得。

    偏偏他算是自己奴仆宮里的緣分,算是自己的朋友,所以,自己當時百思不得其解。

    現在看,當年的批語卻是應驗了,只是以自己當時之能,也只能看到這個地步了,自己現在的修為,做什么事情影響人的運勢的話,凡俗的神算,根本不可能預測到,包括十幾年前的自己,同樣斷不了曹家康遇到現在修為的自己,以后會發生何等變化的命運。

    “啊,你,你進來坐……”曹家康驀然回神,但接受了面前之人確實是樂晨之后,他現在最想做的卻是將樂晨拒之門外,自己回到房間里躲起來,以后,再不要見到他。

    只是,禮貌上他不能這么做,何況,見到當年的老友,他卻又想和老友大醉一場,忘掉所有的一切。

    現在的他,心情復雜的就好像打翻了五味瓶,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

    樂晨卻是擺擺手,說:“算了,我就不進去了。”將一張紙箋塞到了曹家康手里,“剛剛你賬戶里,我轉了兩億多美金,這是憑證,這些錢,應該足夠你還清債務解除破產令了。”

    曹家康一呆,震驚的看向樂晨。

    樂晨笑笑道:“這錢是三小姐的,她獲得法庭承認取消了死亡宣告后,也得到了一部分應該屬于她的財產,曹家老大,畢竟不能做的太過分,而她呢,這幾天將所有股票基金、不動產全變賣了,這些錢她決定全留給你,說十年之后,這些曹家人看來看去,你算矬子里拔將軍,是所有人里勉強還能看著不惡心想吐的,所以這錢,她決定留給你。”

    這話是曹三小姐的原話,樂晨此刻回憶,嘴角也不由露出一絲笑容,當年曹三小姐對曹家康是那么的刻薄,但是,實際上,在曹家人里,偏偏曹三小姐就對他還算有些情分。

    “這,這怎么行?三姐她剛剛回來,我,我不能收……”曹家康幾乎要落淚了。

    他看到了那些小報連篇累牘的報道,知道三姐拿回屬于她的部分財產不容易,三年前,也就是三姐失蹤七年后,大哥和幾個兄妹馬上迫不及待的向法庭提出宣布三姐死亡的申請,因為香港法律規定,失蹤七年后才能從法律意義上宣布死亡,而三姐沒有任何繼承人,所以,三姐被宣告死亡后,曹家大哥和幾兄妹瓜分了她的財產。現今三姐回歸,實際上從法律角度,大哥幾兄妹是不必將那些財產歸還給三姐的,三姐打官司贏的可能性也不大,但畢竟現在大哥是社會名流,便是從輿論導向方面考慮,也不能做得這般寡情,所以,大哥幾兄妹還是多少將吞下去的又吐了些出來。

    而這兩億多美金,是三姐以后安身立命的依仗,自己便是再缺錢,又怎么能要?(未完待續。)
奔驰宝马修理厂 青海快三走势图电子版 东方6 1中三十一多少钱 贵州十一选五真准网 天赐配资 黑龙江p62玩法开奖结果 大发快三破解器app 江西多乐彩遗漏数据 甘肃快3新走势图 北京pk拾彩票骗局 澳大利亚股票指数 吉林快3走势图今天 炒股网上交易平台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走势图表 时时彩软件哪个最好 北京赛车赌博代理平台 大象彩票极速飞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