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寶典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市議會規則
    劉執事的小院中,蔡鐵軍臉色蒼白神情憔悴,極為萎靡不振的樣子。

    劉執事唉聲嘆氣的,連聲說:“鐵軍啊,你就安心養傷,你那朋友,只能聽天由命了。”

    他舍下老臉更答應將自己最心愛的一件寶物給了雷云長老,雷云長老這才放過了蔡鐵軍一命,但一掌下去,蔡鐵軍已經口吐鮮血傷了肺腑,令劉執事心中郁悶無比,那雷云長老實在強橫霸道,完全不顧及他顏面,但他卻沒有絲毫辦法。

    “真沒辦法幫我朋友了嗎?”蔡鐵軍心里也知道,這劉師叔實在是個厚道人,兩人只是萍水相逢,便是劉執事裝作不認識他那也沒什么,可現今卻為了他,劉師傅損失了一件極為重要的護身寶物,這恩情,實在天高地厚,他也無從報答。

    本來無論如何不該再提什么令劉執事為難的要求,但涉及樂晨生死,蔡鐵軍也顧不得了,沒有別的法子,只能厚著臉皮請求這位寬厚長者,希望他能有什么辦法。

    劉執事無奈道:“賢侄,我若能幫不用你開口,但會主的事,我們就是議論也不該的。”

    蔡鐵軍立刻有些絕望,但突然間,想到了那位不染塵埃的神仙道姑,掙扎起身,說:“我去找一個人,或許她有辦法……”

    “你坐著吧,你的傷勢不能妄動,不然可會落下內傷,你要找什么人?我去幫你找……”劉執事心下卻是搖頭,會主的事情,誰敢插手?便是自己,都從來沒見過會主一面,聽說只有兩位金衣長老才知道會主真正的身份,可便是已經半步仙人的金衣長老,在會主面前那也跟螻蟻一般。

    正說話之際,院外傳來雷云長老的聲音:“劉執事在嗎?”

    劉執事立時微微蹙眉,心里更有些憤怒,這雷云長老,未免太過了,事情不過去了嗎?!

    蔡鐵軍臉色也變得極不好看。

    可劉執事起身回頭間,卻是吃了一驚,立刻便迎上去躬身:“見過大長老!”

    雷云長老陪著進來的,卻是笑瞇瞇的一個小老頭。

    老頭笑著點點頭,便看向雷云長老。

    雷云長老雖然面露尷尬之色,但卻只能硬著頭皮將一方錦盒遞給劉執事,干笑道:“老劉啊,原物奉還,里面還有五十萬的銀幣卡,算是我給你的賠罪。”

    劉執事吃了一驚,訝然看著雷云長老,不明白他的意思。

    “你就收下吧。”笑瞇瞇的小老頭淡淡的說。

    這位彌勒佛似的老頭是青龍會兩大金衣長老之一,修為深不可測,劉執事以前卻是從沒這么近距離和他接觸過,聽他發話,不敢多說,趕緊把雷云長老遞過來的錦盒接住。

    心里,卻一陣茫然,好端端的,這是怎么了?

    雷云長老此時又對蔡鐵軍抱抱拳,“小兄弟,可對不起了,你大人大量,不要見怪,我有些靈藥,已經叫人回府去拿了,稍候片刻,便會給小兄弟送過來。”

    那總是笑瞇瞇表情的小老頭看向蔡鐵軍,微微一笑:“在凡塵能領悟化勁,也算不錯了,既然你有心加入敝會,就委你個正式執事吧,只是此事還需等少主確認,若少主不想你在這是非之地,那老頭子我也就沒辦法了。”

    眼見劉執事和蔡鐵軍一臉茫然,小老頭笑道:“蔡小兄弟的朋友已經被會主收為弟子,劉執事你也算慧眼識人,回頭會再有賞賜下來。”又嘆息道:“會主從不收徒,這次破例看來是準備將衣缽傳給少主了,這是我青龍會一等一的大喜事啊!”

    若樂晨聽到這話,只怕會哭笑不得,不過他也知道,雖然那女魔對他這個所謂衣缽弟子并沒什么上心的,但在外人眼里自然不同,以那魔頭喜怒無常的性格,青龍會若真有人怠慢了自己,只怕下場會很慘,不管他在老魔心中有沒有份量,但他畢竟是老魔正式收下的弟子,挑戰他,也便是挑戰老魔的權威,若不然,老魔也不會說出會因為他和天機組的老怪物們交惡的話。

    而聽到小老頭的話,劉執事腦袋嗡了一聲,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鐵軍那小友,竟然被會主收為弟子了?難怪難怪,這雷云長老前倨后恭,甚至不得不送上巨款賠罪。

    對于劉執事來說,五十萬銀幣,也是一筆巨額財富了。

    本以為損失了一件心頭好,卻不想不但寶物失而復得,反而發了筆橫財,劉執事只樂得心里開了花,心說這就是好心有好報了。

    本來對蔡家老哥這后人劉執事心中還有所抱怨,此刻那絲埋怨自然煙消云散,看著蔡鐵軍,他真是越看越順眼。

    蔡鐵軍更是苦笑不已,樂老大,還真是永遠這么出人意料。

    笑瞇瞇的老頭這時便對劉執事和蔡鐵軍點點頭:“好了,你們歇著吧,還有半年就要大比了,我這一刻也不得閑啊!”說著,搖頭嘆氣,踏步而出。

    劉執事忙躬身:“送大長老。”

    等看著青牛大長老和雷云長老背影消失在松柏小路上,劉執事才微笑看向蔡鐵軍:“鐵軍啊,想不到你那朋友有逆天的資質,能被會主收為弟子,以后這艾桑城,可就要橫著走了。不過你有這樣的朋友,看你也很有潛力嘛,俗話說人以群分嘛!”

    蔡鐵軍撓撓頭,笑道:“他本來就是個很厲害的家伙,我跟他比,差的天上地下,那是比也不能比的。”

    劉執事微微一笑:“你也不用妄自菲薄,用心苦練,這艾桑城中和世俗不同,資源很多,我是老了,沒希望了,但你能在世俗中領悟化勁,想來有這艾桑城中的資源,將來未必不能突破化勁進入筑基,到時,也在大比的時候爭一個議員,我也臉上有光啊!”

    蔡鐵軍奇道:“大比是什么?大長老也說來著,他好像在為這個什么大比煩惱。”

    劉執事笑道:“大人物自然是有大人物考量的事情,這大比每五年一次,便是競爭市議會的議員,每次大比之后,艾桑城的格局便會略有不同。”

    蔡鐵軍微怔:“原來這議員是要動武較量嗎?”

    劉執事就笑:“你以為呢?難道還選舉啊?市議會一共二十名議員,包括一名城主,兩名副城主,蠻子稱城主為市議會議長,但道理是一樣的,這二十名議員就是決定艾桑城大小事務的最高機構了。”

    “當然,市議會議員的競爭,我青龍會會主和兩位金衣大長老不會參加,同樣,蠻子聯盟議會的議長和兩位副議長也不會參加,但實際上,不管哪一方占了優勢,自然還是敵我雙方的最高領袖在幕后發號施令,會主不大理這些俗事,各種事務都由兩位金衣長老料理,如果是我青龍會在市議會占優,那艾桑城的規矩通常便是兩位金衣長老制定了。”

    “市議會中,對艾桑城各項事務的表決,十七名議員每人一票,城主四票,副城主每人兩票,現今城主是我青龍會中人擔任,那可是位天之驕子,筑基九重的魔修,在會中,地位僅次于兩位金衣長老,本屆議會,是由我青龍會占據優勢。”

    “不過還有半年大比又要拉開帷幕,要決定的是接下來五年的艾桑城格局,青牛大長老自然要多費心了。”

    蔡鐵軍聽著連連點頭。

    劉執事心里卻嘆口氣,有些話沒對這蔡家小友講,今年這次大比,實則對青龍會很不利,因為各種渠道消息,聯盟議會中突然出現了一位恐怖血族,據說千年前就進化為公爵了,實力強橫無比,自己這一方的那位筑基九重的城主只怕也不是對方對手,如果被西域蠻子們將城主之位奪去,此消彼長下,接下來五年在市議會里占優的,怕要是那些蠻子了。

    想想劉執事心情就有些沉重,但很快就不由苦笑,自己這小小執事,卻是操這個心干嘛?天塌下來,不也有會主大人和兩位大長老撐著嗎?

    隨即他便拋開這些念頭,笑瞇瞇給蔡鐵軍介紹青龍會中的一些厲害人物了。(未完待續。)
奔驰宝马修理厂 吉林快三微信号 天津11选5杀号 湖南快乐十分预测推荐 南粤风采好彩1杀号技巧 6万炒股赚到200万 羽毛球彩票投注 黑龙江十一选五官网 上海11选5专家预测 浙江11选五走势图表下载 股票配资软件平台搭建 一分11选5网站 闪电配资 22选5开奖结果双今天 河内5分彩4星走势图 江西11选5投注方法 江西十一选五任二遗漏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