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寶典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反誤了卿卿性命(上)
    旁側綠珠不知所措的跟一個師兄打聽,樂晨才明白了大概,原來,在自己和綠珠離開之后,山上突然有客人來訪,便是那玄空道人,自稱是云水劍派傳人,要來繼承云水劍派的衣缽,不過,他是千余年前叛逃出云水劍派的一位門人之后,這段秘辛在場弟子本來無人得知,二師兄林雄更好似認識這位玄空道人,隱隱的便有支持玄空道人挑戰大師姐湘云的意思。

    卻不想湘云自幼跟在馬峰掌門身邊,對本門一些典故極為清楚,立刻便揭破了玄空的身份。

    立時便有七八個師兄弟認為玄空沒資格認祖歸宗重入云水劍派門下。

    二師兄林雄也就撕破了臉,三四名素日與他交好的師兄弟也和他同一陣營,支持玄空挑戰湘云。

    此外,還有三四名弟子不知所措唯有中立。

    樂晨聽得心下搖搖頭,這玄空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云水劍派風雨飄搖時登門,只要不是腦子特別糊涂的,都知道他和那鐵掌門必然有千絲萬縷的聯系,甚至很大可能是鐵掌門的一個棋子。

    此時林雄率領黨羽站在玄空一方,代表什么已經不言而喻。

    鐵掌門及其背后的幕后黑手這是雙管齊下了,若不是湘云看破對方來歷,在這種危急時刻,突然來了強援,只怕這玄空道人真會順理成章的變成掌門大師兄。

    “樂晨,你快點把我門派的叩門牌交出來!”林雄不理湘云身后嘈雜的師兄弟,而是唰一聲抽出長劍對準了樂晨,顯然,他覺得樂晨是一個最佳的突破口,步步緊逼下,湘云便是再多借口只怕最終也得與玄空一戰。

    玄空道人同樣冷冷看著樂晨:“交出玉牌,或者,死!”一聲劍鳴,也不見他作勢,他身后背的長劍“鏘”一聲出鞘,露出半截劍身,立時寒光四射,耀得人眼睛都睜不開,洶涌而來的殺氣令在場所有人盡皆失色。

    林雄呆了呆,心中大喜,雖然知道這位玄空道人強橫,湘云肯定不是他的對手,卻不想玄空道人修為比自己想象的還要高,看這威勢,怕已經筑基有成。

    他現在更加慶幸,他當初被那神秘人抓獲后的選擇。

    寒氣森森劍光之下,樂晨瞇著眼睛,心里叫了聲好劍。

    望著玄空道人一步步逼近,樂晨笑了笑,說:“這位老道,就算云水劍派想要我交出洞府,可也得湘云大師姐說話才是吧?你一個外人,站在什么立場逼迫我呢?”

    林雄冷笑道:“玄空大師兄是云水訣傳人,那就是我云水劍派門人,只要他修為比湘云高,就是本派掌門大師兄,為什么不能索要你的洞府?”對樂晨身后所謂大宗門,林雄并不太在乎,他只是完成他需要扮演的角色,天塌下來,自然有身后那些神秘背景的強者扛著。

    哦?樂晨笑了笑,正要說話,湘云已經緩步下場,看到綠珠回轉,她已經滿心絕望,想來今日之后,云水劍派道統勢必落入他人之手,自己也只有已死殉道,報答恩師這些年養育之情。

    至于綠珠,事已至此,她已經不想再去責備什么了。

    “林雄,我死以后,可敢留下我一雙眼睛!看你以后是什么下場!”湘云說著話,拔劍出鞘,立時幾名弟子紛紛喊道:“大師姐,不可,不可啊!”他們都看得出,這玄空道人只怕已是筑基強者,而且今日事,對方下手必不留情。

    湘云慘然一笑,目光在身后師弟師妹們臉上轉了圈,最后看向樂晨,嘆口氣道:“尊客,師門不幸,令尊客笑話了,尊客還是快些離開去洞府躲避吧。”

    林雄卻早一使眼色,他身后那四名黨羽便擋在了殿門前。

    玄空見湘云下場,嘴角露出一絲殘忍的笑,立時轉身拋開了樂晨,等到現在,就是為了此刻。

    雖說以他的修為,便是湘云等人一擁而上,他也有把握將其全部斬殺,但他得千叮嚀萬囑咐,還是要不落人口實的奪得云水劍派道統,免得引起不必要的糾紛,畢竟,滅一個門派的道統實在是逆天之行,就算這個門派氣數已盡,也需謹慎行事,要令想干預之人沒有借口干預。

    “你現今還是大師姐,我讓你三劍!”玄空傲然看著湘云。

    湘云臉上現出決然之色,她已經打定主意,使用一個同歸于盡的秘法,便是能傷到這玄空,自己死得也有了價值。

    “等等等等……”就在湘云朝玄空走過去之際,樂晨攔在了她身前,似笑非笑看向林雄:“林雄,你說這個牛鼻子是云水劍傳人,所以,他若修為勝過湘云大師姐,便可成為云水劍派大師兄,可也巧了,我也是云水劍傳人,我若能取了這個牛鼻子狗頭,那我也可以做你們云水劍派大師兄么?”

    林雄臉色變了變,隨即嗤之以鼻:“你胡說八道什么呢?”

    湘云也呆了呆,這時傻愣愣的綠珠才反應過來,忙湊到大師姐身邊,將大師姐拉到一旁,小聲低語起來,湘云神色,立刻變得復雜。

    被這莫名其妙的家伙屢次三番打斷,更張嘴閉嘴罵作牛鼻子,玄空眼里閃過一抹兇色,冷聲道:“你想多了,去死吧!”那寒氣森森的寶劍“鏘”一聲出鞘,飛到了他手中,劍作龍吟,一股殺氣沖天而起,更隱隱有風雷之聲。

    “我祖傳風雷劍,不知道多少強者隕落在它利刃下,你應該感到榮幸!”玄空看著樂晨,就好像在看著一只螞蟻,他本身筑基有成,加上神兵風雷劍的增幅,便是昔日馬峰掌門在此,他也有十足把握斬了那資質平庸的糟老頭,何況面前這沒有半點強者氣息的少年。

    見他風雷劍威勢,旁觀眾人也紛紛變色。

    “廢話真多……”樂晨隨手掐了個劍訣,虛空中一指。

    突然之間,四周狂風大作,宛如空中有一個點,無數氣流向這個點涌去,就好像,這處吸點,要把這方圓數百丈的空氣抽干一般,那無數氣流匯聚在那力點處,漸漸凝聚成形,一柄丈余長,尺余寬的青色巨劍若隱若現,雖然未真正凝聚為實質,但青色劍氣,卻隱隱的,沒那么虛幻。

    眾人盡皆駭然變色,這些云水劍派弟子,雖說都聽說過凝氣成劍的境界,但他們自拜入師門從未見到過如此神跡,便是師尊馬峰掌門,顯然也遠遠到不了這等境界,而這劍氣吞吐間,氣息是那么熟悉,沒錯,正是云水劍氣。

    “滅!”樂晨對著玄空輕輕一點,青色巨劍,立時狠狠砸下。

    其實在那巨劍凝聚時玄空便知道不妙,但在那等威壓下他卻肝膽俱裂,根本做不出任何動作。

    “嘭”一聲,巨劍狠狠砸在玄空格擋的風雷劍上,立時塵土彌漫,眾人都踉蹌后退,大殿都晃了幾晃。

    沙塵漸漸散去,在玄空方才站立的位置,青磚寸寸碎裂,形成了丈余深的圓環大坑,坑底,只有光芒黯淡的風雷劍發出陣陣悲鳴,那玄空道人,卻是渣都不剩了。

    眾人盡皆失色,好半天,大殿內鴉雀無聲,只有粗重的呼吸聲。

    這正是樂晨想要的效果,方才他看起來輕松,實則,這一擊卻是他除卻五雷秘法外最強的一擊,氣海里充盈的元氣都幾乎被這一擊抽了個精光,幸好,他肉身有神族血脈異于常人,此時丹田處氣旋已經飛速旋轉,吸納靈氣,補充干涸的元氣之海。(未完待續。)
奔驰宝马修理厂 股票融资和质押 北京11选5助手下载 秒速时时彩计划网页版 秒速快三注册 新疆11选5开奖结 上海十一选五今天预测 申穆投资 黑龙江p62开奖视频 上证指数大盘 燕赵风采排列7开奖结果 一枝红梅是指什么生肖 国内原油日返 河南快3平台 多乐彩票官网版 江苏11选5出号规律 安徽十一选五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