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寶典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惡人秒殺惡人
    “你還真能一劍殺了我啊?”樂晨搖搖頭,邁步前行,走了幾步,回頭對綠珠招招手:“走啊,還拿劍對著我?”現在倒成了他走在前面。

    “你,你別再胡說八道我就……,我就把劍收起來……”綠珠說到底孩童時上山,以后便在山上專心修煉,見外人的時候都少,又哪里遇到過眼前情形,如果是敵人還好,她一劍斬殺絕不會猶豫。但這位客人,按照大師姐所說又不是敵人,但偏偏他又知道許多自己的秘密,自己更從來沒有肩負過這樣重大的責任,眼前局面,她實在不知道該如何應付,眼淚都在眼眶里打轉,幾乎快要哭了。

    聽她話語,樂晨咳嗽一聲,突然想起一事:“歷代掌門所居的那座三品洞府的叩門牌不會也在你身上吧?那樣的話可不行,我還沒琢磨明白要不要做你們大師兄呢,你這要帶走了,我若想做大師兄了怎么辦?”

    幾座五品洞府的叩門牌都落在了鐵掌門手里,自然是那些筑基弟子在外被鐵掌門門主龍從云斬殺時硬搶了去,但馬峰掌門和龍從云比武只是受傷,郁郁而終前想來留下了這叩門牌。

    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有什么祖訓的關系那些馬峰掌門郁郁而終后接任掌門的大師兄大師姐們不能把叩門牌帶出山門的規矩還是怎么,總之看情形,那三品洞府的叩門牌應該最后落在了湘云手里,鐵掌門還沒攻上山而是溫水煮青蛙,說不定就是擔心這叩門牌還有一些傳承寶物不知道被湘云藏在哪里,那湘云外柔內剛的性格,只怕最后就是玉石俱焚。

    得不到真正云水劍派的道統,便是占了云水山,也是得不償失。

    至于現在山上諸云水劍派弟子已經沒有能力操控護山大陣的保護性禁制,只怕卻是瞞不住那鐵掌門的。

    “你,你……我去找大師姐去……”聽樂晨的話,綠珠突然就一扁嘴,抹著淚往山上跑。

    樂晨呆了呆,怎么也沒想到會有這出,愣了下,隨即手往虛空中一拉,一條藤蔓便破土而出,將綠珠捆縛了個結結實實。

    這藤蔓種子現在進化的,幾乎能覆蓋數里的范圍,也不知道能伸出幾百幾千條藤蔓。

    雖然樂晨感覺得到,這些藤蔓如果是對強橫無比能和自己不相上下的對手,實則已經幫不上太大的忙,但對付凝氣境界的修士,便是幾百個怕也能一股腦抓了。

    更莫說這凝氣一層的綠珠了。

    “你,你……”綠珠不知所措間,突然想起來,便想呼哨示警。

    幾面小旗飛出,立刻便布下了隔音結界。

    樂晨又手一伸,說:“雖然我還沒拿定主意做不做你們大師兄,但那掌門洞府的叩門牌,還是我來保管比較安全。”

    “惡賊!你殺了我吧!”綠珠喊了幾聲便知道周遭被下了隔音禁制,咬著牙,小臉上滿是憤怒的瞪著樂晨。

    “啊……”綠珠突然驚呼一聲,卻是自己身上的叩門牌很突兀的出現在了樂晨手里。

    對這綠珠,樂晨自然不能如同對待樓云小隊幾個人那樣搜身,但他現今對空間法則何其敏感?稍一凝神,便感覺到了綠珠身上那靈氣波動蘊含小結界的物品,當即凝氣成束,牽引到了自己手中。

    “惡賊!惡賊!”綠珠眼淚終于落了下來,她只覺得天塌地陷,大師姐把師尊和眾多師兄用性命保護的寶物交給自己,自己,卻還沒下山就令它落在了惡賊手里,自己真是沒用,就是死了,也無顏見九泉下的師傅和師兄師姐們。

    她甚至都不知道藤蔓何時放開了自己,只是傻傻的落淚。

    “一次失敗挫折就這樣了,你修的什么仙?”樂晨說這話心里也有點虛,好像自己真是在欺負人,雖說修真界弱肉強食,但自己還真不習慣,所以現在,才搬出點大道理想令自己安心些。

    要說自己自也不是想強取豪奪,但現今這叩門牌卻是放在自己身邊更安全些,雖然手段有點惡劣,但也是為了云水劍派不是?

    樂晨正這樣安慰自己的時候,卻見綠珠雙手抱膝,痛哭起來。

    “哎,你別哭啊……”樂晨無奈的啊,想起自己洗劫樓云小隊那彪悍女時,就沒這般不痛快。

    綠珠卻只是哭個不停。

    “啪”,叩門牌落在了綠珠身邊。

    “好了,我怕了你了,你收著吧,不過從現在起,你別離我太遠!就知道哭鼻子,修得什么鬼仙?”樂晨嘟囔著,心里嘆口氣,自己,還真是崇高啊,應該是修仙界的道德模范了吧?

    啊?現在輪到綠珠目瞪口呆,但她很快,就把叩門牌塞回了自己行囊中,更雙手緊緊攥著行囊,緊張的看著樂晨。

    “都走到這兒了,下山去轉轉,聽說山前的鎮子叫云水鎮?許多人家都供奉了你們祖師爺云水真人的畫像?村口還有供奉云水真人的廟宇?”樂晨好奇的打聽。

    綠珠呆呆點頭,眼睛,卻偷偷瞄向回山的路。

    但是,看著樂晨往山下走,她猶豫了一下,終究還是跟了下去,不知道為什么,她感覺,這個奇怪的人,好像對自己沒有惡意,而且他把本來得手的寶物又還給自己,自己現在跑掉,是不是太沒有義氣呢?

    若是云水真人現在有靈,只怕都要氣得劈開自己這個不知道多少代后的徒孫腦袋,看看她的腦子里是什么構造。

    樂晨在前開路,兩人下山的速度便快了許多,大概半個時辰后,兩人出現在了后山山腳的一塊巨石旁。

    “云水鎮,要從這里繞過去……”綠珠指了指一條環山的黃土路。

    樂晨搖搖頭,這里什么都好,就是路太難走了,自己的各種車輛,根本施展不開。

    隨后,樂晨目光就盯在了不遠處嶙峋山石。

    “桀桀”一聲怪笑,從山石后,晃出條黑影,極為寬松的衣服就好像搭在獨腿稻草人上。

    來人確實是一條腿,手里鐵拐,往地上一點,便跳出丈余,很快,離樂晨兩人只有幾步距離。

    “是,是獨腿仙翁……”綠珠臉色煞白,眼里,卻有仇恨的目光,這些仇人大師姐都畫了畫像,云水劍派每個弟子,在每次做功課前都要將這些仇人在心里牢記一遍。

    “沒想到啊沒想到,還真有人從這條路下來!哈哈,哈哈,本仙翁今天發達了,從這條路下來,應該帶著云水山上的秘寶了吧?”稻草人臉上,坑坑洼洼全是疤痕,極為嚇人。

    “你認識他?仙翁?”樂晨有些奇怪的看向綠珠。

    “你,你先走……”綠珠卻是攔在了樂晨身前,手一伸,包袱到了樂晨手里,她極快的低聲道:“我知道你很厲害,但是你打不過他的,他是龍從云那惡賊的大徒弟,聽說是筑基三重的超級強者,他喜歡在江湖上游走,很多幫派都尊他為仙翁供奉他法像,你快走,把包袱,送回山上……”

    綠珠自然沒有清晰的實力對比的概念,她只知道,自己的偶像,曾經的大師兄楚機是高手中的高手,但是聽大師姐湘云說,楚機大師兄被這惡賊一掌便劈死了,眼前這個欺負自己的壞蛋雖然也很厲害,但肯定打不過楚機大師兄,更不可能是這個惡賊的對手,但是那個壞蛋有指揮藤蔓的神奇能力,說不定,自己阻上一阻,他就能逃出這惡賊的魔掌。

    筑基三重?超級強者?

    樂晨愣了愣,不由苦笑,這齊國還真是偏遠之地,便是在金山這個第三界,都算窮鄉僻壤了吧。

    “想走!”獨腿仙翁一個縱跳,輕飄飄落在樂晨兩人身旁,封住了回山的路,看到綠珠將包裹塞給樂晨的動作,他一雙兇眼射出貪婪光芒,桀桀笑道:“小子,你把包裹留下,再把你這同伴扒光樂上一番,我就饒了你性命,只留你一雙眼睛一對耳朵!”

    “心理扭曲的變態患者……”樂晨無奈的搖搖頭,“你可以去死了……”

    獨腿仙翁愣了下,剛要仰天長笑,突然一道磅礴無比的劍氣從前方****而來,還沒等他有任何反應,劍氣已經穿腦而過,蓬一下,獨腿仙翁的腦袋爆開一團血霧,立時真的變成仙翁駕鶴西游了。(未完待續。)
奔驰宝马修理厂 河北风彩排列5开奖 吉林11选5中十万 河南福彩22选5开奖 快乐十分助手软件 河南快三计划 新手怎样理财理财流产怎么做 山东体彩11选5一 北京pk拾技巧教学 广西十一选5投注 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 一定牛 湖北30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鑫鑫配资 11选5组三 哪个投资理财平台靠谱 湖南快乐十分组三开奖走势图 夫人猛料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