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寶典 > 第七十六章曾經滄海難為水(為嘉賓加更)
    南江之畔的玉泉花苑現在已經不是曾經被富豪們趨之若鶩的豪宅了,但是南江這個寸土寸金的國際化大都市,如玉泉花苑這樣的位置,便是已經有了十幾年歷史的二手樓房,每平米的價格也在三四萬元以上。

    玉泉花苑A座十二層一套躍層式單位內,落地窗前,站著一名靚麗女子,一襲淡黑色玫瑰套裙的她雍容華貴,神態威嚴,更有一種掌控著千軍萬馬的上位者的氣息,令人不敢直視。

    只是此刻的她,望著窗外,美眸中隱隱有淚水轉動,竟和平素她的氣息大相徑庭,若是被她的屬下看了,必然心驚膽寒,以為天要塌了;若被她的對手看了,更會惶惶不可終日,她能落淚只能說明精神方面出了問題,而精神失常的她,萬一作出什么瘋狂的決策,只怕任何商業聯盟都會在她的雷霆打壓下煙消云散。

    這些年,很多大集團都和她較量過,但只要她看中并進軍的行業,便是多么強橫的壟斷者最后都紛紛敗下陣來,不得不承認,此女若妖,不可敵!

    甚至有傳聞,在海外金融市場,她更是秋風掃落葉一般,這十幾年來的每次金融市場的巨變都會被她敏銳的抓住時機,至于她現在到底有多少財富,誰也說不清。

    傳聞說,國內她的資產,還不及她海外資產的十之一。

    而她在國內的財富,已經是億萬富豪們公認的第一。

    但她卻不顯山不露水,好像受到什么指示,國內各種富豪榜單并不會將她列入其中,但共和國最有錢人的圈子,卻人人都知道這個女人有多么恐怖,甚至有人認為,她是全世界隱形富豪家族中最有錢的人,是真正的世界首富。

    但是現在的她,卻沒有了那君臨天下的霸氣,只是落著淚,嘴里喃喃著什么,

    突然,她身子一震,猛地轉過身。

    然后一股熟悉又陌生的氣息包裹住了她,有個聲音響在她耳畔:“麗丹,對不起……我……”來人便說不下去,好像,這句道歉,是那么的蒼白。

    沈麗丹如遭雷擊,淚水已經止不住落下,“是你嗎?真的是你嗎?……”

    “是我……”樂晨輕輕擁著她,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被自己懷抱的麗人,淚水如雨,她好像想擁抱自己,可是,手又垂了下去。

    樂晨慢慢伸出手,想去幫她擦拭眼角淚水,但她身子一僵,用胳膊輕輕擋開了樂晨的手。

    樂晨微怔,心中又自嘆息,他有個預感,一切,都回不到過去了。

    慢慢離開了樂晨的懷抱,沈麗丹癡癡看著樂晨:“你,你沒怎么變,就是皮膚白了……”

    樂晨點點頭:“我被困在了一個地方,對我來說,那里只是一瞬間,但是這個世界已經過了十七年。”

    “是嗎?……”沈麗丹終于收回了那癡迷的目光,眼神漸漸清冽,“也就是說,你現在,感覺自己,還只是個十八歲的孩子?”

    樂晨咳嗽一聲,有些無奈,但這就是事實,他搖搖頭,看向面前麗人:“麗丹,你身體的變化你應該知道,對你我來說,年紀根本不是什么問題。”這話不假,但是,他覺得自己說出來卻有些無力,畢竟,兩人之間,好像人生經歷,已經有了很大的不同,已經再沒有那種相知相識的默契。

    自己的心態,還是那十七年前,那個懵懂的少年,而她,卻經歷了太多太多。

    “是的,我明白……”沈麗丹慢慢走向了窗口,笑了笑,只是笑容凄然,“可是你知不知道,我已經有了一個七歲的女兒,而我,這些年看著她慢慢長大,我的心也在慢慢變老,我現在覺得自己,是一個快四十的女人,難道,容顏不改,就真的自認還是二十出頭的女孩兒嗎?”

    女兒?七歲?樂晨怔了下。

    “對不起……”樂晨低下了頭,和她相依相偎好像還在昨天,但她,卻已經經歷了很多很多,肯定有很多困難很多不得已,自己卻丟下了她,讓她一個人來抗,一個人苦苦打拼,這首富的名頭,并不是上天恩賜的,其中艱辛可想而知。

    至于她有了女兒,樂晨也并不在意,甚至,沒有多問。

    沈麗丹輕輕搖頭:“你沒有對不起我,我知道,你肯定經歷了什么兇險,甚至九死一生,但是,我卻什么忙都幫不到,只能傻傻的為你祈禱,傻傻的等著你,夜里哭著,覺得自己沒用……”看著樂晨臉色黯然的樣子,她美眸終于有柔情閃過,慢慢走上兩步,揉了揉樂晨的頭:“真的不怪你,但是,我……”

    “……”被沈麗丹揉腦袋,樂晨不禁有些窘,昨天還是自己的女人,今天,卻好像成了自己的長輩。

    看著樂晨滿臉黑線的樣子,沈麗丹終于忍不住撲哧一笑,說:“傻子!”又輕輕嘆口氣:“看到了吧,很多事都不同了,在你面前,我感覺,感覺自己就好像你的阿姨,想愛護你疼惜你,但是……”

    樂晨無語,點點頭:“好吧,我可以等,等你解開心結,再過個幾十年,我也成熟變成了老人,就能和你有共同語言了吧!”

    沈麗丹笑了笑,顯然,樂晨的話在她聽來,很孩子氣。

    樂晨撓撓頭,自己現在在沈麗丹面前,可真的成了幼稚鬼,怕一點魅力也沒了。

    更心中嘆息,很多事,是不同了,沈麗丹的心,早就冰封了,或許,只有時間,才能治愈這一切吧。

    “可是,不管怎么說,看到你還活著,看到你回來,我很開心,真的很開心……”沈麗丹說話時,望著樂晨的美眸好像又有些迷茫有些癡戀,但她隨即就轉了開去,眼角,又有淚花閃動。

    “我知道,我知道的……”樂晨喃喃的,心中一片酸楚。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

    這話,誰說的?真******傷感。

    樂晨突然,想落淚。

    “走吧,我帶你去一個地方。”沈麗丹看來很快就收拾了心情,微笑看向樂晨。

    “好吧。”樂晨無精打采的點了點頭,在沈麗丹面前,他覺得,自己真的成了孩子。

    門外兩個魁梧的女保鏢,看到和沈麗丹一起出現的樂晨,都嚇了一跳,眼睛閃著寒芒,更有凌厲殺氣涌動,她倆剛才,可沒見到任何人進去,要說唯一異樣的,就是兩人一個多小時前,都覺得頭暈了一下。

    “我最好的朋友、忘年交!”沈麗丹淡淡的說。

    兩個保鏢馬上就規規矩矩站到了一旁,便是偷偷打量樂晨也不敢,但心中,都升起了驚濤駭浪,這少年,是什么人?竟然能被沈總如此青睞?

    忘年交?樂晨,又苦笑起來。

    …………………………………………………………………………………………………………………………………………………………

    這章為嘉賓盟主加更,ID磊洋,記得剛進群的時候我覺得這家伙真是二逼青年啊,句句話頂我肺,當時就想,大爺你這么牛你還加群認識我這作者干嘛啊,故意氣我來的?嗯,幾年過去,小伙現在成熟了,變成了三中全會,不是那么單純了,唉,到底參軍喜歡哪個嘉賓呢?真是應了上一章,往事不可追啊……,(未完待續。)
奔驰宝马修理厂 怎样理财 湖北省体育11选5 海南4+1开奖官网 pk10滚雪球计划软件安卓版 江苏快三app手机版 北京塞车pk拾开奖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图牛 赛车有哪些种 江西11选509期中奖号 看股票资讯用哪个软件 新疆体彩11选5结果 甘肃11选五前三直选推荐号码 股票k线图颜色 刘伯温全年料四肖选一肖 在线股票行情查询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