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寶典 > 第二十四章 一線生機
    樂晨觀察了玉扳指一會兒,看不出所以然,想了想,便將玉扳指放于掌心,冥神靜氣,慢慢閉上眼睛,很快,玉扳指便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中,又好像是,他的意識探了出去,包裹住了這枚玉扳指。這種感覺他已經不是第一次感受,但仍覺奇妙無比。

    但是當樂晨慢慢將意識探向玉扳指內時,玉扳指好似突然發出一陣古怪的律動,樂晨的意識猛地被彈回,他的大腦就如同被針狠狠刺了一下似的,痛呼一聲,已經從冥想中醒來。

    “樂老大,怎么了?”張雷嚇了一跳,還從來沒見過樂晨這般狼狽,臉紅如血,好似受了莫大的痛楚。

    蔡鐵軍也猛地起身,一步便跨到了樂晨身前。

    “沒事,沒事。”樂晨咳嗽兩聲,卻有些窘迫,在這倆小子面前保持的神秘感,這可要被破壞殆盡了!

    看著這枚玉扳指,樂晨想了想,便用力咬破中指,擠了一滴血滴了上去,古書之中,本來就提到過一些神奇的寶物、法器,需要噬血認主,這玉扳指,很有些古怪,或許,真的是一件寶物。

    那滴血,落在玉扳指之上,盤旋了一陣,慢慢變小,竟然好似溶解在了玉中。

    看到這一幕,旁觀幾人,都驚訝的走近了幾步。

    樂晨卻是微微蹙眉,自己的這滴血融入玉扳指后,玉扳指本來令自己感受到的奇異律動卻是漸漸消失不見,如果自己現在看到它的話,絕對不會多做注意。

    “你們發現它的變化沒有?”樂晨轉頭問蔡鐵軍和張雷。

    兩人茫然搖頭,顯然從頭到尾,他倆都沒感覺到這枚玉扳指有何奇異之處。

    樂晨又皺眉向玉扳指看去,咬了咬牙,便準備再次用意念來探探它虛實,雖然剛剛的滋味不好受,但也顧不得了。

    樂晨意念剛動,還沒閉目呢,卻是一怔,眼前那玉扳指,突然便出現在自己腦海中,竟然變得碩大無比,其內中空,卻是一處巨大的空間,圓環形的空間,直徑大概有十來丈,貫通長度怕也有百丈,而很快,樂晨便知道,這圓環直徑九丈,貫通長度九十九丈,只是他也不明白,自己是如何能知道其精確數據的。

    這玉扳指之內,卻是另有空間,而且,換算成立方米,足足有近三萬立方米!

    這是傳說中的須彌芥?!

    樂晨倒吸口冷氣。

    這,要是須彌芥,就真的發達了!

    “樂老大?怎么了?”看到樂晨臉上陰晴不定,更好似激動的咬牙切齒,張雷不安的問,話音未落,忽然驚呼一聲,卻是他身旁的八仙桌突然消失不見,須臾,那張八仙桌又很突兀的出現在原地。

    把張雷嚇得連連后退幾步,作出一副警惕的樣子。

    樂晨長長吐出口氣,果然是須彌芥,內有洞天,收納萬物,神奇無比。

    方才他還在想,便是須彌芥,自己如何把東西裝進去?總不是靠意念吧?自己的意念,怎么能搬動東西呢,比如那八仙桌?

    可樂晨這個念頭剛剛一動,那八仙桌已經消失不見,卻出現在了玉扳指內的空間中。

    樂晨又一動念頭,八仙桌便回了原地。

    樂晨這才松口氣,看來,裝納物件,是靠這須彌芥本身的力量,要不,自己這小小的意念之力,可驅動不了。

    樂晨目光又向暈厥在地上的老婦人看去,念頭動了動,須彌芥內卻沒有反應,樂晨心下點頭,原來須彌芥不能操縱活物,想來也是,這應該是一種空間法則,活物想突破這種空間壁壘,只怕是千難萬難。

    但是,自己幾人來到這遺跡時空,又是怎么來的,要怎么才能離開回到自己原本的世界?

    可惜了,這須彌芥,看來不是自己能離開這里的關鍵。

    不過,樂晨心中,實在是欣喜大過了失落,須彌芥啊?這種神奇的寶物,自己竟然能拿到,而且,看樣子也認主成功了,這要回到自己的世界,自己去變魔術都能成世界首富了吧?

    而且,既然這個世界有這種寶物,那么冥冥中,這里便不會是永遠禁錮之地,自也會留有一線生機,肯定會有離開這個世界的辦法!

    想著,樂晨說道:“有些事我要想一想,咱們先歇歇腳。”

    就在這時,那軟癱在地上的老婦人悠悠醒來,愣了愣,突然便坐在地上,拍著地嚎啕大哭起來,“哎呦我的天啊!我可咋活啊!我還不如死了算了啊!小畜生們啊!……”

    “好了!”樂晨斷喝,突然一抬手,一道巴掌大小的閃電“噼里”一聲,劈在了老婦人腦后的壽星圖上,“呼”,絹畫立時燃起火苗,不一會兒就燒成了灰燼。

    這一幕,不但陳圓圓和小翠嚇得尖叫,便是蔡鐵軍和張雷,也都一縮脖子,尤其是張雷,就感覺脖子后面冒涼風,樂老大,這到底是什么妖怪啊?

    正唱大仙的老婦人愣了愣,又嚶嚀一聲,嚇暈了過去。

    ……

    幾天后,樂晨正在房間里研究那枚篆文銅錢,他靜下心來細想,好像自己來到這處時空和這篆文銅錢有著莫大的關系,尤其是得到須彌芥玉扳指后,樂晨發現這枚銅錢竟然也收不進須彌芥中,這就更令樂晨對自己的判斷有了幾分信心。

    但是研究了幾日,卻全無頭緒,滴在這銅錢上的血怕也有一小碗了,可它還是全無反應。

    皺著眉頭,樂晨看著這枚銅錢發呆。

    這時門被輕輕敲響,樂晨應了一聲,順手將銅錢收入了貼身口袋,雖然有個感覺,好像這個世界的人看不到自己這枚銅錢,但自己還是要謹慎些,現在看,這銅錢,好像比自己的須彌芥還要神秘。

    從門外,嬌嬌怯怯走進來的是陳圓圓,此刻她已經農婦打扮,臉上灰撲撲更有幾顆痣,這是張雷幫她易的容,這家伙,旁門左道的本事倒是不少。

    “大官人要走了嗎?”陳圓圓小聲問。

    樂晨輕輕點頭:“這里不是久留之所,我們終究還是要回去我們的世界,你呢?以后有什么打算?”

    陳圓圓好似輕輕嘆息了一聲,隨即小聲回答:“我準備等安定后,回蘇州尋訪我的親人。”

    樂晨微微頷首:“亂世人如草芥,你還是要當心些,那陳老太已經被我嚇的膽寒,你便以后永遠留在這里也無妨,我會在她身上下了禁制,她若有害你的念頭,必遭橫禍。”這話自然是嚇陳老太的,但也不必跟陳圓圓說實話,免得她以后不小心泄露,會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相處這些時日,樂晨對陳圓圓,倒也不似以前那般冷漠,畢竟,人非草木,在這個世界,這個嫵媚女子,實在也是個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未完待續。)
奔驰宝马修理厂 福彩3d三天必出独胆 七星彩排列五直播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 炒股app哪个好 福建快3一定牛推荐灭神 河内5分彩独胆计划 江西时时彩3星技巧 新粤彩100网七星 股票分析软件论坛 山西快乐十分今天开 重庆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彩经网 中国配资网新闻资讯 山西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五星彩走势图 河北11选5中奖规则表 深圳风采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