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寶典 > 第十一章 猛龍過江
    樂晨看著面前的黑衣人,點了點頭,“你要和我動手?”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全身上下每一處肌膚好像都有對方的氣息籠罩,很不舒服的感覺,或許,這就是所謂的氣機鎖定吧,看來,對方是一位武者,而且,絕對不是普通的武者,樂晨現在有個感覺,這個世界,如蔡鐵軍和面前這個黑衣人這樣的人,體內蘊含的力量才能稱為武者吧,只是,蔡鐵軍或許在武道一途上剛剛才入門,尚不能和這個黑衣人相提并論。

    “我們出去談。”黑衣人笑了笑,銳利的目光仿佛要把樂晨看穿,雖然這個少年給他一種特別的感覺,但是,這只是某種直覺,實際上,這個少年分明沒有一點武者力量的波動,看起來就是個普通人。

    “就在這里吧。”樂晨打量了一下四周環境,嗯,沒有攝像頭,挺好。

    “樂晨!”蔡鐵軍忽然后悔了,也許自己想的都是錯的,這個少年根本就是個普通人,根本不了解自己的世界,所以,他才感覺不到面前敵人有多么強大,現在,可要害死他了!

    蔡鐵軍剛想擋在樂晨面前的時候,樂晨忽然動了,眼前人影一閃,就聽樂晨喊了聲:“就在這里了!”

    樂晨甫動,黑衣人同樣身影一晃,仿佛從原地消失,空氣中,傳來嘭嘭的拳掌碰撞聲。

    蔡鐵軍怔住,看著場中突然開始激烈搏斗的兩人,或許他是屋內唯一一個能看清兩人動作的,在唐珅、孟軍等人眼里,好似兩人的搏斗和電視上武術套路對打沒什么區別,拳來腳踢,拆招對式,但是,這只是因為他們的視覺根本捕捉不到場中搏斗雙方的高頻率,在蔡鐵軍的眼里,世界便自不同,兩人速度都出奇的快,尤其是那黑衣人,出手狂風驟雨一般,一瞬間便是無數拳影落下,蔡鐵軍跟他對敵過,此刻便是不在戰場中,雙拳也不由握緊,他能感受到樂晨面對的壓力。

    但是,更令他吃驚的是他這位新朋友,樂晨。

    很明顯,樂晨應該沒有任何武術基礎,舉手投足全是破綻,但是,他的反應快的驚人,雖然他的動作和小痞子打架沒什么區別,對手揮拳過來,能擋便擋,看擋不住便閃,偶爾又回擊一拳半腳,但偏偏,他這跟小痞子打架的招式卻能跟上那黑衣武者的動作,他的力量也完全能承受黑衣武者的擊打,噼啪聲中,竟然將黑衣武者狂風驟雨般的進攻完全擋住。

    突然,蔡鐵軍眼神一凝。

    “嘭!”卻是那黑衣中年人肩胛被樂晨一拳擊中,踉蹌后退,他不可思議的看著樂晨,眼里全是震驚。

    樂晨卻是抹了把額頭的冷汗,這丫的怪獸啊還是人?!

    抖了抖手腕,樂晨臉上微微變色,這還是第一次,和人拳腳硬碰硬愣能把自己搞的雙臂酸麻幾乎完全沒有力氣一般。

    就是一百個大武小武,也搞不過這怪獸吧?

    自從修習五雷術后,樂晨知道自己身體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甚至內臟器官的功能都有了某種本質上的升華,但正因為這樣,他才感受到了對面真正武者的強大。

    不過樂晨心中驚駭,對面黑衣人心里卻掀起了驚濤駭浪。

    他揉了揉幾乎令半邊身子酸麻的肩胛,冷冷看著樂晨,長長吐出口氣。

    這個少年,肯定是沒有武學底子的,但偏偏,反應快的不可思議,任自己數套組合技打出去,他卻都攔得住,而且,每次和這個少年拳掌對擊,都有種麻麻的感覺,到得后來,這種麻麻的感覺就變成刺痛、灼燒,就好像這少年身上有電流一般。

    太古怪了!

    “龍叔,怎么了?!”唐珅終于驚疑的站了起來,他怎么也沒想過樂晨那鄉巴佬竟然能和龍叔對打較量,他可是曾經親眼見過這個叫“龍叔”的可怕人物如何在一分鐘內放倒十一二個壯漢的,甚至有個壯漢,手里還有一把黑星手槍,那些壯漢不是普通人,是來綁架他和他哥哥的綁匪,據說,大多是退伍兵出身。

    本來看到“龍叔”和樂晨放對心里燃起一絲希望的孟軍,這時又蔫了下來,臉色,越發難看。

    黑衣人長長吐出口氣,看著樂晨:“你到底是什么人?!”隨后搖搖頭,問不問今天的較量也要進行下去,他們在俗世的權威不能被挑戰!他猶豫著,終于還是慢慢退后兩步,從懷里貼身處,摸出了兩道黃裱紙,道符的模樣,他低頭看著兩張黃色道符,很舍不得的樣子。

    看著這一幕,蔡鐵軍怔住,不會吧?!這不可能!

    隨即就見那黑衣人一咬牙,慢慢蹲身,將兩張道符各自貼在左右小腿上。

    “這是什么?”樂晨好奇的問,從蔡鐵軍的眼神,感覺他應該知道些什么。

    蔡鐵軍已經來不及多說,飛快的把攥的手心微微出汗的那顆東西塞到了樂晨手里,語氣惶急,“快吞下它。”

    樂晨看去,手里,卻是一粒烏黑的藥丸,外面的蠟皮已經被蔡鐵軍剛剛剝去,隱隱能聞到藥丸散發的淡淡清香。

    不過,雖然和這個黑大個校友有點一見如故的意味,但樂晨也不會毫不設防的就把他給的東西咽進肚子。

    此時那黑衣人身子一動,便如鬼魅一般到了樂晨近前,動作比剛才快了百倍,樂晨一怔之際,黑衣人已經騰空雙腿踢出,動作快如閃電,一瞬間便踢出了上百次的動作,便是孟軍和唐珅也驚訝的睜大了眼睛,在他們眼中,懸空而起的黑衣人雙腿帶出無數虛影,便好似看動作片的特效一般,這便是因為動作快到極致,所以他倆視網膜中還有殘影留下。

    “嘭嘭嘭”,雖然樂晨接連擋開了黑衣人不知道多少次攻擊,但胸口還是連中數腳踉蹌后退,連遭數次重擊,樂晨嘴角沁出了鮮血。

    尼妹啊!樂晨有點惱火了,自己修煉的雖然不知道什么東西,但明顯比這黑衣人也好,比蔡鐵軍也好,從力量本質上,要高出幾個檔次,要說遇到孫阿彩被打傷還情有可原,那老巫婆秘法詭異,或許和自己修習的術法只是方向不同而已,自己敗在她手也不奇怪,但此刻被練拳練腿的人搞的這么狼狽,自己也太弱雞了。

    黑衣人一擊得手,不退反進,身子往后一蹬,他那貼了道符的左腿便好似有萬斤之力,用力一蹬之下,樓層都顫了一顫,灰塵撲棱棱從屋頂往下落,驚得屋內幾個本已經目眩神迷的酒吧女失聲尖叫起來。

    黑衣人已經借這一蹬之力,閃電般向樂晨激射而來,右腿隱隱有風雷之聲,便如千軍萬馬向樂晨席卷而來,腿還沒到,帶起的勁風已經吹得樂晨臉上肌肉都仿佛變形了一般抽動,
奔驰宝马修理厂 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 快乐十分怎么选号技巧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 宁夏11选五购买平台 加拿大28开奖慢的网站 内蒙古快三遗漏一定牛 辽宁十一选五官网 腾讯分分彩开奖历史查询 浙江11选五遗漏值 股市害死多少人 山西11选5中奖规则及奖金 贵州11选5彩票平台 赌博输钱人真实故事 股票开盘交易时间 股票发行人 官方东方秒秒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