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寶典 > 第十章 唐二公子的心病
    唐珅有些不滿的瞄了孟軍一眼,他是不愿意和孟軍這類人交往的,小地方官宦人家出身,根本沒有什么眼界,偏偏還喜歡惹是生非,典型沒腦子。

    這不,麻煩來了!別看這黑小子窮酸樣,可聽龍叔講,這小子身上很有功夫,應該是有隱世武者的血脈,孟軍這家伙,又哪里知道他得罪的是什么人?若不是看這窮小子窮困潦倒肯定斷了傳承,這件事龍叔根本就不會管,打了小的,誰知道會不會有老的出來。

    現在見這黑小子又來,唐珅微微蹙眉,龍叔看似跟在他身邊,但并不是他的保鏢,相反,這位龍叔在唐家有著很超然的地位,只是他不是繼承人,所以并不清楚龍叔和他家里的關系。前不久家里那位御用大師推衍出他這幾日會遇到劫難,家里老爺子不放心,才請出了這位龍叔,照看他幾日而已。

    唐珅也看得出龍叔的不耐煩,心里不由暗怪孟軍這廝,若不是有一筆生意確實需要孟軍這個畈城的地頭蛇,他早拂袖而去了,整天惹是生非的公子哥,是他最看不起的,通常都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更莫說這個孟軍,也不過是下面縣局的衙內而已。

    想著,唐珅更是郁悶。

    這家伙怎么又來了?見到蔡鐵軍去而復返,孟軍也有些無奈,看了眼坐在身旁臉色木然的小翠,他現在也騎虎難下,雖然方才好像那位龍叔是和這黑小子去外面較量了一番,但剛才唐二公子點撥過他了,說這黑小子不好惹,結下死仇除非斬草除根,若不然沒有龍叔這樣的人在身邊的話,只怕以后他尋仇會讓人吃大虧,當然,如果能雇傭幾個有槍械的真正黑市保鏢,那也不懼“這類人”了。

    問題是唐二公子并不在乎這個黑小子。但他孟軍沒那膽兒啊,尤其是他是有陰影的,這條胳膊都廢了,所以唐二公子含含糊糊說“這類人”時,孟軍心里就是一顫,這類人?他猛地就想起了那個令他肝膽俱裂的夜晚,那條令他毛骨悚然的身影,胳膊,好像又痛了起來。

    “怎?怎么辦?二公子?……”孟軍結結巴巴的看向了唐珅,就像搖尾乞憐的小狗,身側那個小翠早成了燙手山芋,他碰都不想碰。

    看他樣子,唐珅更是蹙眉,隨即冷聲道:“龍叔,這小子不知好歹,請您廢了他吧!”

    這姓蔡的家伙就算有什么狗屁傳承,自然也不放在他眼里,什么年代了?你再能打一槍也崩了你,尤其是他感覺自己和這家伙今天也陰差陽錯結了梁子,那廢了他一了百了,省得以后找自己麻煩。

    不過唐珅謹記家里老爺子教誨,對這龍叔客氣的很。

    黑衣中年人猶豫了一下,看向蔡鐵軍:“你聽到了,只能怪你自己倔強。”他說著話,目光卻是瞥著樂晨,直覺上就感覺這個少年有點危險,所以,方才他才一步就到了樂晨面前,反而將那黑小子空了出來。

    蔡鐵軍咬了咬嘴唇,對孟軍喊話:“錢我們已經還你了,你不要欺人太甚!”

    孟軍聽到唐珅叫龍叔廢了這黑小子,愣了下后立時狂喜起來,但是,畢竟那還沒成既成事實,所以聽蔡鐵軍喊話只是默不作聲,他其實一直是一個很謹慎的人,但不知道為什么最近這么倒霉,今天若不是唐二公子在,只怕又踢鐵板上了,心里到現在還有些惶惶不安。

    “孟軍,你沒看見我啊!”樂晨往旁邊閃了閃身子,露出了笑臉,其實從他和蔡鐵軍進這屋,也不過唐珅和蔡鐵軍各說了一句話的時間。

    啊?!孟軍突然看到樂晨,驚得跳了起來,胳膊卻不小心撞到茶幾上,酒瓶飲料一陣叮當亂響,孟軍也疼得慘叫出聲。

    樂晨又看向唐珅,笑道:“二公子,又見面了!”

    見到樂晨,唐珅臉陰了下來,他當然還記得樂晨,這個古怪的鄉下少年,那次期貨買賣,這個少年給他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當然,是負面的印象。

    他后來調查過這個古怪的少年,很明顯的事實是,這個少年,完全沒有任何背景,至于他如何預測到期貨市場的走向,到底是運氣爆棚還是別的玄機這卻不得而知了。

    不過期貨事件之后,唐珅面對的最大難關是家族的詰難,倒把這個少年的事情放下了,卻不想,今天在這里見面了。

    “孟軍,你能給我說說到底是怎么回事嗎?你和我的好朋友,我的同學,有什么不愉快嗎?”樂晨微笑看著孟軍。

    孟軍卻覺得心都要從嗓子眼跳出來了,他本來已經跳了起來,這時又不禁向后縮,卻被沙發一絆,又險些被絆倒坐下。

    樂晨臉色這時便嚴肅起來,朗聲道:“我這位好友家里遇到困難,他的爺爺生病住在醫院,急需用錢,所以他的小女友一時糊涂,偷拿了你的錢,可是她不是已經把錢還你了嗎?我的朋友還親自陪著女友來給你道歉,請求你體諒,可是,你要做什么?為什么就要欺負人呢?難道在你的字典里,只有卑鄙下流四個字?”這件事他從蔡鐵軍和小翠談論時聽了個八九不離十,但是此刻說出來,蔡鐵軍卻震驚的看向他,不過隨即,蔡鐵軍目光又盯在了那黑衣男子身上,畢竟,現在不是問為什么的時候。

    孟軍臉色陣青陣白,話都說不出來,顯然怕極了樂晨。

    “你認識他?”唐二公子看著孟軍的表現,臉上露出古怪的表情。

    隨即唐珅無所謂的笑了笑,聲音卻特別冷:“龍叔,說話的這小子是我最討厭的人,對,最討厭的人,沒有之一,我請求您幫我,了解了我這塊心病。”

    黑衣男子聽到唐珅用了“請求”這兩個字,眼里光芒閃了閃,唐家人對他,如果用到這個字眼,將會付出不小的代價。

    突然感覺到一陣懾人的壓力撲面而來,蔡鐵軍心里一凜,這股氣息是從面前黑衣人身上發出來的,就在剛剛不久,他才和這個黑衣人交過手,他也無比清楚對方的強大。

    沒想到自己全猜錯了,自己這位新朋友好像認識孟軍,但是,不是什么好朋友的關系,倒仿佛是有些債務糾紛,而且,情況更糟的是,這個強大對手所保護的年輕人,也就是被稱為唐二公子的,卻好像和自己這個新朋友有著極大的仇恨!

    蔡鐵軍猛的一拽樂晨衣袖:“你快走!”

    他今天就是被人廢掉,也一定要回來,因為,這是男人的尊嚴,但是,這個新朋友卻沒必要陪著自己冒險。

    蔡鐵軍手里,也抓緊了一粒物件,他回去就是拿這粒物件的,但是他知道,就算自己使用了這粒物件,要戰勝這個黑衣人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

    但是,他沒有退路,只能拼!
奔驰宝马修理厂 黑龙江11选5走势图带连 重庆农场选号计划 精选24码中特首页 山西11选5高频彩走势图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 香港平码高手论坛精选 炒股融资平台 辽宁十一选五技巧 甘肃11选5前三直选遗漏表 群英会20选5中奖规则 双色球开奖直播今天 财神爷北京pk10手机版 甘肃十一选五推荐号码 冮西11选5五行走势图 甘肃11选5基本走势 股票涨跌颜色怎么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