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寶典 > 第七十九章 毫無還手之力
    聽樂晨的話蘇嵐一驚,但她極為聰慧,雖然不似樂晨能想得那么深,但也隱隱猜出了其中訣竅,此時也顧不得羞急窘迫了,極快的將浴袍裹在身上,也看向了那紅色珊瑚樹。

    “劉思淼是被人利用還是同謀?”蘇嵐咬了咬紅唇。

    樂晨沉吟著說:“被人利用,但只怕也是同謀,蘇嵐姐,你還記得孫大有嗎?我懷疑,這些事情都是他姐姐做的,他姐姐怎么說呢,按照過去的說法,應該是會一些巫術……”說著話,瞥了蘇嵐一眼,本想如果蘇嵐質疑自己是講下去還是換個說法,可隨即發現蘇嵐雖然怔了下,有些吃驚,但也不是不能接受的樣子。

    樂晨心下點頭,是了,據說蘇嵐是有大背景的,她的爺爺好像是蘇XX,仍然健在的幾位開國元老之一,到了那個層級,接觸的檔案都和普通人不一樣,蘇嵐家里人就算沒見過自己或者孫大有姐姐這種人,但應該也聽說過,所以,對自己以前的行為她才顯得很淡定,眼前的事,自己的解釋她也就不會覺得太荒謬。

    “這個紅珊瑚是……是邪物?”想了半天,蘇嵐想出來了一個形容詞,但她話音未落,就被樂晨一把拉住皓腕,一股大力傳來,她便不由自主的向樂晨懷里躺去,她驚呼一聲,正想反抗,卻聽樂晨極為凝重的聲音:“你別動,抱緊我。”

    蘇嵐呆了呆,但卻突然感覺周身寒冷徹骨,屋子里溫度好像猛然降了下來,發出冰寒氣息的便是那紅珊瑚樹的方向,雖然她看不到什么,但卻猛然意識到了危險,四周是那般寒冷,好似能將她血液凍僵一樣,只有樂晨懷里才是暖的,她情不自禁向樂晨懷里擠,更緊緊環抱樂晨的腰,再不敢動,心里就覺怦怦跳得厲害,好像要有大禍臨頭一般。

    而在樂晨眼里,屋里情形卻是另一種景象,從那紅珊瑚上,冒出絲絲黑氣,向自己這邊涌來,黑氣越來越多,慢慢凝聚成黑云,包裹住自己和蘇嵐,自己幾乎運用全身力量令熱流在體內游走,那黑云才不敢靠近自己,有絲絲霧氣稍一接觸自己,便自潰散,但是自己,每次黑色霧氣碰觸自己時,都令自己肌膚火辣辣的疼。

    樂晨知道,這些黑霧定然是那孫大有的姐姐用秘法封印在珊瑚樹里的病毒蟲蠱,現今被催發而出。

    “桀桀”,黑云突然幻化出一個老婦人的形象,老婦人面相丑陋,好像還少了一只耳朵,滿臉橘子皮般的褶皺,她桀桀怪笑著,更惡狠狠盯著樂晨,這種“桀桀”的怪聲,既像是黑云幻化的老巫婆在笑,也好像是外面呼嘯的風聲。

    “孫大有給我寫了封信,你想不想看。”樂晨全力運功抗衡著,雖然不知道自己的話對方能不能聽到,但該說的還是要說,畢竟,孫大有很可憐,自己非要跟他姐姐分個高低上下你死我活的話,九泉之下,有違孫大有給自己寫那封信的初衷。

    何況看情形,自己可真不是這孫大有姐姐孫阿彩的對手,自己對敵的手段,實在太匱乏了,對付普通人還行,遇到這種有超能力的人物,立時便覺束手束腳,毫無反抗之力,這也就是她在遠方施法,若是現在就在這屋中,只怕自己和蘇嵐就會變成兩具冷冰冰的尸體。

    黑云里的老婦女嘴臉卻更加猙獰,咬牙切齒,然后,那黑云邊緣的黑霧便被催動,滾滾涌動,大片大片的向樂晨身上卷來。

    樂晨再無暇開聲,只好拼命催動體內熱息流轉,而那黑云侵襲自己肌膚處,一時如火灼,一時如冰錐,耳邊更好似傳來綺旎呻吟,樂晨咬緊牙關,全然不顧,只是凝心催動全身元氣流轉,小時候什么苦沒吃過,這點痛苦又算什么?

    也不知道堅持了多少時間,那黑霧凝聚成各種不知名蟲蟻的形狀,向樂晨身上撲去,但擊中樂晨身體的瞬間,便一股股在樂晨身上濺起成黑氣消散,隨著時間推移,黑云也漸漸淡薄起來,黑云凝聚的老婦人頭像也變得飄忽不定,不再那么有質感,而是虛幻了許多。

    那老婦人表情好像也變得極為吃力,漸漸臉上現出驚詫之色。

    終于,啵一聲,黑云四下散開,完全消散在空氣中,而那紅珊瑚也有火星閃過,一些干枝竟然冒出了火光,很快變成灰燼,珊瑚樹枝葉原來形成的詭異圖案也就變得殘缺不全。

    看到這一幕,樂晨向后便倒,全身無力的靠在了沙發上,而他懷里的蘇嵐,卻早已經睡了過去,卻是樂晨關鍵時刻在她后腦點了一下,令她沉沉睡去,那些黑霧也就不再向她攻擊。

    或許,因為是感覺到了樂晨身上的威脅吧,所以樂晨成了它們優先攻擊的目標,不然屋內只要是活物,只怕它們都不會放過。

    ……

    在那黑云消散的瞬間,距離畈城不太遠的一處簡陋平房內,一個和那黑云幻化的頭像一模一樣的老婦女咳咳了幾聲,橘子皮似的蒼老面容上有些驚訝之色:“誰?是誰破了我的蟲咒?”顯然,她實際是看不到蘇嵐房間內的情形的。

    隨即她低頭喃喃:“若不是我……現在就過去和你較量較量……也罷,再讓你們逍遙些時日……”

    突然,她又劇烈咳嗽起來,劇烈的咳嗽聲中,一只耳朵,赫然掉落,她卻怪笑兩聲,拿起那只耳朵,放入嘴內大嚼起來。

    ……

    蘇嵐是被電話鈴聲驚醒的,市局刑偵的希望之星在畈城突發心臟病死亡,人又是和蘇嵐在一起,但偏偏早晨八點半了,還不見蘇嵐到局里去,便是局領導如何對蘇嵐特殊對待,這時也不得不硬著頭皮打來電話,當然,也有擔心關懷之意。

    樂晨同樣剛醒,正輕輕托著蘇嵐的頭想把她平放在沙發上躺好時,電話鈴聲突兀響起,蘇嵐睜開美眸,和樂晨眼對眼。

    兩人都怔了一下,樂晨忙不迭收手,卻差點把蘇嵐摔下沙發,而蘇嵐卻哪里還會嗔怪樂晨的毛手毛腳?想起昨晚種種,又羞又驚,昨晚發生的一幕幕就好像夢境一般,但蘇嵐卻知道,這不是在做夢,是有人用極為詭異的手段對付自己,而樂晨,救了自己。

    可是,自己竟然和這家伙?

    蘇嵐實在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樂晨,幸好的是,樂晨說:“我先走了!”然后轉身便走,絕不拖泥帶水,這才令蘇嵐松了口氣。

    樂晨歸心如箭,剛剛發生的一切令他心里掀起驚濤駭浪,卻不想,惹到了這樣一個厲害對頭,如果直面這詭異百出的巫術傳人,樂晨感覺自己只怕是九死一生。

    所以,必須要最快速度的提升自己的能力,樂晨首先就想到了老桃園陣眼處結的那四枚青果,本來還想現在直接服用的話自己屬于暴斂天物,想等等看能不能找到更有效利用它們功效的辦法,可現在看,卻顧不得了,盡快提升自己的實力才是正經,就看自己服下后,身體會有什么變化吧!
奔驰宝马修理厂 贵州11选五走势图遗漏 内蒙古十一远五一定牛 黑龙冮11选5一定牛 河北11选五前三组选最大遗漏 新快赢481走势图视频 天天基金理财平台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走势 大乐透,简单公式算法 天津体彩11选5 吉林11选五前三号码遗漏 河北省11选五开奖结果 福建快3开奖结果多少钱 广东快乐10分开奖直播 群英会最好的选号方法 黑龙江p62中奖号码今天 极速赛车骗局全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