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寶典 > 第七十八章 桃花劫
    呆了好一會兒,那高聳的山峰都快碰到他鼻子了,樂晨才猛地咬了下嘴唇,疼痛感傳來,他激靈一下清醒過來,急忙轉頭,說:“蘇嵐姐,你干什么?”慌亂之下,卻有點失去平日的冷靜,也不及好好想想蘇嵐為什么如此失態。

    但是清香襲人,蘇嵐卻從另一側沙發爬上來,抬雪足撩玉臂,美臀高蹺爬過來,姿勢極盡誘惑,她迷離的美眸盯著樂晨,誘人紅唇閉闔,輕輕喘息著,向樂晨身上爬。

    此時樂晨已經冷靜下來,很快便知道,這一切肯定和劉思淼身上的異狀以及孫大有的姐姐孫阿彩有關,還沒來得及應變,卻見身側白紗濕身美女已經極盡誘人姿勢的向自己身上爬來,樂晨嚇了一跳,下意識伸手去推,卻不想入手處綿軟高聳,令人的手都酥透,樂晨呆了呆,嚇得急忙縮手,而失去阻擋的濕身美女立刻便投入了他的懷抱,紅唇幾乎是粗暴的吻上了樂晨的嘴唇,碰觸到那柔軟而有著唇膏質感的亮麗紅唇,本來稍有清醒的樂晨立時腦子又有些懵,等麗人紅唇中那香軟滑膩的小舌頭探入他嘴里時,樂晨只覺得嘴里心里都是那么的癢,全身血液沸騰,幾乎就想翻身暴戾的征服這個麗人。

    但是他畢竟修行日久,非普通血氣少年可比,還保持著最后一線清明,在這千鈞一發即將沉淪之時,他眼角余光,猛地瞥到一條若有若無的紅線,從那茶幾的紅珊瑚盆景中起,另一端,卻是纏在了懷中濕身麗人那柔軟誘人的雪白足踝處,而懷中麗人胴體上,也開始泛起若有若無的淡淡紅色氣息。

    也不管入目處麗人雪白足踝和****形成的火辣曲線帶來的視覺沖擊,樂晨猛地運起體內靈力,雙指伸出,正剪在那條綁縛麗人纖美足踝的紅線上,同時樂晨低喝一聲,用力咬破自己舌尖,一股血腥味充斥嘴間,自然進入正同樂晨糾纏熱吻的麗人口中,甚至血腥氣直入她的喉嚨。

    纏繞麗人身上的紅色氣息便如受到了巨大的沖擊,在樂晨眼中,這些紅色氣息突然爆裂開來,消散在空氣中慢慢不見了痕跡。

    樂晨知道,如紅色細線這種異相普通人是肯定看不到的,就是跟人說也不會有人相信,但想來,這便是那孫大有的姐姐所用的秘術了,難道是催人****的某種藥物甚至蟲菌微生物?她卻有秘法可以操控?

    這些念頭如閃電般出現在樂晨腦海里,實際上,距離他剪斷紅線還不到一兩秒鐘,一聲無比驚惶羞急而又高亢的尖叫響起,蘇嵐猛地從他身上跳下來,向后快速縮著,蜷曲在了沙發的另一角,而隨后她才意識到自己身體的情況,再次尖叫一聲,雙手慌亂的并攏在胸前,雙腿也拼命蜷曲起來,但是,這樣的姿勢,在這濕身美女身上,帶給人的只是更強烈的感官沖擊。

    樂晨忙轉過頭,極快的說:“不怨我不怨我!”生怕這女警一時回想不起發生了什么,惱羞成怒,掏出槍來一槍崩了自己,自己這個蘇嵐姐,看似一直對自己很溫柔,但可不是那種小家碧玉,近距離親密接觸下,感覺得出,她身上很有力量,肯定苦練過功夫,那種特有的習武者彈力緊繃和女性綿軟結合下,碰觸的美妙感覺,簡直無可描述,樂晨稍一回味,心中便是一蕩。

    而隨即,樂晨已經明白發生什么事情了,艾滋病毒,催情秘法,孫大有的姐姐這是想讓劉思淼和蘇嵐發生關系,給蘇嵐傳染上艾滋病,只是陰差陽錯,因為自己的到來,打斷了其紅珊瑚盆景或者說詛咒器物的催情進程,等自己和蘇嵐從醫院回來,其秘法才又繼續發動對蘇嵐進行攻擊,所以,倒令自己白白經歷了一場桃花劫。

    至于劉思淼,不知道他怎么跟孫大有姐姐認識的,但他自己肯定知道他送來的東西有催情的作用,但他絕對不知道自己身體內已經被孫大有姐姐種下了毒蠱,實際上,他只是個致蘇嵐于死地的工具,而他自己還懵懵懂懂,肯定是孫大有姐姐答應他施法令他和蘇嵐能生米煮成熟飯吧,說不定還會告訴他這種術法之后蘇嵐會對他服服帖帖的,所以,他才不怕蘇嵐清醒后翻臉。

    而劉思淼更早被孫大有的姐姐下了禁制,不管對蘇嵐的報復成功不成功,當他發現自己是艾滋病毒攜帶者后就會心臟病發作死亡。

    或許,是他身體內有蟲蠱,能感應到他的念頭,又或許是其他方法。以孫阿彩秘法之詭秘,劉思淼又明顯和孫阿彩接觸很多,那么劉思淼身上被降下這樣的禁制簡直易如反掌。

    劉思淼,也真是自作自受了。

    這樣一來,這個秘密就永遠不會有人揭開了,大家只會知道,劉思淼強暴也好,****也好,將艾滋病毒傳染給了蘇嵐,然后,劉思淼得知自己患有艾滋病的消息便心臟病發作死亡,至于以后蘇嵐何時死,那都不重要了,染上艾滋病這種懲罰,對蘇嵐這種身份地位的美女來說,幾乎是比逼死她還要殘酷。

    而且,這可真是神不知鬼不覺,以蘇嵐的背景,要說令她橫死必然引發許多事端,如此殺人于無形,可是樣樣都算計到了。

    事情前因后果,定然就是如此了。

    想到這里,樂晨心下一凜,這個孫阿彩手腕如此狠辣,只怕,肯定是不會聽自己解釋什么了。

    這些念頭,在樂晨腦海一閃而逝,實際也沒幾秒鐘,但卻聽蘇嵐羞急的氣道:“你,你給我衣服來啊!”

    啊,啊,樂晨這才反應過來,轉頭說:“對不起……”又馬上扭過頭,尷尬無比。

    見他樣子,蘇嵐只覺得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最可恨的就是,偏偏事情發生時她失去了對身體和大腦的控制,但現在回想卻歷歷在目,想起自己做的羞人的事情,蘇嵐耳根都通紅起來。

    尤其是這個占了自己便宜的少年,在自己心里就是個孩子,和弟弟一樣,哪有這樣的?

    “我,我還是初吻……”蘇嵐呢喃著,也不是說給樂晨聽,只是茫然的自語,但說完便覺氣餒,什么初吻不初吻的,身上都被這孩子全看光了,他的手,還,還摸到自己重要部位了。

    正從浴室拿了浴袍倒退快步而回的樂晨卻耳朵極靈聽得清楚,下意識道:“我也是第一次……”隨即閉嘴,覺得自己這句話接的也太糟糕了。

    幾乎不用轉頭,樂晨就將浴袍準確無比的扔到了蘇嵐身上,然后,他又坐上了沙發,盯著那紅珊瑚盆景沉吟。

    “你,你先躲躲啊!”蘇嵐見這家伙還大咧咧坐在自己旁邊,又羞又氣,不知道怎么想的,伸出雪白玉足輕輕踢了樂晨腿一下,踢完才覺得自己太過隨便,俏臉立刻熱的火燙。

    樂晨此刻全副身心都在這紅珊瑚上,倒沒注意蘇嵐的小心思,說道:“我在研究這顆珊瑚樹,你身上發生的異狀,劉思淼感染艾滋病毒,還有他的死,應該都和這珊瑚樹有關。”
奔驰宝马修理厂 香港精准头数一头中特 极速直播11选5开奖视频 平码肖有两个 上海11选5前3一定牛 黑龙江体彩11选5前三走势图 全国最大的彩票论坛 广东十一选五任一诀窍 金斧子配资 上海11选五开奖官网 北京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嘉盛配资 华东15选5开奖查询 融资炒股是什么意思 中国体育彩票怎么兑奖 王中王最快开奖直播 甘肃11选五前三直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