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寶典 > 第七十七章 少年郎第三彈
    這時化驗室的門拉開,穿著白大褂的醫師從里面走出來,但從他臉上,根本看不出什么,不管什么樣惡劣的病情他都遇見過,自然沒什么多愁善感的,好也好壞也罷,都是一般,倒是病人家屬,有時候會對這類醫生的態度很不滿,也會引發不必要的事情。

    和蘇嵐握握手后,醫師臉上才露出了微笑,又不怎么在意的說:“蘇局,血檢結果,就是HIV陽性,別的倒沒什么。”因為是縣局來人要驗血,采血時也是護士采的,醫師還以為是突發狀況,給哪個犯罪嫌疑人驗血,畢竟現在縣局法醫那邊設施還是很簡陋的,帶犯人來驗血很正常,所以,他也就毫無心理壓力的說出了結果。

    什么?蘇嵐和劉思淼都吃驚的瞪大了眼睛。

    便是樂晨,也猛地一怔,HIV呈陽性,那可不就是艾滋病毒攜帶者嗎?

    劉思淼瞠目結舌的,好一會兒仿佛才反應過來,身子晃了晃,如遭雷擊,腦袋嗡嗡的,吃驚的問:“不會搞錯了吧?這怎么可能?”

    醫師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還以為是蘇局的跟班呢,微微蹙眉,不滿的說:“怎么不可能了?我特意多做了一次檢測,結果還是這樣,我在血檢做了二十年了,這能搞錯嗎?”

    “不可能!這不可能!”劉思淼大吼大叫起來,突然就轉向了樂晨,指著樂晨,有些瘋狂的喊:“是你,肯定是你害的我!”

    樂晨正在琢磨,看來自己所料沒錯,普通正常的艾滋病毒攜帶者自己用肉眼自然看不出來,但是這劉思淼血液里的病毒,顯然是那孫大有的姐姐孫阿彩通過某種詭秘術法令其患上的,所以在自己眼里便自不一樣。

    這是什么秘法?竟然能操控病毒么?想想,孫阿彩得知孫大有死訊應該沒多久,便是馬上在這劉思淼身上施法,可艾滋病毒的空窗期都沒有過便病變能檢測出來了?當然,也可能這劉思淼早就不知道什么原因被孫大有的姐姐施了法,現今剛好用到。

    只是,讓這劉思淼攜帶艾滋病毒,又有什么用意呢?

    樂晨正琢磨之際,劉思淼對他大喊大叫起來,用手指著樂晨,劉思淼又漸漸從剛得到消息的那種瘋狂中清醒過來,眼神恢復了一絲清明,他冷笑道:“我說呢,我為什么突然頭暈,你越碰我,我的頭越暈,我現在明白了,是你搞的鬼……”突然,他的目光變得驚愕,好像想起了一些事情,“不對,不對……”

    就在他目光驚疑不定的時候,他的臉上,泛出痛苦表情,然后,他突然捂著心口倒地,滿臉的恐懼和痛苦,他伸手想抓什么,卻抓不到,又好像,想對樂晨說什么,卻什么都說不出來,喉嚨里只發出“嗬嗬”的聲音。

    那化驗室的醫師本來看著劉思淼發瘋有些愣神,這時卻反應極快,兩步湊到劉思淼身前檢查他的情況,又喊:“快點,快點來人,送急診!”

    不多時,有護士護理已經跑過來,但醫師卻很快發現劉思淼是心臟問題,又不許他們亂動,而是大聲叫他們去喊值班的“XX”醫生。

    醫師更回頭問蘇嵐,“他有心臟病史嗎?”同時伸手摸索劉思淼身上,看能不能找出速效救心丸之類的藥品。

    蘇嵐也被這突發情況搞的措手不及,本來聽說劉思淼竟然是艾滋病毒攜帶者已經夠吃驚了,還沒回神呢,劉思淼大喊大叫一通后便倒地不起。

    聽醫師問,蘇嵐更是搖頭,對劉思淼的身體情況,她自然并不清楚。

    走廊里,已經匆匆跑過來幾名白大褂。

    ……

    天蒙蒙亮的時候,蘇嵐拖著疲乏的身體和樂晨回了家,她到現在還沒從震驚中恢復過來,劉思淼怎么就是艾滋病毒攜帶者了?又為什么突發心肌梗就這樣死了?

    事情來得太突然,令蘇嵐完全措手不及。

    做了相應善后處理甚至報警親自做了筆錄,她這才在樂晨提議下回家里休息會兒,而等清晨工作時間到后,還有一大堆的事情需要處理。

    回到蘇嵐的家里,樂晨沙發上坐下,目光,落在了劉思淼帶來的紅珊瑚盆景上。

    看著這個紅珊瑚盆景,蘇嵐也輕輕嘆口氣,顯然,雖然她對劉思淼沒什么好印象,但人突然就在她面前過世了,現今看到劉思淼送來的禮物,不免令她心情沉重。

    “晨晨,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嗎?”蘇嵐疑惑的看著樂晨,想起樂晨從進屋便說劉思淼身體有問題,更要劉思淼去驗血,后來劉思淼又對樂晨大喊大叫,很多事情她都想不通,或許,這個少年可以給她一個答案。

    “有些事我還沒搞明白,讓我想想。”樂晨不動聲色的說,目光,卻一直盯著面前的紅珊瑚盆景。

    蘇嵐在沙發上呆呆坐了好一會兒,輕輕嘆口氣,說:“我去洗把臉,你也早點回家吧,不用你陪我。”

    樂晨點點頭,沒吱聲。

    蘇嵐起身走向洗漱間,樂晨還是盯著紅珊瑚盆景,專注的看著。

    直覺的,樂晨知道,危險還沒有過去,尤其是這盤盆景,越看其珊瑚枝的分布角度越是詭異,這些珊瑚枝,縱橫交錯,隱隱的,倒好像形成了某種詭秘的符號。

    將其直接丟掉自然簡單粗暴,但是,卻不知道會引發什么,畢竟,孫大有姐姐的秘術,自己現在看不出端倪,感覺上,是驅使蟲疫之術,便如過去傳說中瘟神之法,便是散播瘟疫荼毒生靈,從現代科學角度,應該就是可以利用秘法驅使傳播病毒的蚊蟲甚至直接操控攜帶病毒的微生物?

    樂晨正在思索之際,突然便感覺肩膀上被人輕輕一撘,樂晨回頭看去,立時目瞪口呆,隨即面紅耳赤。

    卻見蘇嵐長發濕漉漉的,顯然剛沖過澡,但是,這不是重點,重點是,蘇嵐竟然全身幾乎****,裹著濕漉漉的薄薄白紗,美妙無比曲線誘惑的嬌軀完全暴露在樂晨眼前,平日那端莊威嚴的女警此時卻是無比誘人的濕身狀態,那高聳,那蠻腰,那****,雪白柔軟,一覽無遺,完美的S形身材,濕漉漉白紗下盡情展現,這種致命的誘惑簡直可以令男人瘋狂。

    樂晨是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裸體,更莫說,是這樣一個明媚無比的大美女了,他便是再有定力,畢竟青春年少血氣方剛,此時不由面紅耳赤口干舌燥,目光想移開,卻偏偏轉不過頭。
奔驰宝马修理厂 云南十一选五复式规则表 p62玩法 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陕西快乐十分上市 如何看股票涨跌走向 宁夏11选五投注平台 甘肃十一选五一定牛看遗漏 旭升股份股票 天津福彩快乐10分预测 上海11选5什么时候开 湖北新十一选五走势图彩经网 老版本星耀娱乐下载 浙江体彩6+1开奖时间 湖北快三形态走势图一定 基金入门基础知识 江苏省11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