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寶典 > 第六十三章 世人皆苦 (上)
    “喂,你們說什么呢?你誰家的小子?別瞎打聽!趕緊回家!”那民政局的中年干部又從人群里擠了出來,也不知道是不是怕小女孩兒和樂晨說什么被太多看熱鬧的人聽到,滿臉不善的訓斥樂晨。

    突然,一條大黃狗蹲在了樂晨旁邊,哈哈哈的吐著舌頭喘氣。

    中年干部被嚇了一跳,忙往后退了兩步。

    樂晨皺了皺眉,說:“我沒瞎打聽啊,我就是告訴小婉,等福利院蓋成了叫她和她弟弟還有李嬸住進來,怎么了?!”要說樂晨也是少年心性,雖然不喜歡惹事,但這個民政干部令他心里極為不爽,民政民政,自要為民解憂,你這反而作威作福起來,何況鄉里鄉親的,你更是芝麻綠豆大的小官,擺什么架子呢?

    樂晨更想起了以前村長李大嘴克扣自己家里補貼的事情,想來,同樣有這樣的小干部從中抽水吧,不然按照規定,那份補助根本就不該從村里走。

    聽樂晨語氣不善,中年干部愣了下,臉色立刻難看起來,皺眉看著樂晨:“你誰家的小子?跟誰裝橫呢?你爸是誰啊?回頭我跟他說一聲,看他不大耳光抽你!別瞎吹牛,能不能進福利院是有國家政策的,你趕緊回家啊!別等我叫你家長!”這邊看熱鬧的大多是王莊人,雖然王莊和縣城已經連成一片,但在城關人眼里,鄉下自然還是鄉下,中年干部在王莊也有門親戚,關系不太遠,他過年的時候會去串串門,也備受王莊人尊重,卻不想被這個莊里的少年頂撞,自然滿肚子氣,若不是領導在,還有記者,辦正經事呢,他真想給這小子幾腳,想來這小子的父母也不會說什么,還得給自己賠禮道歉。

    “你叫去吧……”樂晨有些無奈,也懶得理他,對那小女孩兒說:“你回家等信吧,一半天福利院員工會去家訪,李嬸是叫李桂琴是吧……”隨即樂晨晃晃手:“算了,民政那邊都有登記,叫他們自己找吧……”

    “你給我站住!”見樂晨說完就去逗弄那癩皮狗準備離開,拿自己當空氣一樣,中年干部氣蒙了,走上兩步,低喝道:“你才多大就不學好?招搖撞騙的,你過來,跟我說清楚!”說著,就伸手來拉樂晨胳膊。

    “我說李德光你少他媽動手動腳的!”旁邊響起陰陽怪氣的聲音,卻是嘎子,別人都在看電視臺排節目的熱鬧沒注意這邊,他卻是一直留著心呢。

    中年干部一愣,他認識嘎子,縣城不大,酒桌上也碰到過,雖然嘎子不是那種太能上臺面的痞子,在他眼里就是泡臭****,但他只是民政局的一名事業編,說是副股級,有個副主任的頭銜,但其實也就是個普通上班族而已,對嘎子這種人,他還真不大敢惹。

    “嘎子,不關你的事啊!”有人已經向這邊看過來,李德光不想丟臉,只能硬著頭皮撐。

    嘎子嗤了一聲:“我他媽是好心提醒你!你還真以為自己是根蔥?還他媽什么政策政策呢,這福利院就是樂總家和沈總家合伙開的,人樂總想叫誰進去養老不行?管你屁事?怎么的,還和樂總動手動腳的?我是惹不起你,可你碰樂總一下,今晚上就回不去家門你信不?”

    “樂總?什么樂總?”李德光莫名其妙,隨即看了樂晨一眼,有點明白嘎子在說什么了,可又不怎么相信,打量樂晨,問道:“你爸是誰?”從民政部門來說,一直是沈麗丹在跑這件事,但隱隱聽說來著,好像這福利院還有別人投資。

    “還他媽問,我削你你信不?!”嘎子嘴快,本來是出來討好樂晨,但被樂晨淡淡看了一眼不由心里一忽悠,濤子和大胖閑談時雖然沒太避忌他被他聽出了一些事兒,但他也知道不能在外面亂說,今天一激動說漏了嘴,拍馬屁可別拍在馬蹄上,嘎子嚇了一跳,便對李德光瞪起了眼睛。

    “我不跟你說,我不跟你說……”李德光臉漲紅,急忙閃進了人群,生怕這粗人真動手,那他可就太丟人了。

    眼見有人好像聽到了李德光和嘎子的對話,樂晨也便拍拍大黃的頭,盡快離開這是非之地好。

    走出了幾步,眼角余光瞥到那小女孩兒好似猶豫了一下,跑步追了過來。

    知道小女孩兒為什么追自己,樂晨站定,回頭說道:“放心吧,嘎子說的也不算太離譜,福利院我是能當點家,你回家等著吧,會有人找你登記資料的。”

    “啊,啊,謝謝,謝謝樂,樂總……”小女孩兒眼里閃過一抹欣喜,更有淚花閃動。

    聽她稱呼,樂晨忍俊不禁:“怎么你也這么叫,聽著怪怪的,以后估計咱們見面的時間少不了,喊我哥吧,樂晨哥也行。”

    “我,我不敢……”在樂晨目光注視下,小女孩兒局促起來,垂著頭,雙手擰著衣襟,小臉越發紅撲撲的。

    “這小花子,以前沒發現,挺俊的呀……”嘎子陪著笑臉走了過來,剛才也不知道是不是得罪了樂總,他想趕緊補救補救,“你還真是運氣好,樂總可憐你,這可對你比救命的恩情還大,你現在不懂,等你長大了就知道了。”

    他本想補救,可一句話,令樂晨一皺眉,瞪了他一眼。

    不知道怎么的,樂晨這一眼看過來,嘎子就覺得如同被大椎在心頭猛搥了一下,后背立時冷汗直流,他嚇得再不敢說一句話。

    “我懂的……”小女孩兒深深低下頭,淚水慢慢淌出,“他是好人,我什么都懂的……”

    樂晨撓撓頭,可見不得眼前光景,正想帶大黃離開,突然一怔,不由仔細朝這個叫小婉的小女孩兒看過去。

    隨即樂晨皺眉思索起來,好似有什么難解的問題,最后微微頷首,“小婉,你帶我走走吧,有點事我想問你。”

    小女孩兒有些吃驚,但旋即抹了把眼淚,手足無措的說:“您,您想問什么?我都告訴您。”看她驚慌樣子,怕是以為跟去福利院的事情有關。

    樂晨啞然失笑,說:“你別緊張,就是隨便聊聊,隨便走走。”

    哦了一聲,小婉輕輕點頭。

    嘎子見狀,知道沒自己什么事兒了,忙賠笑:“樂總,您忙,我撤了啊!”見樂晨點頭,便一步三回頭的賠著笑臉走了。
奔驰宝马修理厂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一 湖北快3开奖结果今 十一运夺金一定牛 宁夏11选5购买 广东快乐十分助手安卓 北京赛车计划人工 2020上证指数最高点是多少 湖北体彩十一选五手机版 大乐透开奖结果今天 河北11选五全部规则 秒速飞艇精准选号计划 2019股票配资平台网址 快乐十分20选8技巧 网上在线配资炒股公司 上海时时乐质合 大乐透胆拖中奖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