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寶典 > 第三十六章 雨夜
    修行之途,有法侶財地之說,所謂法,不必多說,就是修行之法,自己有古書為法,準備開一家做好事的公司同樣是法;侶,則是同修,志同道合之同伴,修行時可以互相扶持互相點撥;財,就是錢財,不管古代現代,想要修行錢財都必不可少,制藥需要錢,買靈氣獨鐘的住宅需要錢,甚至在現代社會想做幾個護身符只怕都需要百萬千萬計的錢財來購買上好原料,隨著修行日深,以后需要的錢財怕會愈加多;地,則是大好山河中隱藏著的靈氣寶地,若想修行得法,這樣的風水寶地也必不可少。

    而這修行四則,法自己是有的,財看來要著落在貴人沈麗丹身上,自己更要多所努力;侶,可遇而不可求;地,今天不管如何,終于算尋到了一處有益于自己修行的風水寶地,這是一個好的開端。

    看來,桃園的陣法要移到這里來了,自己那只是普普通通的農田,想在陣眼中種出紅桃子怕要千年萬年的積累,但這里,陣法加持下,自己再尋些高階的原料制作布陣靈器,說不定真的可以令其升級為古書里所說的“靈田”,到時不說桃木結的果實,便是栽種的藥材藥效也會大不一般。

    “這個大院怎么歸落到時我跟你說,還有六年級教室這塊起個房子,到時候我和姥姥還有家里的孩子都搬過來。”幾個月后自己就要上大學了,姥姥住在福利院有嫂子和大舅照顧,更有孩子們陪伴,也免得她孤零零一個人寂寞,這些樂晨本來就想好了,卻也不是臨時起意。

    “好,好。”沈麗丹忙不迭答應,雖然不知道樂晨為什么翻墻鉆窗的成了孫猴子,但她自然不會多問,福利院本來就是樂晨出錢,自然也是他想怎么規劃就怎么規劃。

    “還有,以前小樹林那片,規劃成植物園吧,兩畝地的植物園也是植物園,到時種點莊稼、蔬菜或者作為果園。”樂晨腳步一頓,突然若有所悟。

    他突然想起了古書序言那個古人所說的一個典故,古書雖然博大精深,但卻只是枯燥的各種學問,倒是后人所加的序言里,有一些奇聞異事,現今樂晨就想到了其中一個典故,那序言作者說起烏木曾言“烏江,有神木,哺育黍米,羽食之,具霸王之氣,九牛二虎之力”。

    短短幾個字,曾經令樂晨神往不已,生當做人杰,死亦為鬼雄。只要是少年,楚霸王都是熱血沸騰的代名詞。

    以前樂晨不太懂這行字的意思,只以為是述說霸王和烏江烏木的淵源,這倒是,烏江盛產烏木,前幾年還聽說又有人挖到烏木了,當然,這種烏木,都是平庸之極。

    而現在和真正的烏木靈氣接觸過后,樂晨想起這短短一行字,立時便如開了竅,那力拔山兮的霸王,原來是有這等機緣。

    烏木靈氣滋潤生長的糧食蔬菜或者果木,對于自己來說肯定大有裨益,便是對普通人,也應該有種種好處吧?

    不過普通人怕沒有霸王的氣血根骨,所以,其種植出的果實不能貿貿然就給普通人食用,這點倒是要注意。

    “知道了。”那邊聽樂晨的話,沈麗丹忙答應一聲,她也不多問,發生在樂晨身上奇怪的事情太多了,他說什么就是什么,沈麗丹當下就打定了主意,如何把這植物園圈起來,又如何確保里面作物成熟后收成全交給樂晨。

    “回吧,我姥姥要著急了。”樂晨揮揮手,拋去了那些雜緒,但心里,卻雀躍的很,隱隱的,修行之路上,前方好似打開了一道自己渴望已久的大門。

    沈麗丹頷首。

    走出六年級教室,外面卻突然起了風,卷起一陣黃土,樂晨手一揮,本來勢必吹得沈麗丹滿臉的沙塵便被擋了下來。

    “呀”,沈麗丹驚呼一聲,她雖然沒看清樂晨的動作,但也知道樂晨護了自己,眨著大眼睛瞥著樂晨,心里倒有了陣陣漣漪,不說別的,有這樣一個男朋友,可不是風吹不著雨淋不著么?

    隨即沈麗丹撲哧一笑,心說自己找男朋友就是為自己擋沙子嗎?再說了,他可不知道是不是什么老妖怪,想想和他談感情?沈麗丹身上一陣雞皮疙瘩冒了出來。

    越是和樂晨相處久了,越是感覺到樂晨的神秘可怕,在沈麗丹心里,樂晨正一步步走向那種可怕的老妖怪形象。

    樂晨剛才是下意識反應,心下卻也滿意的點點頭,自從開始啟動福利院項目后,自己感應遠勝以前,可越來越不是以前的半吊子了,加之方才被這靈秀之地哺育,便是體內力量也可調動小小了。

    “快走吧,要下雨了。”樂晨抬頭看了看天,他能看到黑壓壓的積雨云正快速聚集。

    遠方漸漸有了呼嘯之聲,風卻是越來越大了,看著周圍在風中搖曳樹木形成的婆娑黑影,沈麗丹打了個寒噤。

    “噌”,一條黑影突然從沈麗丹面前竄了出來,“咔”!恰在此時,一條閃電撕裂漆黑天幕,驚雷炸開。

    “媽呀!”沈麗丹一聲尖叫,往后一跳,嬌軀便掛在了樂晨的脖子上,只覺得心砰砰跳得幾乎要從胸腔中跳出來。

    樂晨沒被炸雷驚著,但被沈麗丹在耳邊的尖叫震得耳鼓嗡嗡的,還沒反應過來呢,已經軟玉溫香滿懷,沈麗丹絕對是魔鬼身材,飽滿處彈力驚人,纖細處綿軟無盡,此刻緊緊貼在樂晨身上,不管樂晨道行如何,終究還是青春期的少年,立時便鬧了他一個面紅耳赤。

    “是,是貓……”樂晨說話都有些結巴,更有些喘粗氣。

    “啊,是,是嗎?”沈麗丹驚魂未定,紅唇在樂晨耳邊嬌喘,香濕氣息撲在樂晨耳孔里,令樂晨一陣頭腦發脹。

    “喵”,黑影叫了一聲,竄入了教室,果然是一只黑貓。

    “真,真是貓啊?”沈麗丹拍了拍胸口,一顆心這才放回了肚子,隨后才見自己雙臂掛在樂晨脖頸上,臉一紅,急忙松手離開了樂晨的懷抱。
奔驰宝马修理厂 润欣科技股票股吧 黄大仙最准的六肖王 浙江11选5预测一定牛 中国福利彩票欢乐生肖 新快赢481走势图2000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视频直播 辽宁快乐12七码中多钱 排列5走势图 福彩快乐十分稳赚技巧 体彩环岛赛开奖官网 原油配资可信吗 廖英强爱股轩成员 广东11选5app 重庆快乐10钟走势图 股票配资亏损 七星彩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