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寶典 > 第十七章 喜事
    沈麗丹突然瞥到樂晨若有所思的看著自己,心里一驚,忙閉了嘴。

    樂晨打量了沈麗丹幾眼,說道:“說吧,有什么事需要我幫忙?你應該知道,我正好手頭也缺錢,不過話說前面,做生意我可不在行。”

    沈麗丹訕訕一笑,說:“是有點事想請弟弟指點姐姐迷津。”對于樂晨看破自己心思,沈麗丹也不在意,在這個奇異少年面前,也沒什么丟臉不丟臉的,就好像自己赤條條的,早被他看了個通透。

    樂晨拿了易拉罐飲料,嗞嗞的吸。

    “過幾天你跟我去市里吧,我帶你去見一些人,到時候你就明白了,大概下周三吧,到時我來接你。”沈麗丹笑孜孜的說。

    “要曠課?”樂晨皺了皺眉,但隨即點頭。

    沈麗丹見他答應,心下一喜,有這個少年在身邊幫自己,這次國債期貨交易自己肯定收獲頗豐。

    國債期貨是92年從上交所開始推出的期貨合約,到現在全國有十幾個交易所可以進行國債期貨交易,畈城所屬的南江市作為改革開放前沿一線城市,在股票期貨市場自然也走在了前列。

    沈麗丹還在南方特區的時候,就買了點代號三二七的國債期貨產品,也就是1992年發行今天六月份到期的國庫券期貨,開始沈麗丹也沒太放在心上,但現在,因為國家新政策對國債利息補貼進行了新的規定,所以現在漲的勢頭還不錯,發行時一百元的國庫券,現在市場價格在一百四十七到一百四十八之間波動,當然,這兩年通貨膨脹率很高,如果是單純的國庫券市場來說,從92年到今年三年時間漲了百分之五十,投資角度的話,也不算收獲多么豐富,畢竟現今就算國有銀行利率,大額五年死期的話,每年利率也能接近百分之十。

    不過昨天的時候,沈麗丹接到南方一位老朋友的電話,說是這兩天三二七會有大的波動,叫沈麗丹盡快將手里的單平倉,又說這個機會難得,他呢,認識南江的一個大戶,門路通天,是真正莊家的外圍,他已經跟那個大戶打過招呼了,叫那個大戶帶帶沈麗丹。

    老朋友更語重心長的說,這是個千載難得的機會,一定要把握好,不然就算你忙個十年八年,也未必有這一票賺的多,畢竟你還算不上真正的有錢人,這才是真正賺第一桶金的機會,你就是借也好,怎么都好,把保證金一定要準備足了,準備大戰一場。

    雖然這個消息令沈麗丹很激動,但從骨子里,她并不是個喜歡冒險的人,不然也不會回到畈城這個小縣城開KTV了,可那位老朋友,也可以說是她的恩師,一直對她照顧有加,對于她離開南方特區回家鄉發展更是惋惜不已,她恩師身份崇高,能叫他打這個電話,那說明這絕對是次難得的機會,如果不把握住,也太可惜了。

    思來想去,沈麗丹覺得還是要參與進去,但這是一次壓上自己身家性命的賭博,如果樂晨肯幫自己,那么最起碼,自己應該不會輸的太慘。

    這也是沈麗丹雖然心下畏懼樂晨但還是硬著頭皮來見樂晨的最主要原因之一。

    現今見樂晨愿意跟自己去市里,沈麗丹的心總算安穩了一些。

    “不過大體上是什么事,你告訴我,我好早作準備。”樂晨很謹慎,他也清楚知道,沈麗丹的事情不會很簡單。

    沈麗丹點點頭,便細聲慢語的跟樂晨講解開來。

    ……

    平房小院里,傳來陣陣歡喜的叫聲,令左鄰右舍都不禁暗暗猜想,這老陳家到底怎么了?自從陳老太的女兒女婿過世后,他家一直慘云愁霧,今天有啥大喜事兒了?

    東屋里,看著姥姥穿著套深色梅花扣的新衣服,樂晨笑道:“誰說這色嫩啊,正適合您,看看,多威嚴,跟紅樓夢里老祖宗似的。”

    樂晨今天給姥姥還有孩子們每人買了套新衣服,不說孩子們,就是姥姥都好些年沒穿過嶄新嶄新的成衣了,所以姥姥雖然一直說“這孩子,亂花錢”,但心里還是很高興的,看她笑得舒展開的臉上皺紋就知道了。

    大舅也穿了套新衣服,是套灰色西裝,雖然他穿起來有點土氣,但人靠衣妝,他跟以前的精氣神也明顯不一樣了,這時笑著說:“晨晨,你不會又中獎了吧?”

    他隨口開玩笑,可姥姥卻是聽者有心,關切的看過來,雖然晨晨不是那不靠譜的孩子,但可真不知道他買新衣服的錢是從哪兒來的。

    樂晨含含糊糊的正想拿早想好的說辭遮掩過去,門簾一挑,卻是穿著漂亮藍裙子的來喜兒走了進來,村里的孩子都喊她傻姑,卻不想現今打扮起來,雖然談不上多俊秀,但也是個挺斯文白凈的小姑娘,只是雖然以前經常掛在鼻子上的鼻涕沒了,但眼神卻癡癡呆呆的,可是目光落在樂晨身上時,明顯起了些變化,多了幾分親近,她慢悠悠走到樂晨面前,拉著樂晨衣袖,結結巴巴的說:“舅,舅舅……”

    此言一出,姥姥和大舅都呆住了,傻姑可是幾乎從來不說話,今兒這是怎么了?

    大舅陳大柱突然又一激靈,喊道:“媽,你還記得嗎?以前****在的時候,來喜兒小時候,****開玩笑叫來喜兒喊她媽,喊晨晨舅舅。”

    啊?姥姥也想起來了,想到女兒心中一痛,隨即盯著來喜兒,詫異的說不出話,難道說,這小丫頭突然記事兒了?這怎么可能?她不是個傻子嗎?

    樂晨怔了一會兒,隨即拉著來喜兒向外走,說:“我看看她怎么回事。”心里知道,這些年的藥浴艾灸終于有了些效果,莫怪自己最近這一兩個月推衍能力越來越強,可能和這些孩子的身體狀況也有關系吧。

    堂屋里,一襲乳黃連衣裙清秀可人的黛兒正小心翼翼撫平裙角的一絲褶皺,她本來想收拾利落就進屋給少爺看自己的新衣服漂亮不漂亮,誰知道樂晨突然走出來,她嚇了一跳,手足無措的趕緊站好。
奔驰宝马修理厂 15选5下期预测 辽宁35选7中奖规则 浙江彩票6十1开奖新闻 甘肃省11选五走势图下载 快乐十分必赢技巧广东 炒股经历 3d预测分析 股票怎么跌涨 山东11选5遗漏 成都配资公司 安徽十一选五遗漏 破解重庆幸运农场技巧 山西体彩11手机版 福建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上海股票期货配资 聚富视界安卓下载